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

作为约半年时间生活在零摄氏度以下的哈尔滨人来说,对冬天的一切我们都自认是极有发言权的。正因为与冬日时光相伴许久,使人们对“冬”产生了因惯性思维而起的“审美疲劳”。灰暗、萧索、冷清……常与冬季相伴的形容词,足见人们对冬季的无奈与寂寥之感。往日艺术作品中,对冬季最优美的描写也只不过“纯洁”这么简单。“冬天”与“色彩”怎么相连?这需要一双发现的眼睛,如果他恰巧是个摄影家的话,那“冬天”就与“色彩”不再相去甚远。

如果说,一年中我们经历了春天的清丽、夏天的热烈、秋天的烂漫后,会不会觉得大自然对冬天太过于吝啬。黑白灰的冬天,怎么去媲美那些色彩丰富到满溢的其他季节。我们不得不听从自然的安排,在黑白灰的冬日把自己的色彩感知系统处于冬眠状态。冬天虽然漫长,但总会过去,安心地等待吧,那五彩缤纷的世界会在几个月后重回人间。对色彩感知的休眠,也带动着身心处于麻木状态,冬天好像总在期盼与苦捱。

但总有人是醒着的,他不甘于只在冬日期盼春天的到来,就像这组照片的拍摄者程颖刚。他的双眼里和镜头中,冬天的黑白灰反倒是绝好的基调,任何在其他季节被轻视的色彩,都可以在这黑白世界里反衬的愈发浓烈和极具感染力。他的镜头语言在述说,冬天并不缺少色彩,只欠缺一双肯于发现的眼睛。他在拍摄这组照片时发现,冬日的阳光是张充满魔力的大手,不论是轻抚亦或紧抱,都用它的渲染力把冬日的色彩重新唤起。冬的景调又不似其他三季的跳跃与狂放。气候特征,把冬天的视觉感观体现的更加幽深。集版画的力度与中国画的意境于一体的冬日风光,会生发出一种凝重的凄美。冬天的色彩正因为它的稀缺更彰显珍贵,但那色彩又不是满满的,不是牵着人的双目去观看的,而是有留白、需想象的回味美感。

这组照片的可贵之处,在于由它们引发的一次“由眼及心”的从视觉冲击到心理认知的过程。彩色的冬天向人们娓娓道来,去重新认识事物中不曾发现的美感,去找寻隐藏在生活里朴素的情感,用一腔热情体会生活的乐趣吧,就像这个色彩布满大地的冬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