だまされても好きなひと    翻译:deestyx

発売:2005年11月25日
原作:梅沢はな
キャスト:
南貴明:鈴木千尋   
松田一也:川村拓央  
樋野勇樹:森久保祥太郎   
樋野佳太:森川智之 他   

Track 1
南贵明:一年九组南貴明,我,喜欢松田老师!
松田一也:啊?一大早在这种地方你在开什么玩笑?也不知道是输了什么惩罚游戏了吧,无聊!
南贵明:等一下,老师!我是认真的!不是在开玩笑,就这一点请你要相信。
松田一也:哼!认真的?搞笑。男人之间会有认真的吗!好了,快回教室!课外小组时间要开始了!
南贵明:啊!老师!
松田一也:真是的,最近的小鬼!之前也有过向我表白的男学生,就在一个月前,我转入这个学校之前的事情了。
(回忆)
学生Z:老师,老师,我,喜欢老师!是认真的。
松田一也:真的可以吗?
学生Z:老师……(推开)哎,刚才这家伙正想要kiss我噢!(嘲笑声)homo,这个家伙果然是homo!
松田一也:呃!等下!(嘲笑声)
现在想起来还是火大!!(喘气)
老师Y:呃,那个,松田老师?怎么了?
松田一也:哦,没,没什么!呃……混蛋!呃~!反正我是天生的gay,这又怎么了!明明是小鬼,竟敢耍大人!开玩笑!
南贵明:在了!(开门)我进来了,松田老师!
松田一也:你!你来干嘛!课呢!
南贵明:真讨厌!我只是来问英语问题的,老——师——
松田一也:啊,唔嗯。问题是什么?
南贵明:看,这本笔记本,全是我记下的。
松田一也:(翻)这是什么!每面全写的只有“I LOVE YOU”不是嘛!你啊!不要做无聊的事,好好的学习啊!
南贵明:(轻声)喂喂,就我们之间说说,老师是homo吧?
松田一也:啊!
南贵明:哎,嘿!果然是这样啊!我是在想也许是这样的吧,不过不要担心啦!我也是^^!哈哈哈……
松田一也:唔~~~
南贵明:我啊,从老师转任那天开始一直在观察老师哦,个子好高,好帅啊!老师会不会也是同伴(指homo的同伴)呢,甚至每天都在研究……
松田一也:啊,是嘛……完全没有发现。
南贵明:我想,老师不是我们班的英语老师,这样下去的话永远不会明白的,所以我告白了。
松田一也:唔嗯~
南贵明:唔,那,那个,我这样的,对老师来说是不是不可能?绝对不可能成为那种对象?
松田一也:不可能!不是说你本人不能怎样,我暂时和谁都没有恋爱的想法。
南贵明:真的!啊,是这样啊!好像,有过什么痛苦的过去哪……但是!(铃声)哦,上课铃响了。我下次休息时间再来啊,等我哦,老师!いろいろあるけど、加油吧!
松田一也:加油吧?!
老师Y:刚才那是一年级的南君吧,哎?松田老师是南君班的教课老师?
松田一也:啊,不是的。
南贵明:老师!松田老师!
松田一也:啊?
南贵明:老师,byebye!byebye!I……啊痛痛痛……
松田一也:呵哼,也不知道在干什么哪!
老师Y:呵呵呵,一年级学生真是可爱啊!感觉上还是个顽皮的小孩……
松田一也:呃呵,是啊。是的!我已经不会再找小鬼当对象,说什么爱啊恋啊的!要找像以前那样的可以身心分开玩得成年人。就算他家伙再怎么是我喜欢的类型,绝对不会让他缠着的!
但是,从那天起,南每天都往我这边跑。
南贵明:早上好!
松田一也:早上好……你在冬葛(——||||貌似是这个植物名,偶听不大清)丛里干什么啊!
南贵明:嘿嘿,我在等老师啊,我想早上要第一个看到老师的脸。
松田一也:哈?
南贵明:但是老师早上几点来我不知道啊。我起的极其早哦!
松田一也:你到底等了多久了!
南贵明:唔……不知道,阿嚏,明天我也会等的。
松田一也:明天也……!
(开门)南贵明:松田老师!
松田一也:唔嗯!
南贵明:辛苦了!
松田一也:你不会是……果然是……一直到这个时间……?!
南贵明:嗯!我一直在等你哦!
松田一也:笨蛋!你以为现在几点了!
南贵明:够了够了!让我目送你吧,老师!
松田一也:(叹气)
南贵明:老师……对不起!果然还是给你添麻烦了?
松田一也:唉,快点上车!
南贵明:啊?!
松田一也:都到了这种时间,总不能让你一个人回家的吧!我送你回去啦。快点上车!
南贵明:啊,好高兴啊!从今以后,每天晚上都可以坐松田老师的车回家了咯!
松田一也:每,每天晚上?!
老师X:松田老师,午饭怎么说?
松田一也:啊,我今天叫了外卖了。
(开门)南贵明:老师!
松田一也:啊……你!
南贵明:嘿……一起——吃——午饭——
松田一也:你在教室和朋友一起吃就好了嘛!
南贵明:唔~好嘛好嘛……(某人吃面)啊,好狡猾!老师一个人在吃!
松田一也:我高兴,你不要妨碍我!
南贵明:啊!好狡猾!好羡慕!我也想吃!老师我想吃!老师我想吃!老师我想吃!老师我想吃——!
松田一也:唔—……那你没办法!今天在这里吃算了。南你也快点吃饭啦!
南贵明:唔!我开动了!
松田一也:呃?
南贵明:(吃面中)唔!
松田一也:呃?你在干什么!
南贵明:唔!好吃!吃午饭!
松田一也:别,别吃别人的东西!
南贵明:唔,那你没办法呀。嗯……那,我刚才在小卖部买的面包给你。
松田一也:就一个咖喱面包就可以交换了吗!不要开玩笑了!
(开门)借的书要及时还啊!这帮混蛋小鬼!唔?(某人呼吸ING)南!
南贵明:松田老师?
