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即将过生日的林林道一声:生日快乐!虚岁不可怕,结婚的责任也不可怕,好好享受二十多岁的时光吧,韩国女子应该像全智贤诠释的野蛮女友那么开朗且潇洒的。

   北京的道路还是那么堵,天空也恢复了奥运前的“蓝”,一切似乎又回到了奥运前。总之它不那么值得你想念。

   你的同门都还惦记得你呢,有人近期去了离韩国很近的黑龙江游山玩水(还好你此时不在祖国,不然他可能会闯到更靠东的地方……),有人正在为了留洋海外天天宅在屋里做GRE,连续一个月没有出去逛街,还有一个人把逛街购物当作生活的异常状态。

    伦敦是否也提前进入了奥运前的战备状态?那个爱骑自行车的可爱市长是不是还有空骑着自行车上班?已经被公路自行车搞得接近残疾的我,很有可能于2012年光临伦敦参加残奥会,因此你不妨先在那边帮我打听一下哪家酒店对残疾人服务的态度最好。

        Bleach已经发展到让人“不忍卒读”的地步了,如果说当年你推荐它给我的时候,它还是个值得细细品味的纯情少女,现在呢,就是个啰里啰嗦的欧巴桑了,どうしで?少年漫画一定都要走圣斗士那条一望到底的老路吗?于是我只好以暧昧的同人文来聊以自慰了。从坚决支持一护和ルキヤ配对发展到朽木白哉和ルキヤ配对,我的立场经历了多么大的转变啊,想当年我们为了一露配萌得激动好似初恋呢……

    在为毕业焦虑的时候,难免会怀念起我们一起下江南的那次本科毕业旅行。那几天我们三个沉迷在西湖的清风碧波、西塘的青瓦粉墙里不能自拔,我们为了理想中的公平和龙井村的黑心农民吵架,为了省钱蹭老同学饭。如今则是为了顺利报考上公务员几度电话骚扰相关部委,未曾考试先经历了一场官僚机器里的运转故障,测试了一回自己的情商和智商,几乎无暇把未来的工作往幸福的方向憧憬一点点。于是回忆里连那次毕业旅行里的吵架都是美好的了,农民赤裸裸的贪婪比起资本家、官僚们温文尔雅的贪婪,实在是天真得可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