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得最近的日子过的很平庸又很有压力。

最怕收到论文指导老师发来的邮件。

两年没有回家了,清明节什么时候不清楚,超市里面巧克力摆满了架,复活节来了。

想家想的半夜里面睡不着觉,也不想要吃什么了,就是想回去看看,这里有句很奇怪的话,说一个人有乡愁的时候用“蟑螂”这个名词来形容。

 

想来,很多熟人们都已经忘了我吧,两年多的光阴,改变了很多事情。很多人的名字我也渐渐越来越难记起。很多人的婚礼我没有见证,很多人最后成了qq上一个名字,我忘记他们叫什么。缺席太久。

 

博客也很久没有写。不是不愿意写,只不知道从哪里写起。

前几天和kata聊天,在skype,不知道怎么的提起了几个月以前的事情,她还是伤心的想哭,她说菜说点开心的事情吧,我想了想,又想了想,竟然都是些鸡毛蒜皮让人烦恼的事情。

 

之前的房子中介拖欠押金,每次都有个莫名其妙的原因不能给我,要不久是支票写了我前室友的名字,明明和他们说清楚她已经不在法国没有账号,他们还是明知故犯,到最后还脸皮厚的找不到我的资料,所以不能给我寄支票。最后去了7次以后,终于火大的和那个混蛋负责人说,如果他们在圣诞前再不退我们押金,我就告他们種族歧視,憑甚麼亞洲人的名字那麼難寫,亞洲人的口音那麼難懂!他竟然火大讓我管好嘴巴。我走之前和他說如果他再不寄,我不會再回來。經過這次威脅,過了幾天他們就把支票寄了過來。二月份退房,打掃的乾乾淨淨一點問題都沒有,到12月份才拿回押金。

 

這個世界有時候真的是不講道理阿。

 

但是春天來了,陽台上冬天枯萎的那盆蔥現在長的很茂盛,有空我可以做做蔥油魚了。商場裡面的春裝豔色繽紛,姑娘們已經穿起夏天的裙子。

 

春天來了,夏天也要來了,時間那麼快,媽的。還是開心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