松田一也:嗯呵,笨蛋,会感冒的哦!这家伙,每天都在图书室这么等着我回来的吗?
老师X:哎?松田老师,校门马上就要关了。那个学生?不叫醒他不要紧吗?
松田一也:啊……不要紧,这家伙我过一会儿送他回家。
老师X:哦,是这样的阿。那这里的清洁工作就拜托了。
松田一也:不好……刚才好像稍微有点不正常哈,啊,我在干什么!这小孩只是好玩不是吗!我竟然觉得他有点可爱,我要自制阿!
(铃声)
松田一也:我觉着冷那,原来下雪啦!今天那家伙难得的没来蹭饭哪!发生了什么了吗?恩?南?
学生(uvw……):哟,南!听说你向教英语的松田告白了。
真的吗?你是那种人啊!
再怎么长得可爱这也不好办呀!
说来如果同意的话,松田不就成了犯罪者了!(嘲笑)
南贵明:够了!我说过了不是了!那些是传言!是谁说的这些!
学生:啊?但是有说看到的人哦!
南贵明:神,神经啊。松田嘛,一直皱着眉头,只摆出难看的脸色咯。我想吓吓他,稍微跟他开点小玩笑。究竟是谁看到的,谁会在学校里找男人当对象啊!
学生:什么啊,原来是这样啊……唔,啊,南,后面……
南贵明:嗯?后面?啊!
松田一也:我全部听到了。
南贵明:老师,不是的。刚才的是……啊……
松田一也:别碰我!(推开)
南贵明:老师!
松田一也:我喜欢你!认真地!不是说谎!嘴上真是什么都能说阿!南?!
南贵明:但是,我是真的……
松田一也:那么,来吧……(抓起)
南贵明:啊,痛,去哪里?老师?
松田一也:罗嗦!闭上嘴快走!怎么了啊!为什么我会这么生气!(开门,关门,锁门)明明不相信这家伙是真心的,为什么会觉得不能原谅!我也不是一直都谈着老老实实的恋爱过来的,为什么会有这种被背叛的感觉!
(扔,撕——||||||||||)
南贵明:等下,等下老师!
松田一也:不准乱动!如你所愿,我现在来抱你,你不是喜欢我的吗?
南贵明:啊……不,不要,等一下。放开我老师,好好听我说……我不喜欢这样……(——|||||||)老师……
松田一也:原本一个月前,有过和你说一样的话的学生,说喜欢我而接近我,是骗人的呢!
南贵明:我没有说谎!我是真的……(喘息声我就不翻了——|||||||||||||)
老师,住手!痛!
松田一也:什么讨厌啊?腰不是都软了吗?(其实是摇晃或者颤抖——|||||||我喜欢软字^^)南……
南贵明:痛!
松田一也:哼,你不是第一次哪!除了我你骗过多少人?
南贵明:不是的,只有老师,只有老师(——||||||||||这句话的声音比较sexy——)
松田一也:怎么了!你也多动动自己的腰呀!就算这样你也能说喜欢我的话,你说阿!(说实话,我很同情他……|||||)
南贵明:啊!我喜欢老师,我,喜欢。老师。(停下)老师你照你喜欢的做吧,我很喜欢老师,因为喜欢,所以没关系。
松田一也:不要,再来纠缠我,再烦我了!(跑走)
南贵明:老师!等下老师!
松田一也:怎么了!我在动摇什么?我只是想教训下傲慢自大的小子罢了,只是这样的理由而已。为什么我……会这么……(南贵明:老师,如果是老师的话,被做什么也没关系。)我,混蛋……南!
南贵明:太好了!你在这里啊!啊?老师,你在哭吗?(麽用场的seme啊)为什么?
松田一也:我不知道!怎么了……为什么……!
南贵明:我,我的话,没事。恩,我说是玩玩的,对不起。因为我自己的话,被怎么说都没事,但我不希望让老师被说,被用异样的眼光看。
松田一也:南。
南贵明:我,和老师在一起的时光不想被人乱说,因为,对于我来说是和喜欢的人一起过的重要的时间啊。
松田一也:南,你!
南贵明:但是,那天早上我看到老师一个人。身边也一个人都没有。我想这么好的机会不会有第二次了,没有考虑就说了是我不对,对不起。
松田一也:不要道歉!笨蛋!是我太没用了!
南贵明:呐,好好的来一次H吧(——|||||||||||||||我表达的没有美感……)老师,做什么都可以,好好的抱了我的话,你一定会明白我的心情的。真的很喜欢你,老师。
松田一也:南
南贵明:所以啊,如果你相信了我的心意的话,老师也什么时候,就算只有一点点也可以,喜欢我的话我会觉得很高兴啊……
松田一也:南,南。
南贵明:果然,不行吗……
松田一也:我喜欢你。
南贵明:啊,老师……
松田一也:特别……喜欢,笨蛋!不知怎的,这家伙的“喜欢你”这句话,一开始就在我内心回响。那样生气是因为在心里的哪个角落相信这家伙说的是真的。当面对他露骨的恋爱心理却很舒服的时候,我已经被这个混蛋小鬼“征服”(——||||||||原谅我的用词)了吧。
在这之后,我们是顺利的开始交往了,但是……
南贵明:痛!
松田一也:南!
南贵明:讨厌啦,绑起来做,我不是说了我讨厌了吗,解开啦变态!
松田一也:好烦啊!
南贵明:sa-do(八知道这个素虾米感叹词),色老头!变态教师,色魔!好色大魔王!
松田一也:混蛋,明明说了怎么做都可以!不知怎的,今天的这个时候,有点被骗了的感觉……。


TRACK 2
南贵明:现在恋爱进行时,但是,恋爱中的人的烦恼是没有尽头的。(音乐)松田老师!
松田一也:嗯?怎么了,南!你已经要回去了吗?
南贵明:嗯,因为我是“归宅部”的呀!(注:这个时间本来是部活时间,南指自己的部活是回家)老师呢?
松田一也:我正要考前辅导。都是因为你们这帮混小孩不正经学习的原因。
南贵明:哈哈哈,呐,老师,今天是星期六吧,现在我去老师的家里可以吗?
