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真的,不知道标题怎么起好。
最早这个梗只是出自一个多月前看完YJ葡萄牙语26集之后被刺激的恍恍惚惚然后做了一个黄梦的结果而已。
而且最早这个梗只是很——简单明了的一个梗而已。
本来用画的都可以的简单粗暴梗大概之需要2页左右就可以画完。

但是结果脑补着脑补着,补出了各种“好像挺萌的”点子。
先把不黄的地方写了一下,大概就很长一大串了……==

然后卡在了黄梗部分。
从一个多月前想到要写开始卡,卡到YJ第一季的英文版都放完了,这个礼拜天就可以看到第二季的第一集了……

于是心里想,这不行!非得在第二季之前把这个梗给写出来!
因为完全不知道第二季会是怎么个走向呢……哈哈哈……
管他时空跳跃还是怎么样的……总之……要在不知道第二季的任何剧情之前写出来啊啊啊——!!

这个文必须接YJ第一季26集之后看。
没看完第一季的千万不要看!会有超——高——能——剧透的。

另外,最好在看第二季第一集之前看,等第二季推翻了我的各种粉丝幻想的话我就只能给这篇文标上AU了…………(orz

声明:角色都属于YoungJustice TV和他们的版权所有者,老子谁都不拥有。
CP:Kaldur x Roy(你没看错,顺序就是这样的,真的没有错。当然其实我原先是RxK的,只是刚刚看完26集的时候觉得一反常态垂头丧气又脆弱无比的罗伊真是好美味的样子于是就稍微扭曲了一下cp观——我经常做逆自己cp还发现逆得挺开心这种事情我会说出来么?现在当然是正反都可以…………………………)
分级:M,含性描写(虽然我写的很烂但是就是含了,所以你们自己摸摸自己的身份证看看自己的出生日期之后再看)

简介:…………看完26集就知道了还不快去看!!!

下面是正文。

 说真的,不知道标题怎么起好。
最早这个梗只是出自一个多月前看完YJ葡萄牙语26集之后被刺激的恍恍惚惚然后做了一个黄梦的结果而已。
而且最早这个梗只是很——简单明了的一个梗而已。
本来用画的都可以的简单粗暴梗大概之需要2页左右就可以画完。

但是结果脑补着脑补着,补出了各种“好像挺萌的”点子。
先把不黄的地方写了一下,大概就很长一大串了……==

然后卡在了黄梗部分。
从一个多月前想到要写开始卡,卡到YJ第一季的英文版都放完了,这个礼拜天就可以看到第二季的第一集了……

于是心里想,这不行!非得在第二季之前把这个梗给写出来!
因为完全不知道第二季会是怎么个走向呢……哈哈哈……
管他时空跳跃还是怎么样的……总之……要在不知道第二季的任何剧情之前写出来啊啊啊——!!

这个文必须接YJ第一季26集之后看。
没看完第一季的千万不要看!会有超——高——能——剧透的。

另外,最好在看第二季第一集之前看,等第二季推翻了我的各种粉丝幻想的话我就只能给这篇文标上AU了…………(orz

声明:角色都属于YoungJustice TV和他们的版权所有者,老子谁都不拥有。
CP:Kaldur x Roy(你没看错,顺序就是这样的,真的没有错。当然其实我原先是RxK的,只是刚刚看完26集的时候觉得一反常态垂头丧气又脆弱无比的罗伊真是好美味的样子于是就稍微扭曲了一下cp观——我经常做逆自己cp还发现逆得挺开心这种事情我会说出来么?现在当然是正反都可以…………………………)
分级:M,含性描写(虽然我写的很烂但是就是含了,所以你们自己摸摸自己的身份证看看自己的出生日期之后再看)

简介:…………看完26集就知道了还不快去看!!!

下面是正文。

——————————

这里是罗伊的几个不为人知的秘密据点之一。
更正,除了他和罗伊本人以外,不为人知的秘密据点。据罗伊自己所说,就连他的导师奥利弗,也并不知道这里。

想到这里,卡尔德在沙发上稍稍伸展了一下身体, 无聊地环视了一下周围。嘴角无意识地上翘了一些角度。尽管眉头还是紧锁着。
自己如此被罗伊信任着总是让他从心底里感到高兴。然而现在……

在罗伊的几个秘密据点里面,这儿是最有生活气息的一处。虽然只是一间老旧的公寓房。不过比起废弃的破楼空房或者工房仓库来,要舒适太多了。
 窗外的街灯照在昏暗的室内家具上,一些被抹开的灰尘痕迹表明着这里至少近期有人待过。他检查过保温柜,里面也有一些最近的食物。
如果他的直觉和推断准确的话,那应该罗伊还会在这里活动一阵子。所以今晚应该能够守株待兔等到他出现。

