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了三年的MUJI黑色指甲刀,终于还是找不到了,比预计的要晚两年。北京上海甚至香港都没了,只有银色的了。
表参道的J.薄面水杯,用了一个月裂了第一只。扛到元旦,友人特地再去旧地找,很兴奋。打开来,形状一样,可惜型号就小了一轮。
可惜,很多东西没了,就真的不会再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