松田一也:嗯。那,这个,房间的钥匙。
南贵明:噢俄,怎么这么堂堂正正的拿……被谁看到了的话……
松田一也:可能会回得有点晚,肚子饿了随便拿点吃了吧。
南贵明:嗯!嘿嘿,怎么有种新婚的感觉。
松田一也:呵,你在说什么呀。
南贵明:那么,老师,待会儿见啦。(跑走)松田老师……再见!
松田一也:哦……
南贵明:最、最喜欢的松田老师!和转任过来就喜欢上的老师开始交往快要几个月了。为了老师,我什么都愿意做。想变得和老师相称,但是,我还远远只是个混小孩,事实上,一点也帮不了老师的忙。我是觉得这样是不行的,但是……
(开门)
南贵明:嘿哟,好!今天为了老师,我来做饭!光是炖炖的话,我也能做的吧!嘿嘿……虽然,从来没有做过——|||||||||偷偷的做出来,吓老师一跳!
(幻想)
松田一也:这是你做的吗?厉害啊,南!不愧是我的——可爱的——honey!
南贵明:他会这么说的^^(意译)。
(开始做饭ING)哎,啊?这个不是盐,是砂糖!阿,这是什么!什么东西化了!啊啊,不好,老师就要回来了!啊,到底怎么回事!啊……
(开门)
松田一也:我回来了。喂,南!你在吗?(闻)嗯?怎么会有股焦味啊!是厨房吗?啊……(开门)呃!南!!!!!
南贵明:欢,欢迎回来……——||||||||
松田一也:你在干什么啊!
南贵明:唔……对不起!
松田一也:啊啊啊,这么浪费食材!
南贵明:啊,对不起。
松田一也:这个锅可是新货啊!烧焦成这样你到底是想干什么!
南贵明:啊,真的很……
松田一也:唔。
南贵明:嗯……(这个声音——kawaii……)
松田一也:啊,好了好了。饭的话,待会出去吃吧。回来再来整理吧。
南贵明:唔,对不起……
松田一也:说了没事了,不要再在意了。
南贵明:但是……
松田一也:你本来想为了我做晚饭的吧。我才是,对你发火,对不起啊。
南贵明:老师。
松田一也:啊啊~连衣服都乱七八糟了不是嘛!(——|||||||没听清楚)
南贵明:啊……
松田一也:你,去洗个澡吧。
南贵明:那个,但是……
松田一也:过来,一起洗吧(——||||||||||||||)喂,会滑,小心点哦。
南贵明:老师……(寻寻主动kiss——|||||||||||)老师……喜欢……(川村猛烈回kiss——|||||||||||)
(放水……)松田一也:烫吗?
南贵明:嗯,还行……(——||||||||亲热ING)呐,老师,老师为什么和我……
松田一也:唔?怎么了?
南贵明:唔~没什么。
松田一也:呵……奇怪的家伙哪。
南贵明:有时我会想啊,为什么老师这样的大人会和我这样的小孩交往,是因为我一直纠缠不休的逼着他,没办法才答应的吗?现在是能对我说喜欢我,但是不喜欢了的话会不会简简单单的就把我扔了呢(——||||不想翻成抛弃,感觉像怨妇)。呜,我很不安啊,肯定是我喜欢老师比老师喜欢我更多几万倍。
松田一也:南,可以吗?
南贵明:嗯,来吧。老师……
(H声不绝……)
南贵明:不行,那样子……(一顿嗯啊之后)不行要she了……
松田一也:可以,你she吧……(我发现还是原始的词汇比较好——|||||||||)
南贵明:啊……
松田一也:啊?南!
南贵明:我一个人先那个,我不要,我想和你一起,she在里面好了,老师(哭泣ING),我要和老师一起——
(一顿嗯啊……)
南贵明:啊??!!相亲!
松田一也:对,当然我肯定会拒绝的啦。我已经有了你了。
南贵明:这么突然,我什么都没有听说。
松田一也:但是我说了你会担心不是嘛。
南贵明:担心是会担心啦……
松田一也:哎呀,我都拒绝了好几次了,家里好烦啊!所以现在去直接明说,拒绝掉它。
南贵明:哎?现在?
松田一也:嗯,顺便曝光(——||||八知道对不对),就说我已经有了男性的恋人,不能结婚了。
南贵明:哎!~~~~~
松田一也:看,这个。
南贵明:什么啊,这张纸?
松田一也:大致是我老家的住址。嘛,我想也不会有什么事啦。
南贵明:嗯……不要紧吗?老师?
松田一也:没事,不要担心啦。现在就开车过去,明天早上就回来了啦。你可以再睡会儿哦。那,我走了啊。
南贵明:啊,老师!(关门)明天早上会回来。只说了这么一句,老师到接下去那周上课了都还没回来。
(学校)唉~~~
学生(UVW):怎么了,南那家伙!
Sa——最近一直是那样啊。
怎么说,南要是不精神了,这边的状态也好不起来啊!
是啊……
南贵明:啊~~~老师不见都已经第5天了,到底怎么了!移动电话也接不通,也许转变心意了也说不定……回了老家,见了相亲的对象,啊……肯定是这样!小孩,料理又也一点都不会做的男人,完全一点用的没有嘛!我……被老师抛弃了——||||||||||||||||啊~~~~
学生:喂!没事吧,南!
南贵明:好烦啊!别管我啦!(把书弄地上了)
学生:看吧,完全都不像你了!南~(温柔的小攻啊……PIA飞!)
南贵明:唔,对不起。哦,呃?这个是……老师老家的地址!(跳起来狂奔)
学生:喂,南!你去哪里啊!
已经上课了哦!
南贵明:啊,对不起,就帮我说我要早退……(跑……)联络不到他的话,我自己去找他!(老师)可能会生气,说我又做不经考虑的事!但是,就算只看一眼,我也想见他,想听到他的声音。就算我是没有用的笨蛋小鬼也罢,我也是真心的喜欢老师。松田老师,我已经忍受不了了。我想见你。
(推开大门)啊?这里是哪里啊!应该是大概到了附近的地方了的。
松田一也:啊?南!
