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past is past and to revisit it risks the memory that makes it a comfort in the present. 
重温逝去的老时光意味着你要赌上那些在此刻给予你慰藉的记忆。
借用这句话作为开始,也是结束。

那些人纷纷告别,或者准备告别,存在于我们记忆中的名字一个个远去。

Jens Lehmann,记住这个名字。

上周末的德甲收官战之后莱曼退役,四十岁的老男人在斯图加特结束了他的球员生涯。
他当然不会客气,这个出身鲁尔区的德国男人眼睛里揉不进一点儿沙子。一个四十岁的莱曼比阿穆尼亚加上法比安斯基更强,数据说明一切。在阿木和法比安斯基这对目送帝轮班掉链子的当儿,莱曼这头狂妄的老狼领着施瓦本幼兽走到了最后,用一张欧联杯的门票为自己饯别。大嘴也好,出格的举动也好都成了他漫长的足球生涯中的小小插曲,过后想来不觉莞尔,说到底替补席不属于他。
当年德国队龙门之争甚嚣尘上,莱曼成了赢家,最后一个拥抱泯恩仇,2006年对阿根廷一役成了他最辉煌的时刻。就算后来依旧嘴炮不断,那也是后来的后来了。喜欢卡恩的人可以对他不屑一顾,虽然他的缺点说不定比优点还要多一打,但是这个老男人确实有他狂妄的资本。在卡恩早已解甲归田的今天,他终于可以说:“我超越了传奇”了。

然后说一句罗斯特。汉堡在冬天的时候跟他又续了一年约,36岁的老将雄风不减当年,铁血气质依旧。作为蓝色海港的球队支柱,罗斯特用34次出场105次扑救的数据结束了这个赛季。能站着,就绝不倒下——从沙尔克04被诺伊尔挤走,到汉堡东山再起戴上队长袖标,相隔不过一个赛季。
就算勒沃库森的雏鹰和沙尔克的小新一步一步赶上来,他仍然是我心目中的德国NO.1。

然后是夜莺的挽歌。
时光倒流五年,安德烈·舍甫琴科这个名字如雷贯耳。隔壁球队如日中天,乌克兰夜莺攻城掠地无所畏惧。
然后小夜莺折翅了,英超的球场蓝军的笼子水货的黑锅老板教练的压力。一个两年的噩梦终告结束,但是当年的红黑夜莺早就已经寻不回原来的自己。金球,圣西罗之王,乌克兰夜莺,无人能阻挡的前锋。以上都变成了过去式。如今在基辅迪纳摩的球场,我们看到的依旧是那个金发飘扬的七号,安德烈·舍甫琴科,一如十五年前一样。
只是斯人青春不再,金剑已沉埋。

再美好的时光,都敌不过岁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