他们需要好好谈谈。自从那次危机结束之后。

几个小时之后,屋外的街道几乎完全寂静下来了。然后门锁发出了铁锈和金属的摩擦声。门被吱呀一声推开了。
暗红色的身影在进屋的一瞬间就察觉到了异样,几乎是同时,就架好了弓箭。

“是我,Aqualad。”在弓箭手问话之前,卡尔德先出声表明身份了。

罗伊愣了一下,然后轻叹一口气,放下了武器。
“你在这里干什么,卡尔德。”一边说,他一边打开了屋内的电灯。
“在等你。”
弓箭手朝着他皱了皱眉,什么话也没有说。之后就转身自顾自解下了箭袋,和弓一起放到了一边。
卡尔德看着他安置好自己的武器,撕下眼罩随意地扔到了桌上,然后又翻箱倒柜找出一些绷带,药膏胶布和冷却喷剂。
“你受伤了?”卡尔德立刻从沙发上站了起来,朝罗伊走了过去,想仔细看看他哪里有伤到。

“小伤,没大碍。”罗伊往后甩了下手,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地拍开了卡尔德想要伸过来的手臂。“我自己能处理,倒是你,找我有什么事?”
“……罗伊。”卡尔德叹了口气,“自从新年过后,你一点消息也不回复给我,我都找了你好几天了。”
“我很忙。你知道我在忙什么。”
又叹了一口气,卡尔德忍不住想扶额。
果然就是这件事。
“罗伊,你不需要一个人来做这件事。我们可以帮忙。”
“我不需要你们的帮忙。正义联盟正忙得天翻地覆,为了寻找超人他们失踪的16小时的蛛丝马迹。如果你的‘少年’正义联盟真的很空闲的话,去帮他们。”
“但是我们在担心你!”
“你是说担心真正的罗伊·哈珀?好吧,我说过我会尽我所能地去找到他的。如果你们怀疑我的……”
“不是!!”卡尔德提高的音量,打断了语气越来越阴沉的罗伊。

随后是一阵尴尬的沉默。
罗伊的视线一直在朝着其他地方打转,唯独不肯停留在卡尔德身上。
“听着,罗伊。”卡尔德顿了顿,伸出双手把罗伊的脸掰过来面对着自己。“我知道你一定感觉糟透了,在知道了你的……真相……之后……”
“你知道?你怎么知道?”罗伊总算正眼看着他了,湖蓝色的眼瞳中的绝望神色几乎让卡尔德打了个冷噤,“你不是那个被当做对付联盟的武器而复制出来的傀儡!不是那个差点让正义联盟全军覆没的叛徒!也不是那个让一个本该成为英雄的无辜少年就这样杳无音信彻底消失的该死的克隆人!!你怎么会知道我现在到底感觉怎么样!?”
虽然早已料想到罗伊肯定会纠结在这些问题上,但是如此程度之深,却出乎了卡尔德的意料。

他应该早点和罗伊谈谈的。

在那次事件,被蝙蝠侠告知他是真正的奸细,是个在他们认识之前就已经被调包的克隆人之后,他按照命令去找到了罗伊。那时,卡尔德就感到了罗伊的状态只能用濒临崩溃来形容。尽管他努力保持着一贯的冷静,帮助Young Justice的队伍扭转了局势,救出了其他被操控的英雄,最后从守望塔里赶走了Vandal Savage和恶魔小子。
他做的很好,就好像一直以来的那样出色。出色到让卡尔德觉得,之后他也一定可以熬过去。
队友们并不会在意他是克隆人的身份,就好像大家从来没有在意过康纳是超人的克隆体一样。梅甘也可以去除他脑中所有的催眠暗示。他可以和从前一样,当一名英雄,加入正义联盟,或者,如果蝙蝠侠还是觉得不保险的话,可以加入他的队伍,他非常信任罗伊,就和罗伊信任自己一样。
那一次的危机本该就这么结束。
后来罗伊说要找到本体的那个罗伊,以此作为他的首要任务,离开了联盟。
对此,卡尔德一开始也没有多想,以罗伊的正义感,这样的决定简直理所当然。

