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工作的平台内,有一个视文学和艺术为生命的标志性文学青年。忽有一日,向我厉声喝道,“你欺骗了我,是你推荐我看的《我的名字叫红》……”我辩解道,绝不可能。要有人推荐也是老诺,是诺贝尔的马仔忽悠了你。 书虽然不是我推荐的,但我感同身受地同情他的遭遇。我经过近两个月的拧巴后,终于在那本500页整的《我的名字叫红》的第428页停止了撕吧。阅读经历是痛苦的,时间是漫长的,意志是被消磨掉的。

我的文化是有限的,阅读是肤浅的,从个人能力上是不敢轻易触碰诺贝尔文学奖的至尊作品的。人贵在自知之明,我知道自己还是更爱那些由流言蜚语组成的八卦,由感观刺激编写的流行读物。或者干脆说,我其实越来越不喜欢看字了,又累又不直接,影像资源又这么多。所以在这种情况下,放胆去拼一本五百页的书是需要多大的忽悠呀? 读《我的名字叫红》之前,我从各种渠道看到过这样的文字:“土耳其著名作家奥尔罕·帕慕克的畅销小说,甚至因过于畅销受到过诺贝尔文学奖评委的质疑”、“这是一则历史悬疑故事,它是一个谋杀推理小说,也是一则爱情诗篇”……你看这说得多好,又畅销,又有很多流行元素,可等到一本俗点的诺贝尔了。瞧瞧去。 事后想,我阅读《我的名字叫红》的出发点是极其可疑的。比如,非常想通过读年度诺贝尔文学奖作者的名作,而显得有点与众不同;再比如,非常想通过阅读一本几百页、看着厚重点的大部头,来显得多几分定力;还比如,非常想看完这本书后,跟人聊天时常冒出几句小说里的话,给他们讲讲内容,来显得多几分博学……总之,我还是很想很想读完这本小说的。 书读起来了,困难就来了。这书虽然全都是中国字,但怎么那么多从字面上不解其意的内容。为此,就必须扩大阅读外延。最少你得明白什么叫细密画,什么时候才是伊儿汗王朝,还有帕夏是指什么人……想把这本书读个大概明白,估计得是个研修伊斯兰文化的研究生。小的我,怎么才能把它读懂。我咬牙、我坚持,可在一阵阵犯晕过程中,我在400多页时垂泪掩卷,长叹一声“算了吧!” 在我与《我的名字叫红》面前,横亘的是传统文化的差别,是千百年形成的自身文化特色,怎么会在500页内填平这些沟壑。把有限的时间,用在更有限的阅读上,我决定不在晕下去了。不禁要友情提示,前方有本诺贝尔文学奖作品,请小心绕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