南贵明:唔?
松田一也:怎么了?为什么你会在这里!
南贵明:老师!老师——(扑!)
松田一也:唔!南~呵,对不起啊,没能好好和你联络,让你担心了吗?其实是曝光的时候,父母昏过去了。被狠狠骂了一顿。
南贵明:唔!但是,打个电话总可以吧!我有多不安啊!
松田一也:嘛~嘛~,所以说对不起了嘛!但是你看,因为那样做了,现在似乎能够完全接受我们了。
松田父:啊……(无语状态)
南贵明:啊,那个,站在那边的莫非是……老师的……
松田一也:嗯?恩,是,我的父母。正好,爸,妈……
松田父:一,一也!难道……这个……孩子……是……
南贵明:啊,不是,我是……
松田一也:是的,这个家伙就是我的恋人。我学校的学生,叫做南贵明。
松田父母:555555
南贵明:老师,你在说什么啊!
松田一也:没事的,南!
松田母:爸爸……
松田父:妈妈……好可怜的我啊(我米听懂这话)——偏偏选这种什么用处的没有的小孩……
松田母:要怎么和圣贤(就是孔夫子么?——||||||||)交代啊……爸爸……
(两老人狂哭ING)
松田一也:爸,妈,南确实是没办法的混蛋小孩。
南贵明:呃!果,果然……(泪花——)
松田一也:既不能结婚,也不能生孩子。也不能对外宣布。淘气,幼稚,放肆(意译),笨拙。也许某天彼此会成为累赘也不一定。但是,我爱这个家伙胜过所有人。
南贵明:哎?
松田一也:他不是没有用,南是我的未来里必须需要的人啊。(KISS)
松田父母:55555555555你在干什么!!!
         爸爸……
南贵明:老师……
虽然越喜欢越不安,不敢相信而怀疑,但是,我可以像这样一直待在老师的身边吧!因为彼此间都这么希望的呀……
但是!
松田一也:我爸和妈因为shock而住院了啊,果然在他们面前kiss还是不大好的呀,哈哈哈哈……
南贵明:不是啊哈哈哈吧,老师!老师要回来工作,看来还要一段时间啊!
 
Track 3
樋野勇樹:所以说,我和你已经结束了,不要再见面了!
男人F:啊?突然间说什么啊!喂,等下啊,勇樹!
樋野勇樹:能不能不要碰我。
男人F:你让我听下理由吧。你另外有了男人了吗?
樋野勇樹:唉,我怎么都觉得你和我想象的不一样。所以说,我们结束了,再见!
男人F:别开玩笑了,(我总不可能就简单的说句)是这样啊,好吧——
樋野勇樹:如果不分手的话,我就去你的工作地点曝光?就算没有证据,有了那样的流言传开的话,也会影响你在那边立足吧。
男人F:呃……
樋野勇樹:哼,再见了。无聊的男人……那样子还装模作样的自居是精英。啊,唔?
松田一也:是的,现在就要回来了。啊?没办法呀,送别会嘛……啊,我知道了,知道了。随便你啦,别不高兴了!嗯?……
樋野勇樹:没错!是松田!
   对过去的恋人还留有迷恋是常有的事情,而且,我还没有谈着令人满意的恋爱,如果好久不见的对方过的很幸福的话,也总想要欺负一下他吧!樋野勇樹,M应大学的4年级生,请多关照……
老师V:以上是今年的教育实习生,作为担当(就是指导)的老师,请多多关照哦!(鼓掌)那么,解散。
老师M:唔……樋野君?你的担当是我,这两周请多关照哦!好,握手^^(脚步)哎?
樋野勇樹:请多指教。松田老师!
松田一也:樋野!
樋野勇樹:呵,怎么了?松田老师,您的脸色不大好啊……
松田一也:请跟我来一下准备室吧。
樋野勇樹:嗯呵,明白了。
老师M:啊啊啊?难道,我……しかと(不明意义)?
樋野勇樹:大约是相隔了一年的再会。松田是我过去的恋人,是从他在那种店里向我打招呼开始的(这句我倒了下顺序)。
(拉开门)
樋野勇樹:怎么了,不是相隔了好久的再度相见嘛,脸色这么难看。
松田一也:呃,喂!你,现在到这里来干什么!
樋野勇樹:呵,真讨厌阿……干什么?不就是教育实习嘛!松田老师。
松田一也:别开玩笑了!你的话,肯定是调查了知道我在这间学校,强硬的要来这里的吧!你从以前开始就是这样的,樋野。强硬的,一味享乐的,一点人情味都没有。
樋野勇樹:你还是一样冷淡啊!好不容易过去的恋人来看你的说……
松田一也:谁是恋人阿!
樋野勇樹:不是吗?但是,每天都做那么多爱不是嘛!在我家的钢琴上面呀之类的,呵呵,你喜欢稍微有点abnormal的玩法吧。
松田一也:我和你只有身体关系吧。我以为你也是只有这种想法才和我交往的吧。而且,已经是一年前的事情了吧。早就结束了。
樋野勇樹:结束了?好过分的话啊!是你单方面扔下我的吧……总之,你是一点都没有想过我会爱上你吧。
松田一也:呵,真的(喜欢)我?不可能哪。毕竟,你……
樋野勇樹:我什么?
松田一也:没什么,比起来,实习中不要对我做出很亲密的样子,那样会给我添麻烦的。
樋野勇樹:这种冷酷的地方,你一点都没有改变呢!呐,在自习时间之前,好久没有过的来一次吧。就在这里吧。
松田一也:我拒绝。
樋野勇樹:好嘛,怎么了啦,我们身体的相性不是很好的嘛!抱我吧。喂……
松田一也:(挣扎)你这个,傻瓜!
南贵明:喂!!!松田老师,你在吗?
松田一也:南!
南贵明:啊!