但是他错了。

因为没过多久,他们发现卡德摩斯的所有资料都被销毁的一干二净,地下格纳库也被破坏殆尽。Guardian凭空消失,寻找真正的罗伊的任务似乎陷入了死胡同。
当然,罗伊的搜寻任务还是在继续。一开始他还会稍微发送一点信息给卡尔德,或者让卡尔德帮忙调查一些资料。
然后卡尔德就问起过罗伊,自己是否可以直接去帮他。
在那之后,罗伊就再也没有给过他任何形式的联系。他起初差点以为罗伊陷入了什么麻烦,结果他发现,对方只是,单纯地躲着他。
在和黑金丝雀谈了一通之后,他意识到也许罗伊并没有他想象的那样好……并没有从自己是个克隆的阴影当中走出来。
黑金丝雀和奥利弗两个都无法联系到罗伊,他们自然也都很担心他,就好像所有的家长那样。
卡尔德答应了他们会去找到罗伊,并和他好好谈谈的。

所以,现在,他在这里,看着完全陷入绝望当中的红箭。
他真的应该早点察觉,早点来找罗伊的。

“罗伊……”卡尔德闭上眼睛,不知道自己应该说些什么。
“我不是你应该关心的那个罗伊。”红发的弓箭手边说边想拨开了扶着自己脸的双手。
“不,你才是我想要关心的那个罗伊。”卡尔德立刻反驳。
弓箭手瞪大了眼睛,“……不,你不应该……”
“不管你是克隆还是什么,我认识了3年的人是你,一起合作一起执行任务一起度过难关的人是你,不是你说的那个本体的罗伊·哈珀。”
“但是本来你们应该认识他!和他成为同伴!如果不是因为我……”
“这又不是你能控制的!”卡尔德感到自己的嗓子又不由自主地拔高了,“该死的,你到底是哪里来的这些奇怪的罪恶感?”
 他不想再继续看着罗伊自暴自弃。
“我……唔!”
没让罗伊说出第二个音节,卡尔德就直接用嘴堵住了对方的嘴。
弓箭手的双手立刻甩上来想推开卡尔德,但是只是徒劳地被捉住手腕,然后按到了墙上。而且无法挣脱。
该死的亚特兰提斯人。罗伊心中暗暗诅咒了一句。单纯比力气他赢不了卡尔德。
他只能无奈地接受卡尔德这个粗暴和霸道的吻。

如果是以前的话,罗伊绝不会讨厌卡尔德的吻,不如说,因为卡尔德内向的性格,总是罗伊主动去吻他的。
但那是以前,在他还是罗伊的时候……

感觉到罗伊毫无回应的意思,卡尔德抬眼看了看他。看着他黯淡的蓝色的眼睛。然后,分开了他们的嘴唇。

如果上一次在罗伊的某个据点找到他的时候,他是“濒临崩溃”的状态的话。
那现在,也许,只能用“支离破碎”来形容了。

“告诉我……”卡尔德的拇指慢慢擦过罗伊的下嘴唇,“我要怎么做才能帮你?”
他低沉沙哑的嗓音总是很有让人安心下来的魔力,而透露着关切的香槟色的眼珠,让罗伊感到喉咙一紧。
“我……不知道……”于是他闭上了眼睛,想要稳住自己颤抖的嗓音,“我不知道……我觉得我糟透了……我……”
卡尔德没有出声,只是一手松开了罗伊的手腕,转而轻轻地摩挲着罗伊的脸颊,指尖轻轻擦过他的耳廓。
可罗伊的声调却越来越颤抖,“……也许他们说的没错……我就是把被折断的弓,我连真正的罗伊·哈珀也无法找到……这已经是我唯一能做的事情了……而我却……而且我甚至……我不想………”
最后,弓箭手咬住了自己的嘴唇,强行忍住了梗咽的声调,也阻止了自己说出那个不想让人知道,尤其不想让眼前的人知道的一个无比自私的想法。

——他不想被取代。

他的罪恶感其实并不是因为他夺走了真正的罗伊·哈珀应该拥有的一切。
而是因为他一点也不想把应该属于真正的罗伊哈珀的东西还给他。

——比如卡尔德。

卡尔德似乎也想说什么……但是最后只是轻轻把嘴凑到了罗伊唇边,伸出舌头轻轻舔了舔他几乎要被咬出血的下唇。然后整个嘴再次贴了上去。
罗伊轻轻叹了口气,这一次,他张开嘴回应了卡尔德的吻。感受着对方的舌头先是轻轻试探着舔弄着自己的舌头,然后开始肆无忌惮地扫过自己的口腔,他的嘴唇用力地碾压着弓箭手的嘴唇。
良久,直到罗伊感到自己换气有点困难了,才想起用已经没有被束缚住的那只手敲了敲卡尔德的肩膀。
他差点忘记亚特兰提斯人的肺活量和自己也是不一样的。
然后卡尔德给了他自由呼吸的机会。他拼命喘了几口气,抬眼看着同样呼吸粗重的卡尔德。
香槟色的眼瞳现在充满了让他一下子说不上来的神色。
关切,这是一直存在于他眼中的。
恼怒,是对他感到恼火吗?
羞愧和内疚,他说不出为什么。
然后……情欲。近乎饥渴的情欲。

