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月6日

今天第一天,开始的印象不太好。
我送进去,树苗是第一个孩子,良久才有两老师过来,说是招呼,还要我一件一件事问:衣服放哪,饭盒放哪。出去半小时后,电话响,负责老师问我,园长没有给你信,开始三天是半天?

我说:我给她短信了电邮地址,没收到她任何信阿。然后老师说,太对不起啦,你有没有可能十点半来呢?第一天是要家长陪的。 我说:阿?不可能,不过我最早可以12点来接。 她一连串道歉,说明天还是11到三点。平时他们是四点半关门,所以最晚是四点接。

我和赌猪商量,他觉得很难办,两人好说,如果是我一个人,就难办。(赌猪每年要回国两次,每次一个月。)

带着满脑袋负面印象,12点多去接树苗。到幼儿园门口,小人看见我来了,跑到门口,还和一小妹妹唠着嗑,然后又和一个阿姨指着我说什么,大概是介绍妈妈来了。

我和两老师聊天,男老师说:早上树苗玩了会拼图,后来就站门口报火车站名。我们坐火车去幼儿园,一条线到底,坐了几次,他就一个站一个站的拼、报站名,还汇报:这站有3个人下车,2个可能是回家!——烦极了。现在又去幼儿园显摆了。中午集会,每个小朋友自我介绍,树苗有点害羞,说不出来。

正聊着,树苗已经拿了自己的包和外套跑出来了。我借口进去拿他的饭盒,又和负责老师聊了会。她再次抱歉,说树苗今天完全没问题,还说以后全天了,就是和“我们”打交道,一切好商量。我安慰她不用抱歉,挪威许多事情就是这样。——这个负责老师是伦敦人,马上心领神会的给我使“可不就是的!”的表情。恩,我想这幼儿园的管理多少有点问题。

树苗的反应如何呢?他的态度是:
1 这个幼儿园好!
2 这里的小孩很好,甜,比vestli 的小孩好。
3 这里大人很好
4 这里的玩具很好

用户满意度相当高也。然后他还认识了一个Leo, 讲中文。(那是个混血儿,讲挪威语,英语,中文)

这个这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