松田一也:南,这是……
南贵明:啊,那个……啊对不起打扰了!(狂奔……)
松田一也:笨蛋!站住!南!(甩)
樋野勇樹:唔嗯!原来那个孩子是你的那位啊……那么拼命的辩解,一点也不像你!面对我,松田一次都没有变得那么拼命过。突然间的,说要分手……
(回忆)
樋野勇樹:唔……怎么了(——||||||不行鸟,鼻血……)
松田一也:我要回去了。
樋野勇樹:本来可以再好好玩会儿的嘛。你不是还有时间吗?
松田一也:明天我很早要走。
樋野勇樹:是吗,那么,下次什么时候来?
松田一也:算下东京到这里的距离的话,应该不会再来了吧。
樋野勇樹:唔!东,东京?!
松田一也:是的,明天我要搬家,后天开始要去东京的学校教书了。
樋野勇樹:啊,这么突然,但是我,什么都没有听说……
松田一也:是个好时机啊,我们分手吧。你也不要再搞来搞去了,好好的找个对象吧。
樋野勇樹:什,你在说什么。
松田一也:再见了。
樋野勇樹:等下!
(关门)
樋野勇樹:我曾经从他那时工作的学校打听到过一次说他转任别校了。难道是追着那个小鬼而转任过来的吗?呵,应该不可能吧。但是如果真是这样的话,又让我被甩,我绝对不会原谅。
(学校)
南贵明:唔~,今天的晚饭是……啊!
樋野勇樹:你好……
南贵明:唔!再见……
樋野勇樹:喂,喂……等一下啦。呵,你看到了吧,今天早上的。我们之间,是你和松田相遇之前,很早就有的成年人之间的关系了。
南贵明:那又怎么样!老师说过了,你们已经结束了!
樋野勇樹:那如果我说,我一直喜欢着松田呢?
南贵明:呃!怎么……
樋野勇樹:我总是在想,你是我们间的阻碍,没办法啊,要怎么样才能让你明白。
南贵明:呃(无语)
樋野勇樹:比如说,把你们两个的关系公布于整个学校?
南贵明:你!(一巴掌)你要这么做就做啊!我一点也不怕!就算你这么做我也不会和老师分手的!
樋野勇樹:嗯~(寻要跑,祥一把抓)等一下嘛。你真的明白吗?!学生和老师,而且还是同性恋,如果搞得不好,不仅仅是学校,甚至会传遍全国。会被所有人嘲笑说嫌话的哦(意译——|||||||||)。你是没关系,未成年人嘛,会被当作受害者被保护起来,但是松田会变成什么样?
南贵明:那样……
樋野勇樹:我可不是在开玩笑,如果想封我的嘴,明天傍晚来我的公寓。
南贵明:唉?
樋野勇樹:什么意思你应该明白吧。这是我的名片,这里写着的住址就是我的公寓。那么再见,我等着你哦。他会来吗?还是会和松田两个人一起来呢?怎样都行,不管是什么方法,只要能让松田重新回到我的身边的话。
(梦境ING)
樋野勇樹:唔~松田,再多点……
松田一也:再多一点?想要再多一点的我吗?
樋野勇樹:嗯,想要!
松田一也:真的?你想要的不是我吧。
樋野佳太:你想要的,应该是我。(鼻血……飚……不要阻止我喷……><||||||||||||||||||||)
樋野勇樹:你,为什么会在这里!
樋野佳太:松田,还有其他的男人,都只不过是我的替身而已。是这样的吧,我一直都知道哦。你选的男人总是和我相仿的年龄,和我相似的性格……
樋野勇樹:你好烦!
樋野佳太:然后,是和我相似的……
樋野勇樹:闭嘴!闭嘴!闭嘴!如果你没有扔下我,明明一点都不在乎我,不要装作一副很了解我的样子……(门铃ING,某惊醒)啊!(喘气)是梦啊……哎呀,混蛋!
南贵明:(明明)是你叫我来的……我还以为你不在呢!
樋野勇樹:哼!一个人啊……嘛,进来吧。咖啡好吗?或者小男孩要橙汁呢?
南贵明:不用了!
樋野勇樹:呵,不要这么冷冰冰的嘛,喂,你怎么把松田搞到手的?
南贵明:搞到手?!那是什么意思啊!
樋野勇樹:要让那个松田用真心,你也真有张可爱的脸……
南贵明:那个!
樋野勇樹:唔?
南贵明:你不是为了说这些话而叫我来的吧。
樋野勇樹:呵嗯~那么你以为我究竟是为什么叫你来的?
南贵明:呃!那,那是……
樋野勇樹:嘛,也好。省了我说明的工夫。(压倒,脱)
南贵明:啊,樋野,干什么……
樋野勇樹:ものあかり的坏小孩会被松田讨厌的哦!(——||||不理解前面那词)你被他爱着呢吧。
南贵明:啊……干什么……
樋野勇樹:呵,全身都留下了被爱的痕迹哪。松田一次都没在我身上留下过的说。切,为什么不是我,为什么是这样的小鬼。
南贵明:啊,樋野。
樋野勇樹:嗯?
南贵明:请和我定一个约定吧。
樋野勇樹:是什么?
南贵明:做这种事情就仅限今天。
樋野勇樹:好啊,如果你能好好听我的话。呵呵,这个,你自己塞进去,塞进你的身体里。
南贵明:呃!什么!
樋野勇樹:这是コードレスバイブ(cordless bibe)。只要按下按钮这家伙就会在身体里面暴走起来,很爽哦(——||||||猜滴——后面素按了按钮,这个电管就开始振动的声音nia)
南贵明:不要!(后面是祥塞,寻说不要……不高兴翻鸟……弄来弄去啦)
樋野勇樹:呵,这就是松田喜欢的身体吗?这就是松田舔舐的penis(不要问我为什么我要用这种译法)松田咀嚼过的胸,松田亲吻过的嘴唇……(恩啊ING)喂,哭啊!哭着说要和松田分手试试!你说了我就停手。
南贵明:不要。
樋野勇樹:你!(凄厉的叫喊……偶去吐血一番)很爽吧!松田貌似没有给你用过啊(意译)。
南贵明:讨厌,这样子的……
樋野勇樹:嘿,(再)进去(一点)咯!(一阵凄厉的叫喊后,偶终于可以不用再担心心脏病了。)
   狠狠地凌辱了他一番之后,醒过来已经过了午夜12点了。但是,南一直到最后都没有哭(——|||||偶有么听错),也没有说要和松田分手。(打火)混蛋,什么啊!为什么是我在动摇!(门铃)谁啊!在这种时间。
(起身开门)
樋野勇樹:呃!