“罗伊。”亚特兰提斯男孩突然别开脸,若有所思地看了看周围的家居,“你还记得你以前教过我的一件事吗?关于你们陆上人是怎么去修复破碎的东西的。”
“…………”弓箭手一时间不知道对方在说什么,愣了一愣。然后他倒吸一口冷气。一脸说不上是震惊还是怀疑的表情。
“就是在这里,你教我的。”卡尔德用下巴朝地板上点了点。
“卡尔德……”罗伊用一种像是要重新认识对方一般的眼神看着对方,“卡尔德,我还以为你不会开玩笑。”

——————

没错,就是在这里,在这个罗伊的所有据点中最有生活气息的这个公寓房内。
大概是4个月前的事情了。
卡尔德自己都感到惊讶,不知道是应该觉得“这竟然是4个月之前的事了”,还是觉得“这居然只是4个月前的事”……
这一段时间发生了太多太多的事情,一件接一件,应接不暇,但是什么也比不上最近那次危机过后的一段时间。

在他决定全心全意地留在地上世界,留在队伍当中之后。当全身心投入任务之中能让他暂时忘记图拉和加斯在一起的事情。
但是,即使联盟,也不是天天有事儿忙的,更何况他的队伍。
空闲下来的时候,即使本身不想,那些杂念还是会自己涌上心头。
这时候,他就会想到去找罗伊。如果正巧罗伊也没有任务在身的话,多半会扔给他一个地址,他的某个秘密据点,只让卡尔德一个人知道。然后他们可以无所顾忌放下肩头的担子好好聊一聊。

那次,一开始他犹豫着是否该把自己的伤心事说给罗伊听的。因为罗伊并不像是一个会乐意听这些儿女私情的事情的人。
但是罗伊却主动提起了这件事。

“你说你决定全心全意留在地上了?对我来说很不错。”罗伊一边从冰柜中拿出两罐饮料,一边说道,“不过……真正的原因是什么?”
“……唉……”果然自己脸上的神色瞒不过罗伊的眼睛。卡尔德不由得把脸买进了手掌中。
“没关系,不想说的话就聊点别的吧。”罗伊只是看着他垂头丧气的样子,挑了挑眉毛。然后拿起一罐饮料贴在卡尔德脸旁。“不过我觉得不开心的事情还是说出来舒坦点。”
卡尔德被冰凉的触感惊的差点从沙发上跳了起来,然后他伸手接过了易拉罐,看了看。
“酒精饮料?罗伊!?”
“拜托,我又不是你队伍里面那些未成年。”红发青年习惯性地皱起眉头,然后收回了卡尔德手上的饮料,“差点忘记……你还没有成年……”
卡尔德的外表还有沉稳的性格经常让他忘记卡尔德的实际岁数其实比他小2岁。
 卡尔德看着罗伊把那罐啤酒扔回冰柜开始翻找其他饮料,但是似乎就是找不出一罐不含酒精的来,于是开口道,“我只要水就可以了。”
“好吧……要加盐吗?”
“……不,谢谢。没有盐水我也活得下去。”卡尔德忍不住笑起来。罗伊的幽默感——其他人可能都不会把罗伊和幽默感这个词联系起来,不过作为亲友的他,却常常能看到他这不为人知的一面。
把没有加盐的一杯白开水摆在卡尔德面前的茶几上之后,罗伊自己也拿着打开的啤酒坐到了他旁边,抿了一口。

