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时候,用铅笔在墙上写:风吹云散去,寂然天地空。

电厂巨大的下水道终日潺潺,听惯了也像溪山行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