松田一也:哟!
樋野勇樹:松田。
松田一也:南不在,手机也不接,我想不会是……就来这里看看,结果……这个,是南的スギカー吧(——|||不认得)。(进入)我要打扰你了!
樋野勇樹:啊,等一下啊!喂!
松田一也:啊!南!
南贵明:啊,老,老师!
松田一也:樋野,你个混蛋!你对南做了什么!
南贵明:啊,等下!别揍他!(——||||||||)
松田一也:啊!南!
南贵明:不是的,老师。我,是知道会发生什么而自己决定来的。我也不知道有没有别的方法,自己选择了来这里的。所以,对不起。
松田一也:南,为什么!
南贵明:对不起,老师。
樋野勇樹:是我威胁他的(咋觉得是俩小情人互帮互助nia——||||||)如果不想和松田之间的关系被曝光的话,就乖乖的闭嘴让我抱。可是做了很厉害(ノーマン:不知道哈米意思)的H啊!和和你做时不一样,连振动器都用上了哦。
松田一也:樋野!
南贵明:闭嘴!老师!
樋野勇樹:你,是不允许出轨的吧。你要怎么做?因为和我做过了,也要抛弃这个小鬼了吗?
松田一也:都被吓怕了还真会说啊。我对他才不是这种程度就会分手的。不好意思了啊!(拉过寻kiss)
南贵明:老师。
樋野勇樹:切!……(跑)
松田一也:樋野!
南贵明:老师!等下!听我说,我不是因为被威胁了才来的。那个人……
(下雨鸟)
樋野勇樹:混蛋!什么是“让你明白”啊!从一开始要分开那两个人就是不可能的!那个小鬼被松田爱着。
(回想)松田一也:再见。
樋野佳太:再见,勇樹。
樋野勇樹:和我不一样!
松田一也:等一下,樋野!
樋野勇樹:呃?!
松田一也:(抱住kiss——|||果然脑子有问题)我和你这是最后一次了。今后你要是再接近南的话,可不会那么简单就放过你!(走ING)
樋野勇樹:等一下,松田。为什么是那个小鬼!到底我和那个小鬼之间有什么不一样!
松田一也:也没什么。只是,南就算是寂寞,也不会想要破坏幸福中的两个人。
樋野勇樹:呃!
松田一也:那家伙说了,樋野不是真心的想威胁我。只是因为我和老师之间有关联,所以就通过我,而和老师相触碰而已。我一直就这么想哪,樋野,你真正喜欢的就只有那一个人咯!和我做爱的时候,叫得是谁的名字!
樋野勇樹:怎么可能!那种……
松田一也:我也没有兴趣问他下落的。你偶尔也面对一下自己的真正的心意吧。
樋野勇樹:哼,别说老师一样的话。
松田一也:呵,我本来就是老师啊……反正就这么回事。再见了。
樋野勇樹:哼,呵呵,真的一点都不像了,那个小鬼,很厉害不是嘛,本打算那样羞辱他一番的说,结果反而是我被同情了。这样,一切就真的是结束了。但是……
老师V:也就是说,教育实习就在今天结束了,说道感想的话,我这里就只有一点想说的。教师的责任不是只有教学生学习,学生在学校里能获得丰富的知识,想在社会上成功飞翔……(——||||||瞎说说的)
樋野勇樹:这样也好,一来心理也就畅快了。
(回忆)松田一也:今后你要是再接近南的话,可不会那么简单就放过你!
樋野勇樹:虽然说了那种话,也许和那两个人还会再见面的说。唔……晴冬的美丽天空,之类的我也能得到的说。(请54我的翻译吧……自PIA中我也不理解)深爱着而又憎恨着的,那个我唯一的恋人……

Track 4
(直升飞机声)
学生M:哇……那是什么!为什么的大学的上空会有直升飞机阿!快看啊!勇樹!
樋野勇樹:怎么啦!好烦啊!我现在正处于悲伤的状态中,请给我安静点啊。
(回忆)B:我和你这是最后一次了。樋野。
樋野勇樹:等一下,松田,为什么是那个小鬼!到底我和那个小鬼之间有什么不一样!
松田一也:也没什么。只是,南就算是寂寞,也不会想要破坏幸福中的两个人。
樋野勇樹:明明已经决定,不再转身去追那个家伙的背影了的,从那之后也没有新的相遇(艳遇——|||||),我现在仍然是独身一人。
学生M:别悠闲的弹钢琴了(偶狂笑ING),好啦,叫你快看!
樋野勇樹:痛……到底怎么了啦!唔?那,那个直升机是怎么回事啊!
学生M:要在校园里降落了呀!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樋野勇樹:看起来不像是紧急降落吧。
(开机舱门,走下来鸟!——飚血)
秘书:老师,好像还没有获得校方的降落批准啊。
樋野佳太:把事情办好了立刻就离开,就只有一点点时间不要紧吧。如果他们要烦来烦去的话,就给点钱好了。
秘书:明白了。
学生M:喂,那个不是一般人吧。好强大的魄力啊!
樋野勇樹:唔?呃!不,不会吧!佳太!
学生M:怎么了,是勇樹认得的人吗?
樋野勇樹:要说是认识的人还是……那是我的大哥!
学生M:喂!你在干什么!
樋野勇樹:回家!
学生M:你大哥来了不是嘛!
樋野勇樹:所以才要逃……啊,回家啦!
学生M:呃?
樋野勇樹:要是不快点走的话,那家伙就要过来了!五年前,哥哥佳太突然从我眼前离开了。
(回忆)
樋野佳太:明天开始我要去意大利了。所以,再见了。
樋野勇樹:呃?!骗,骗人的吧!不要!为什么这么突然……
樋野佳太:再见了。勇樹!
