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为一名有丰富经验的铁血战士,拥有强壮的体魄和清晰的头脑.不会做出让成体异型混上飞船到处跑,然后又用肩炮去打它,导致飞船坠毁,好死不死还掉在了有可以让异型大量寄生繁殖生物的蓝星.
    话是这么说,但身为战斗经验丰富,但缺乏实战经验.上个星期才完成成年礼,本来应该立刻返回母舰,但因为有成体异型混上船后导致自己过分紧张,虽然没有乱开炮(其实是因为忘记装备),但却用长枪刺穿了主电脑,导致飞船偏离原来的航道后又掉回了刚在上面完成成年礼的蓝星....因为撞击通讯系统失灵了,船上的异型幼体也遗失,连队长也被甩丢了.
身为骄傲的铁血战士的字典里没有恐惧这个词...只是...
    只是....
    好害怕...
    而已...
    即使很丢脸,但人类好像有面对自己的恐惧也是一种勇敢这句话.既然会有恐惧又是怎么完成成年礼的?这是实力...没错,就是实力.虽然在族里自己是出了名的胆小如鼠,但只要开始战斗都是以自己的胜利来做结尾.所以他既是父亲的耻辱也同时是他的骄傲.
    战斗连异型都不怕的话人类自然也不在话下,但面对这种表皮光滑柔嫩,没有尖牙利爪的生物,实在是没有砍他们的冲动呢,既然没有砍他们的冲动,就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他们,不知道怎么面对他们,自然会想躲着他们.但这类生物的分布面积实在太广了,视野里总有那么一两个在慌来慌去.在地球闲逛的这几天里,大多时间都必须开着隐身装置,这种全天做幽灵的感觉的确是...很爽!以往必须用零食和经常光顾蓝星的换光盘来看,但现在每天大街上都在演那种东西,女的给男的一个耳光后问你到底爱不爱我?之类云云.看着这些自认有趣却总被其他铁血说无聊的事件,就处在总在反复看戏忘记找队长,想找队长却更想看戏的状态,连回家的心的没了,这种感觉就叫乐不思属吧!
    而现在的自己呢?当然还是在看戏.站在房顶上观察其它生物是感觉不错的事情,一群人类聚集在一家闪着各种灯光的店前面,这种店在光盘里看过,里面有类似自己做瞄准训练的仪器.那群人类看起来不像是成年体,更不是幼体,虽然体型与成年的类似,但不健壮,脸上还有幼体的特征,但却明显比成体更强的攻击性.因为此刻他们正分成两拨,散发着另自己血液沸腾的气氛.

                                                                                                        TBC....= =+,下回人类主角出来混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