我有一个朋友,她告诉我,悲伤的时候就码字。

我那个时候想,这是什么奇怪的招数。

为什么没有人说抑郁症就是吸入了致幻剂?

当然抑郁并不一定是悲伤。

我忽然发现,其实每个人都需要温暖。被关心和照料。

记得在地铁里看到一个男生,我的朋友说那是一个小太阳,他开朗,语气坚定,时刻带着没有一丝遮掩的笑容。

世界变得越来越疯狂,我们都需要温暖。

又是同样的埋怨,这里的天太灰,冬天很冷,昨夜开始刮风。未来不可揣测。太阳不知道何时会出来。

我在想,人要是一直思考为什么是不是太疯狂。

睡吧,快些去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