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死线》,十五爷2003年的作品,因为士兵的成功而得以发表。

书分红黑两卷,花山出版。 故事发生在一个叫做沽宁的地方,写的是一群人和鬼子的斗争,文风幽默笔力沉重,是让你在大笑过后又不禁痛哭的作品。   在得知了结局的情况下还是一口气读完黑卷。
先翻看了结尾,然后再三的鼓足勇气才从开篇读下来。
也许是因为这样,整本书看下来,一直是在笑着发抖,因为知道这是一场通向死亡的道路,知道自己在看着每一条鲜活的生命走向无法逃脱的终结。
很难过,但是期间竟然没有落泪。
然后,读完最后一个字,几乎是艰难的合上书页,眼泪瞬间涌出,止不住擦不干,心里疼的打颤。就象所有看完全书的人说的那样——我们就是自己找虐。
但是…… 我爱这故事,我爱这故事里的每一个人...

 

  人物篇   他叫四道风,四海为家的四,不讲道理的道,狂风大作的风。 他是沽宁城里吃百家饭长大的孩子,他自由的象掠过山脊的风。 他有个黑道老大的叔叔,他是叔叔唯一的晚辈,但是他厌恶欺凌弱小,于是他选择了另一种生活,一种真正属于四道风的生活。 他有三个兄弟,虽非同胞却亲如手足,他们福祸与共,一只烧鸡四个人分着吃,日子过的痛快淋漓。 直到有一天,日本人跨海而来,他的人生从此翻江倒海……   他叫欧阳山川,他额头有一道伤疤,子弹也许还卡在里面,为此,他身上总带着止疼药。 他隐匿在沽宁,名义上是沽宁女中的一名普通教师。 他有个妻子,组织分配用来保护他的,他们一起生活了很多年,可是直到分开,他才发现原来自己是爱她的。 他是一名共产党员,被国字头追杀了十几年的老革命,虽然他只有三十岁。 日本人打进沽宁的那天早上,他为了躲避国字头的特务离开沽宁,出门后,他选了路边唯一的一辆黄包车。 从此,他的命运便和那天宿醉的家伙连在了一起。   他叫龙文章,但是大家更喜欢叫他龙乌鸦,因为他总是唠唠叨叨喋喋不休却没一句好话。 他是广东人,为了理想从戎入伍,是驻扎在沽宁的国字头,上尉军衔。 他是神枪手,弹无虚发帅气无比。 他也许从未想过,有朝一日,骄傲如他,竟然和赤党分子、街头混混(他眼中的)还有被他看作白菜梆子一样的老百姓并肩站在一起。 他为此愤怒也苦恼,他搞不懂为什么那些人连简单的“九点钟方向”都听不明白。 他曾经是精锐,后来,他是英雄。   他叫何莫修,是个天才的科学家。 他很执着,也很简单。他为了爱情远渡重洋,为了心爱的姑娘留在遍地烽火的沽宁,但是他的心上人却心有所属。 他有着天才科学家的单纯执拗,在某些方面又出奇的笨拙。 他胆子很小,他很善良,是个宁肯对自己开枪也不愿杀死别人的人,但是他造出的东西却在后来的战斗中杀死了最多的人。 他原本可以离开战场和硝烟,但是他最终选择留下,并在之后的岁月里用一种近乎惨烈的方式成长。   他叫六品,是个庄稼汉。 他憨厚朴实,此生最大的愿望无外乎守着母亲老婆孩子,但是那些最简单的祈望被一把火通通埋葬。 于是他背起刀离开废墟中的故乡,然后他遇到欧阳,他成为四道风的一员悍将。 最终的最终,他背起另一个母亲,他说要回到家乡盖起新房,他说要让老娘颐养天年,他说夏天过去秋天就要来了,地里该种些什么收些什么。 他失去很多,他也得到很多,包括伤口,身体和心里的。   他叫古烁,他是坐地鼎,他是四道风的兄弟。 和四道风一样,他出身黑道却不愿为害。 和六品一样,他希望保住自己的小家和家里的老婆孩子。 他沉稳,他讲义气,但他也胆小,这无可厚非,心里有顾虑有牵挂的人大都如此。 他做过汉奸,他迫不得已却心中羞愧。 他爱他的兄弟,但他也爱家中的妻儿。 他是所有人中死的最痛苦的一个,他死后,四道风彻底告别了单纯快乐的过去。   他叫沙观止,他是沙门的大阿爷,跺跺脚城门也要塌半边。 他出场时颇有几分道骨仙风,白衣羽扇,清茶一盏。 他离开时却颓废苍老,他失掉了一切,权势,帮派,门徒,还有亲人。 他有个坏到骨子里的徒弟,他活了几十岁也只是自以为聪明清醒。 他真心疼爱小四,却亲手打死了最后的亲人。 他活着,也许已经死了。   她叫思枫,她也叫老唐,也许这两个都是化名。 她是欧阳的妻子,从假到真。 她曾经智勇双全,但是爱情让她变成一个最简单的小女人。   她叫高昕,是沽宁首富的女儿。 她美丽热情,敢爱敢恨。 她爱四道风,带着崇拜和宠溺,她爱他,象恋人、象知己、象母亲。 她甚至连死亡都是美丽的,没有伤口没有血污,也许就象四道风说的,她变成了他的一部分,在他心里,永远不会离去。   她叫唐真,她曾经是个乖巧懂事的女儿,她是老师最喜欢的那种学生。 日本人来了,她象很多人一样家破人亡,她亲眼看到父亲被一刀刀刺死,她最疼爱的弟弟被割断喉咙。 之后她变成一挺机枪,枪膛里填满仇恨的子弹。 她是整部书里最让人心疼的女性角色,她有着豹子般带着杀气的美丽。 很庆幸,在最后时刻,她又恢复了曾经的温柔纯净,也许,那将是欧阳未来的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