锄头的脚后跟在冬天开裂了
龇牙咧嘴地闲着生疼
想着外头
想着门口那些田
莫非也是想俺想得又干又硬?

镰刀的前额失去了光亮
在阴暗的门背后 偷看一只跑进跑出的怀孕的狗
心在 面无表情 的后面 砰砰地 羡慕
关于父亲的谣言与幸福相比
不值一提

闷在墙角的竹竿也想在头顶发个芽
好钻到屋顶外面去
与去年的情哥哥约三月的会
这个秘密被一把竹扫帚看穿 急得直也不是
弯也不是

春天一吹哨子 一双手就孵出了翅膀
飞到泥巴跟前诉说相思
表达得太急促 蚯蚓笑弯了腰
田鸡笑圆了腮帮子
不知名的花也鼓在那里 直扑哧

泥巴却朗润起来了
门前的九亩半田一下子都朗润起来了
它们挤挤攘攘地争着被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