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从在4号送别会上看到过新部长“酒后露原型”(搂住两个女领导)的表现后,
从此便对此人“敬畏”3分,对于这种纯种肉食系男真的是心存戒心。
最近他开始教我一些基础知识(让我读日文版的理论,那满眼的外来语让我马上有高举双手的冲动)
还好他安慰了一句这种东西即使是日本人也会马上叫投降的。我才安心了一些。
心想也许去日本读研究生大概就是这么个遭遇吧。真的是非常需要根気。

他能够教我一些东西我自然还是非常高兴的。因为若不是工作需要领导们是不会有空来指导你的。
我现在的中国人上司就不曾教过我什么。
当初初进公司时excel使用不熟练还是我自己后来去自习才做到现在这样的“一人前”的。
所以他能够抽时间教我让我有种杜拉拉遇到何好德的味道。
但由于他之前的所作所为在我的心目中已经形成阴影,所以每次跟他交流总会有点别扭。
特别是在面对面交谈的时候,他会把脑袋凑的很近,然后一直看着你
这让我不知道将视线搁哪,看他觉得怪,不看他好像又不尊重,老觉得他的视线让我紧张。总觉得那眼神里有点什么

今天还发生了一件小事情,但足以从这件小事情看出此人属于很难弄型,且蛮阴的。
下午我走过他旁边时他叫我过去教他刚买的万能充电器的用法
碰巧这东西我没用过,我就让用过的同事告诉我用法
然后同事热心的叫我跟他说,这个东西尽量少用,很伤电池,尽量用机器充
然后我把同事的说的话原封不动的告诉他
他笑着像开玩笑似的说:知道不好为什么还要买呢
我说:大概只有这种吧
后来过了会我好像听见他在跟人事部小部长讲充电器质量不好什么的,也就没怎么去想。

接着晚上加班到8点多,正好碰上人事部同事也下班,便一起去吃东西
结果这才知道,办这件事的女孩子被小部长拎去谈话了
原来这件事之前还发生了件事就是,一开始连备用电池都买错了,买来的不能用
后来给他换了正确的。
如果遇到其他人这件事也就这么过去了
不会计较什么。但他偏偏去找小部长“反映情况”
他级别高、辈分高,属于小部长领导级别。
小部长被领导层这么一说,当然觉得自己吃批评拉:你怎么教育自己手下人的啊,办事那么差。
结果后来还偏偏发生说充电器不好的事,他就更不爽了。
新上任的领导哪个不想在他面前好好表现,偏偏手下给他丢脸,他平时早看她各方面不爽了,乘这个机会好好教育一下是非常正常的
小姑娘看来受了不小的刺激,吃饭的时候反复不停的提起这件事,想来蛮在意的。
不过也让我们意识到这人难弄了。毕竟他最近的是我们这个部门,会日语的人就更加首当其冲了。

我们都推测他的不爽可以追述到送别会那天。因为之前说的时候一直是“送别会/欢迎会”平行的说法。
结果那天都是老部长唱主角,完全没他什么戏,讲完话送花也没他的份
他可能吃味了
大家也都有感觉那天他是存心灌自己白酒的
想要引起大家注意。
这不跟一个缺乏关注的孩子总想犯错引起父母关注一个样嘛
一般人都会觉得受冷落,别说像他那么自视甚高的人了。肯定不舒服的

而且听人事部消息,他的秘书已经招好了
还是抢的其他日本人的秘书
此人日本公立大学硕士毕业,貌似超过高考平均分多少,被送到日本留学,期间还一直拿奖学金。
而且据说还长的很好(嘛,这是招秘书的老江湖规矩了)
想必按照他这种性格 找来的绝不会差的(看他老婆就知道了)

老部长秘书告诉我只要招到这个秘书我们这边就一切太平了
看店什么的也不会找我们,以后能避的就避、能逃的就逃,尽量少接触。有事一切找秘书
再不行我们这儿有我们领导顶着
(对了,对于被免去秘书一职,她似乎并不觉得难过,因为不是以前那个老的不要他(不是同一个人不要他),第二个就是也见识过他的德行,逃的远点比较好)
我在想可没那么简单吧
有些东西不是想避就能避的开的,况且总务一女同事还跟我说:你蛮危险的,当心点。。

其实反过来想想如果真的从此什么事都想不到你、不找你 也不见的就是好事呀
那不等于是你可以一边凉快去了嘛,公司不需要你,你将来在这公司还混什么
但要保持好这个进退自如、能全身而退的度还是一门学位
哎 tmd真是奥妙啊
职场就不能搞的简单点吗 多渴望单纯友好的上下级关系啊
但我自己也已经被社会被这些职场搞的不再单纯,期望他们单纯又怎么可能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