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喜马拉雅的雄鹰,造物主最骄傲的子民。要在他注视的天空中翱翔。

 

今日午休时收到新闻.惊闻玩转高音C3大男高音之一的帕瓦罗蒂辞世..回想起小时候父亲大人常常在周六早晨放他老人家的代表作时的情形.不禁感慨,他不是在上个月还说自己身体很好么?,人人皆欠上帝一死,时候到了就要还

高中老友辞别回云南去了,说以后会常常会成都来看我的.幸福的家伙.父母都是资产阶级敌人哪.他们都走了,留我一人孤独站立.

试着去控制自己的感情,告诉自己这世上没有什么再值得自己伤感的事.也许这就是人们常说的从”boy to man”的转变吧.,乃千乃千,奈汝何?

,一个80后爱听歌剧没有受过系统的音乐教育.爱听重金属弹不来电子琴,爱看人弹钢琴看不来五线谱.就那么一点史诗情节和yy大能造就了一个另类的学生(master).在父辈眼里,我是垮掉的一代.大多数同龄人眼里,我则是个另类.没有什么值得抱怨的,我必须明白我要怎么做,该承担些什么.至于是不是垮掉的一代,让社会说了算吧.

 

图片主题:条顿骑士精神

曾对未来憧憬万分?

 image

曾知前方艰险重重?

image

此时无为更待何时?

im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