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篇文章“我拉了昆曲的皮做红楼”,写叶锦添所设计的新红楼服装,写得太暴力了些。

开始觉得过瘾,但现在想想,我跟叶锦添又无冤无仇,就算对这些服装不满意,就算对苏昆那版长生殿很反感,把话说那么狠难道不过分吗?虫子说凭这篇文章就该下割舌地狱,还真未必不是这样呢。

当然可以说叶氏自己这话说得就有暴力恐怖片的潜质,但总是我多事,昆曲啊啥啊的不都得讲点含蓄嘛。

所以就把文字隐去了,请各位包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