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士屯村姑和我属于世界上最后的那几颗闲极无聊的人中的闲极无聊者,然而又对人类这个物种颇有研究的兴趣。在她嘴里常有个教授艺术史的T师存在,据称冷酷有型得能让人过目即误认为其是拉拉,然而却早已结婚生子挂名主妇了。平素T师落落寡合,学生甚至吓到不敢主动给她打电话的程度。即使自己发起的约会,也绝对不等人的。然而今天却拉着村姑诉苦说自己二十年前上学时的贷款要还到70岁,车贷、房贷、小孩也面临着要步自己后尘的年纪,占领华尔街,占领波士顿,这不革命能行么?

     村姑顿时灵感大发,总结陈词,原来人的魅力来源于反差,只有点缀上家庭琐事,常人烦恼,那酷人的酷才显得更为真实,更讨人喜欢。所以说人的魅力来源于反差。

     我不甘心做只是记录的颜回,反驳说,那土豆先生也很反差啊,身为既得利益的Banker左手在晒刚买的Catier,右手又在为弱势群体一大呼,好似跟民族危亡连着脐带似的。你们不是照样讨厌他到什么程度似的。而L某君其实也属于既得利益集团,但是除了晒自己的出品外,别的都不晒,这说明,魅力并非来自于反差,而在于是否真正有料。

    村姑也觉得单单是反差,还不足以论证有魅力的人为什么有魅力。她又说L某君的确很好,但作为艺术家,还能搭理我等凡夫俗子,并不装酷,装X已经算作是一种反差了。那么好了,新一轮的总结在于,有魅力的人是真正有料,而又同时存在某种反差的。

    我于是又提出了新的挑战,但是仔仔、金城武等人虽然和王力宏一样样貌英俊,但却更具魅力,这也因为他们更有料么?在已经歪楼的互相切磋中,村姑认为,老王的确优质偶像,红颜不老,但就是却了那么一点坏种。小武和仔仔的酷并非高傲和拽,而是为了掩盖害羞的另一种伪装,其实有着赤子之心。这在明星这类只能看到二次元影像的三次元生物中,明显是种致命的品质。

     “那么,其实我们喜欢的不过就是个戴着硬壳儿的软柿子!”听闻此言,村姑虎躯一震,对啊,这个总结算是打到point了。你看豪斯大叔,虽然经常牙尖嘴利,发薄言,说狠话,但是内心柔软得不行,做了很多好事,这才是万中无一的极品咖嘛。

  我也忽然醒悟一般,这不就是我吗?村姑哑然,你是软柿子而已,但没有硬壳。她滚去睡了,但我依然坚持自己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