樋野勇樹:佳太!不要,不要扔下我走,我明明这么喜欢你!(——|||||)
不要开玩笑了,我好不容易决定把那家伙的事变成过去的说!现在回来干什么啊!要是再见面的话不是又要回到过去了嘛!(开门)如果那家伙来这里的话,你们就说我离开大学出去旅行了。
学生M:啊!勇樹,前面!
樋野勇樹:唔?(撞到)啊!
樋野佳太:很好的借口嘛。勇樹。
樋野勇樹:佳,佳太。
樋野佳太:(搂过)5年没见了啊。
樋野勇樹:你干吗!
樋野佳太:(贴近ING)我好想见你。勇樹。
樋野勇樹:到底……不要耍我了,放开我!
樋野佳太:带他走。
(秘书把勇樹扛起)
樋野勇樹:啊!你干吗!我不是行李啊!
樋野佳太:(对学生们)打扰了。
学生:不不。(樋野勇樹:放下我!)那么,明天见,勇樹。
樋野佳太:走吧。(秘书:好。)
樋野勇樹:等,等下!你们,好没义气啊!快来救我!
学生:就算这么说……哪……
哪……
樋野勇樹:啊!拜托了!去报警!
学生:勇樹的哥哥似乎是世界闻名的建筑家啊。
怎么说呢,有钱人的做法果然不一样啊……
是啊!
(某人:那是怎么了!)
樋野勇樹:喂喂,放下我,放下我。
秘书:请不要乱动。会掉下来哦。
樋野勇樹:呃,我说在我掉下来之前放我下来!
樋野佳太:给我安静点勇樹,不听话的坏小孩的话,要惩罚哦。
樋野勇樹:什么是“要惩罚哦”啊!要让你落空了啊混蛋!
秘书:社长,是我感觉错了吗?好像刚才被很明显的讨厌了哈。从您说的话里,我想象的似乎是更可爱的一位……
樋野佳太:你想说什么?不是很可爱嘛。(——|||||||强!)别扭的小孩。
秘书:哦
樋野勇樹:咳!混蛋!在那边看的家伙!谁来救救我啊!和过去一点都没变,唯我独尊,冷酷无情,岂有此理的家伙!但是,我就是比任何人更喜欢这样的佳太,用我的所有爱着他。明明是佳太抛弃了那样的我,为什么现在用那种温柔的眼神看着我。我不明白啊,佳太!
(直升机上)啊……呀,佳太!秘书还在的说。啊,住手。
樋野佳太:没关系的。好了,你老实点。
樋野勇樹:哎!不要!
樋野佳太:你要是乱动的话(直升机)会掉下去哦!你想下半身就这样子(——|||邪恶的好稀饭!)和我一起殉情吗?
樋野勇樹:啊……住,住手!住手啦!不要!(巴掌)
樋野佳太:啊!(捂下下)
樋野勇樹:啊?
樋野佳太:哼,不听话的手,想被绑住吗?
樋野勇樹:别开玩笑了!
樋野佳太:听来口气变很神气了嘛!勇樹。以前明明是我说什么都乖乖听话的说。
樋野勇樹:你不要说那些!
樋野佳太:在我不在的时间里你和多少男人睡过了?
樋野勇樹:呃?!
樋野佳太:你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吗?
樋野勇樹:我要和谁交往和你没关系吧!
樋野佳太:闭嘴!果然,惩罚是必要的嘛!我过去曾经说过的吧,勇樹!你是我的东西。
樋野勇樹:骗人,说了那种话之后,你……!
樋野佳太:那我就证明给你看!
樋野勇樹:不要!住手(果然每轨都有H——||||||无语鸟)事到如今你又想怎么样!混蛋!为什么啊!我已经讨厌了!
樋野佳太:还完全不够……(madamada——|||||||)
樋野勇樹:我,从小时候开始就喜欢佳太,中学的时候我发现那是超过了兄弟情的感情,烦恼到最后,高中的时候下定决心告白了。
(回忆)要是你不能用那种眼光来看我也没办法,但是,如果你不能回应我的心情的话,请你好好和我说清楚。然后我会离开家,不会再在佳太面前出现了!所以……
樋野佳太:勇樹……(KISS)
樋野勇樹:预想不到的事发生了。我以为会让他感到不舒服,让他讨厌我,但是,佳太却接受了我。尽管如此……
樋野佳太:再见了勇樹……sayonara
再见……
(勇樹醒鸟)
樋野勇樹:这里是……我怎么了……(起身拉窗帘)呃!这里是什么地方啊!啊!那里是东京塔!还有这附近都是大厦阿!啊!对了,佳太已经回来了。也就是说这里是佳太的公寓吗!那家伙什么时候这种地方……
(回想)樋野佳太:你是我的东西。
樋野勇樹:嗝!混蛋!全是在骗人!明明就用一句sayonara就把我抛弃了,明明一个电话都没有打过来!不掏的话……我怎么受得了被困在这种地方!(跑出,开门)呃?玄关在哪里?这个转来转去的走廊是怎么回事!难不成是打通了整一层吗!哎?说话声?是这间房吗?
秘书:太好了,老师!在意大利的时候也一直记挂着令弟的事情吧。从今往后就可以两个人一起在这里生活了吧。
樋野佳太:不,我要搬出这里。也会让勇樹回去。下周一我会回意大利,你帮我预约一下早上的机票。
秘书:这就是为什么?不是为了转移据点而回到日本的吗!
樋野佳太:因为那家伙并不觉得我是必要的。
樋野勇樹:呃!
樋野佳太:真的是讨厌着哭了的。都5年了,人的心会变也是当然的啦。我好像有点过分自信了。哼,结果,真心的只有我一个。是我的单相思罢了。
秘书:老师。
樋野勇樹:我不认为佳太是必要的?!说是佳太的单相思?!那算什么!我不懂了!
(开门)
樋野佳太:勇樹。
樋野勇樹:嗯?
樋野佳太:怎么了?还没有吃午饭吧,快吃吧。你太瘦了。
樋野勇樹:呵,佳太。
樋野佳太:什么?
