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找个人说话,只是不停地说,仿佛不说就会死掉。
等待冬天,可以穿暖和的衣服,一片雪白覆盖了记忆的坟墓。
终于不再相信自己,让一切都谎话连篇,誓言很快的开败。
沉默,只是找不到人说话。

幸福,还没有拐弯。
快了,快了,一切匆匆忙忙的扑向下一个路口。
突然听到迷幻的音乐,金属沉重的柔情撞击着我的胸口,疼。
就是这样,喜欢不要命的感觉,奋不顾身扑向爱的火苗。

表达,就这样将新生的文字杀死了。
我敲下一个字母,手上沾满了鲜艳的血迹,在句尾褪色。
终于明白一些事情,轻语微凉地碎碎念散落成一些凌乱的片段,自言自语。
时间,以自杀的方式结束爱。

亲爱的,请告诉我,谁会让我爱的死去活来。
不说算了,我从来没说一句象样的谎言,你也不再相信。
我等你,等幸福在冬天的时候过来,饶道春天。
等不想再说话的时候,勉强对你微笑,对你撒谎,花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