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过了,今年我突然觉得自己老了,尤其是在行花街的时候,身旁一撮一撮年轻的面孔擦身而过,和十年前相比,我的步伐依然,路线依旧,可是时间已经不要等我了。

也不是莫名其妙地这样想,只是我变得很怕死,这几年,越来越强烈的感觉。爸爸老了,妈妈老了,我无论怎么擦拭,还是无法阻止额头上的抬头纹慢慢明显,这都是铁一样的证据。潜意识里不想离开家,不想变成大人,可这都是好几年前想要的事情了,但事实终究是事实,我还是做不回孩子。觉得自己是孩子的大人,其实都很清楚,越是强调,越显得自己害怕。

而我的脾气没改过,倔,情绪化,对家人尤甚,老是说不要这样不要那样的,可我最后还是那个我,有时候是想把小时候的感觉找回来,可我明白,这都是自己欺骗自己的谎话,明明已经长大,爱哭的孩子也没有糖吃了。人还是有信仰的好,前人的智慧,慢慢地渗透到生活中,这至少给我一刻的安静,哪怕是有副作用的镇静剂也好,哪怕我还未到百分百的虔诚。

今年的年过得有点伤感,30岁的钟声其实离我很近,但还未临门,我就退缩了,真不像我。

幸好,日子还是要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