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上个月,罗大佑在天津举行了自己的第一次个人演唱会,作为华语歌坛的教父,大佑先生的票房惨淡,和此前的歌神张学友的个唱人满为患、一票难求形成了鲜明发差。也许,很多歌迷不会留意,罗大佑的个唱其实更需要我们支持,因为——这也是天津第一次大型人文主题的商业演出。可是事实证明,我们的城市虽然繁华熙攘,我们的演出也有商业上的火爆成功,但一切与人文无关。
    这辈子我都忘不了第一次在首体看罗大佑围炉音乐会的样子——那时候我已经是久经娱乐现场的“老战士”了,大大小小演唱会看过不计其数,可连我自己都不明白,为什么当罗大先生敲响中国大鼓,在铿锵的律动中唱响“东风水波明,只骤然来得匆匆……”的时候,眼泪-居然--止不住地---往下----奔涌!
    那是一种决堤的泪水流淌,没有征兆、没有缘由,我甚至无法让自己的矜持做出一点点自救式地抵抗,心理的防线一下子便让罗大佑的歌声击溃了。久违的眼泪从干涸的眼眶中流出,流过我麻木的脸庞……这种失态的生理反应直到有一天看到报道:朝圣的虔诚信徒当踏上耶路撒冷土地的时候,泪如泉涌的反应居然和我在罗大佑现场的尴尬如出一辙!也许在我们这一代人的心中,罗大佑就是不变的精神偶像,他的歌声如同宗教一般,因为他的歌和我生命中最美好、最致命的岁月连在一起。
    客观讲,罗大佑天津演唱会票房并不理想,直到演出开始,看台上坐席依然大量空缺。天津体育中心是演出商的福地,甚至连小的沈阳二人转都能在这里买了个人满为患,可是罗大佑这位华语歌坛的教父大佬,居然不得不面对空空的看台上台演唱了。我甚至想问,那些喜欢过罗大佑的60后和70后,你们去了哪里?也许这座城市根本就没有文化消费,也许演出的宣传力度不足以让喜欢大佑的朋友得知演出消息,或者我们善意地理解——这座城市中的60后和70后生活压力太繁重,他们无法从工作中抽身,不能在家务中抽身,当然也无舍不得用几百元换取一次在现场和罗大佑一起笑泪与共的机会。既然是这样,那么钱就留着给孩子交学费吧,我这个永远“25岁”的娱乐记者就替代您完成一次心灵朝圣吧!
    演出过程中,天津观众的表现更令我感到汗颜——一位“童年哥”似乎到现场只是为了听成方圆老师曾经翻唱过的这首口水歌,每当罗大佑讲话的“气口”超过一秒,他就会声嘶力竭地大喊“童年……”开始,大佑还不停打趣,用“等一下”“歌要一首首唱”安抚“童年哥”的心灵渴望。但是当大佑在为歌曲《舞女》铺垫开场的时候,“童年哥”再次无知地扯着脖子大喊那首世人皆知的大佑经典名称,这一次罗大佑显然Hold不住了。他径直对着舞台下“童年哥”坐席的方向狠狠地说:“不!这首歌是《舞女》!”
    “池塘边的榕树上,知了在声声地叫着夏天,草丛边的秋千上只有那蝴蝶停在上面……”一首《童年》也许会让人想到很多,不仅是老师的粉笔以及口袋里零食。但是,懂得罗大佑的朋友知道,这首歌曲并不是罗大佑的全部。但是对于很多当然莅临大佑个唱现场的观众,他们到来只是为了听《童年》的。对一位歌手的尊重,就是安静耐心地欣赏他全部的演唱,即使很多、或者绝大多数观众除了《童年》《光阴的故事》《恋曲1990》之外,对罗大佑的人文作品一无所知。但是,他们中的大多数几乎都能认真听着罗大佑的教诲和吟唱,度过当晚愉悦的100分钟。而现场无数不在的“童年哥”“光阴哥”与“恋曲哥” ,他们此起彼伏的呼喊让大佑演唱坐席上,那些真心喜欢大佑的朋友多了几分无奈——其实,天津有人懂罗大佑的!
    罗大佑的音乐始终贯穿对现实社会的思考和反省以及大爱理念的散播,代表了一个时代,伴随了60、70后的整整一代人,或许影响到更多人的成长,而对于这代人来说,罗大佑的音乐已经深入骨髓,成为了身体和精神的一部分。岁月会无情地带走我们的一切,岁月也会在我们的心中积淀下无尽的回忆。当我们经历了“春天的花开秋天的风以及冬天的落阳”,我们真的怀念“遥远的路程昨日的梦以及远去的笑声”。尽管我们现在知道了“流水它带走光阴的故事改变了一个人”,但当初我们又有谁意识到这一点?传统爱情,被当今的人从圣坛上抛下,像一个番茄被摔在现代的柏油马路上,露出血红色的汁和心状的黄色种子。那么的接近血和心却又真的不是,现代爱情就像摔烂的番茄,让人们困惑迷茫。罗大佑也和我们一样的困惑迷茫,“你曾经对我说,你永远爱我,爱情这东西我明白,但永远是什么”。尽管罗大佑和我们一起感动那“穿过你的黑发的我的手”的细腻和温柔,怀念“道一声别离忍不住想要轻轻地抱一抱你”的真诚和爱恋,但是他还是和我们一起发出了无数个“是否”的天问。“是否这次我将真的离开你,是否这次我将不再哭,是否这次我将一去不回头”。即使是“我将春天付给了你,将冬天留给了自己”,但我们仍然有“爱的箴言”。
    罗大佑以他的100多首歌曲,整齐一致地晕染了一个心理的乱世,一种生逢乱世的感伤。无论爱情、光阴、家园、江湖、社会、人生,不管表面在说什么,却全都有一种伤逝情怀,一种“往生不再”的苍凉。听罗大佑的人,往往感到他自己的学生时代、他的纯真、他的爱情、他的理想,全都无可奈何流水落花去,全都是抓不住、舍不得又放不下,但只有罗大佑,才自觉地把它们当作一个整体来表现。
    “黄色的蓝色的白色的无色地你,阳光里闪耀地色彩多美丽……”能在罗大佑的歌声中,开始一次美妙的心灵合唱是多么幸福的事情呀!我坚信,多年之后,你一定为因为没有参加11年11月26日罗大佑的天津演唱会而后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