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天是开工第一天,早早挣扎起床,在大楼集体兜利市,五六十人一哄而上,呼啸着扫荡。一上午,难得清闲的小记们心满意足地在办公室拆利市封,相互抱怨那个给一块钱利市的家伙。

 
  这座酝育着新报纸的大楼,洋溢着孕育新生命的萌动和窃喜,如同四年前的老东家的那些年轻人一样,用激情和煽动浇灌着未知的将来。可以想象的一出生就风华正茂,可以描绘的一出街就一纸风行,历史把四年的前的磁带重新倒放了一遍。不同的是,这一次,俺选择作为一个旁观者。


     
周老板说,强悍的人生不需要解释。以此类推,利市封里钱的多少,新报纸成功或者失败已经不需要过多地进行诠释,我们笼统地都可以称之为一种幸福。

 
    
或许我们真的很幸福,当2008年房价假装下跌时,可以假装欢呼;当2008年上完最后一个夜班时,可以假装进步。如果,2008年有人向你求爱,那请,假装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