樋野勇樹:你为什么事到如今还来抱我?
樋野佳太:谁知道呢。(Sa—na)
樋野勇樹:你说“Sa—na”?!你给我说清楚啊!从以前就是,老是这样!我完全不知道你到底在想些什么东西。明明突然说要去意大利的说。
樋野佳太:勇樹。你在哭吗?
樋野勇樹:为什么?为什么现在回来了!你要是不会来的话我还没有……这么难受过(意译)。说什么和多少男人睡过?我是和那种记都记不住的男人交往着!只要和你有一点像,谁都可以!
樋野佳太:勇樹。(内么别的台词了吗!)(抱住)你是我的东西。勇樹。
樋野勇樹:佳太!
樋野佳太:我在你告诉我你的心情之前就这么想了。但是我后悔不应该身体上发生关系,不管怎么样也不能改变我们两是兄弟的事实。
樋野勇樹:虽然是这样。
樋野佳太:所以5年前,我从你身边离开了。如果分开了,彼此间就拥有了不同的未来。就可以用冷静的心态来面对彼此。我就是编着这样的理由……但是……就算是分开了,我还是很自然而然地去会去打听你的情况当我听到你和来路不明的男人交往的时候,我觉察到自己嫉妒得厉害(意译)。
樋野勇樹:但是……
樋野佳太:能够抓住勇樹的心的人,是什么样的男人?收到资料后,发现了某样东西,都在某些地方和我很像……我想,如果是这样的话,勇樹真正需要的,难道至今未变,仍是我吗?
樋野勇樹:所以,所以你才回来的吗?!
樋野佳太:也许吧。之后的就由你自己想吧。(KISS)
樋野勇樹:(恩啊……)等……佳太……
樋野佳太:变得好敏感啊。勇樹。
樋野勇樹:哎?
樋野佳太:你的这个身体是被谁开发到这种程度的?
樋野勇樹:啊嗯……(——||||||||)
樋野佳太:我不在的时间里,一定很快活吧。
樋野勇樹:不是!
樋野佳太:所有的(印记)让我来消除!
樋野勇樹:……佳,佳太……
樋野佳太:以后,我要让你除了我再也不会想别的人。觉悟吧!(——||||)勇樹。我是不会让你离开的,也不会允许你离开。
樋野勇樹:佳太,我除了佳太谁也不要。佳太,只有佳太。
(H声,互喊名字ING)
虽然明白这不是正常的恋爱,但是,已经不再是一个人了,哪,佳太,我只要能叫着佳太的名字,抱紧你,像这样身处能够感受到你体温的距离,只要这样我就很幸福了。我可以觉得,从今往后,我们可以永远,在一起了吧。
秘书:哎!取消回国!说是还是要在日本工作?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樋野佳太:嗯,嘛,人生是很有趣的哈。哈哈……
秘书:啊!不是笑的时候吧。可是我已经全部安排好了啊,啊,到底要从什么地方再下手(修改)啊……
樋野佳太:要如何处理的话就要看你的手腕(本事)了啊 ^ ^ 啊,另外,能再给我一杯咖啡吗?
秘书:老师!
樋野勇樹:唔!佳太,工作真的没关系吗?秘书先生一直忙乱地跑来跑去着啊。
樋野佳太:没关系,那家伙是很有能力的秘书,啊,对啊,要是解决的漂亮的话就给他发特别花红吧。这样的话也不会有怨言了。
樋野勇樹:是这样吗(干笑)怎么觉得他快半死了(はんなき/け听不出来倒)啊。
樋野佳太:你没有必要关心那家伙,你只要想着我一个人的事情就可以了。
樋野勇樹:嗯,呵呵,佳太。
秘书:等下!有时间在那里亲亲我我的话,你自己也稍微帮忙辩解一下吧。老师!老师……!

--------------------------------------------------------------------------------
FT(略译,省略N多)
森森说:
突然被通知说要担当司会者,想要怎么办好呢?怎么说这次ft是有确定话题的。大家要认真听啊。(下面大家说虾米这不是ft,森森说不是ft呢,要不要不说了呢?扯一句后又说还是要说的)大家认真听好了:マルマルだけど好きなマルマル(尽管○○仍是喜欢的○○)那我先说:我是这样的,尽管是生的,仍然是喜欢的烤肉。森森就说,很有名了啦,他去烤肉店,结果么点火,吃了就成了生肉。
某人说,那就像野兽一样了……

寻寻说:
青臭いだけど好きな青汁。(尽管有青草味儿还是喜欢的青汁——|||||||||)说最近便利店有一种青汁,里面加水果滴,反正哈米就扯“柴”上去鸟……54偶,巴懂。

川村说:
我がままだけど好きな猫。(尽管任性还是喜欢的猫)然后森森问,你稀饭猫啊。他就说,喜欢,如果是狗的话他欺负大概会有负罪感(——|||||)森森就说,原来川村你喜欢欺负动物阿。川村说,这样说太失礼了哈。

祥宝宝说:
風引いてるけど好きなタバコ。(还有讲酒的,总而言之,就是他咋都离不开烟酒了。)说那素痛苦的回忆,都10年了的。怎么都戒不了的酒(——||||||||如果我有弄错,请大家主动54我,谢谢)说寻寻烟酒都戒了。寻寻说,为了健康还是戒了好nia,后来又回到青汁和生肉去了——这就营养了哈?——|||||||。
然后祥宝宝说在FT说了不该说的话。森森说,这素很基本的哪,后面编辑一下就OK了。说女生有很多喜欢这种type的。然后,森川就重复说“いいちゃう/いっちゃう”然后就说祥素M——|||||||。
祥就说,他这次在作品里,对寻寻用了相当的S mode,然后发现自己素S。说自己绝对素S——||||||||
森森!!!!!!!(^0^)他立刻接了说:我素M。(所有人都说:哎?哎?哎?——||||||)说他比较来说素被欺负的那方。
祥:想欺负一下!
森:那就欺负吧。……渐渐变成了不着边际的话了。
——然后就结束了。以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