两人之间分别喝着自己的饮料,沉默了一阵子。
“……所以……”最后是罗伊先打破了沉默,“你不想说?”
卡尔德轻叹一口气,放下了杯子。“图拉……你还记得她吗?”
“图拉?”罗伊皱着眉头看了看天花板,回想了一下,“哦……你在海底的妹子?”
“她不是我妹子。”
“随你怎么说。”
“……好吧,我希望她是。”亚特兰提斯男孩的肩膀垂了下来,“但是她不是,以后也不会是了……”
罗伊挑起一条眉毛,“……你们吹了?”
卡尔德苦笑起来,额头抵在交握在一起的手背上。
“……罗伊,我说了她不是我妹子,我们根本还没开始过。”
“嗯哼……”弓箭手只是心不在焉似得又呷了一口啤酒,目光瞟向了其他地方。
“她……现在和加斯在一起。他们会很幸福的……而我也没有留在亚特兰提斯的必要了……”
“加斯?我记得你说过他是你在海底最要好的哥们?”
“没错。他们……我应该为他们感到高兴才对……但是……”
卡尔德觉得有点说不下去的时候,感觉到一只手掌按在了他肩膀上。略微高于他自己体温的掌心温度让他感到些许安慰。
“……谢谢。”卡尔德回过头来,感激地看了罗伊一眼,然而弓箭手还是在望着其他地方。
随后又是一阵沉默。
罗伊不知何时把手上的整罐啤酒都干掉了,然后随意地朝厨房门口的垃圾桶扔去,正中。然后他终于也回过头来,盯着卡尔德。
“为什么要和我说?”
“……我不能和我海中认识的朋友说这个,而陆地上的朋友……”
“好吧,我多问了。你自然不可能和那个13岁的和那个心智年龄也许还没到13岁的说。”
“哈哈哈……”卡尔德尴尬地笑笑,“认识你真是太好了。”
“不客气。”罗伊也微微笑了笑。“那……你现在感觉怎么样?”

一次沉重的叹息……卡尔德的视线移向地面,好像突然对脚下地板上的木纹产生了兴趣。
“……我现在总算知道为什么地上人会用‘心碎’这个词语了。的确,感觉就好像是心脏碎成碎片一样……”一边说,他一边一手无意识地按住胸口。
罗伊搭在他右边肩膀上的手加重了一点力气。
“不过我想……我能应付过来……”尽管脸上充满苦涩,但是卡尔德还是尽力扯了扯嘴角,“毕竟我还有我的队伍在……唔!?”
沙发的坐垫弹簧吱呀了一声,罗伊在卡尔德说完之前就凑到了他面前,原本就按在他肩上的手把亚特兰提斯男孩更加拉进了一点,然后两人的嘴唇碰在了一起。

卡尔德一时之间不知道应该如何反应。
他应该推开罗伊吗?也许他是在跟自己开玩笑,他的呼吸中带着啤酒的涩味,也许他喝醉了?
但是万一这其实是一种他所不知道的地上人的习俗的话呢?如果这是一种安慰朋友的习俗,那么直接推开对方显然是不礼貌的。
可如果是一种安抚他人的习俗的话,真的是得亲嘴的吗?而不是脸或者额头?他记不太清楚了。
不过仅就他记得清楚的地方来说,罗伊也从来不是会主动安抚他人的性格。……他果然喝醉了。
所以他应该推开他才对……
可是,卡尔德犹豫了,因为罗伊的嘴唇感觉很柔软,和他平常那张尖酸的嘴完全几乎无法联想到一块。
罗伊的舌头会是什么样的触感呢?如果他试着去舔舔看的话是否会冒犯到他呢?
在他刚这么想的时候,罗伊的脸往后退开了。他湖蓝色的眼睛直直地盯着卡尔德的双眼,嘴唇有些湿润,嘴角翘起一个玩味的笑容。

卡尔德感觉自己有那么几秒钟忘记了呼吸,于是他闭上眼睛,深深地吸了口气,然后重新睁眼,有些困惑地看回罗伊,说:“罗伊,这是什么意思。别告诉我你喝醉了。”
“拜托,只是一罐啤酒能喝醉人吗?”罗伊又挑了挑眉毛。
“那么说来你就是在拿我寻开心?”
“当然不是,你怎么会这么想?”
“我是在和你说些很严肃的事情,而你却……”卡尔德顿住了,脸上浮起一层红晕。
而罗伊的嘴咧的更开了,另一只手也搭上卡尔德另外一边的肩膀,整个人翻身骑坐在亚特兰提斯人的腿上。然后微微垂下头,把他们的脸之间的距离缩小到大概只有半个拳头这么宽。
“这是一种安慰人的好办法。”
卡尔德的脸还是很红,但是他盯着罗伊的眼神中明显地带着怀疑,什么话也没说。
于是罗伊在他腿上调整了下坐姿,满意地看着卡尔德倒吸一口气,然后继续说道,“你知不知道我们陆地上的人类,是怎么修复破碎的东西的?”
“……什么?”卡尔德想回答的其实是胶水,但他知道罗伊肯定不是想说这个答案。
弓箭手把嘴凑到了亚特兰提斯男孩的耳边,用几乎不可闻的嗓音说道,“上床。”

一个冷颤从卡尔德的耳根沿着脖子和脊柱一路传递到全身。他大脑空白了几秒钟,不禁怀疑自己听到的那个词语。
“罗伊……这…”他不安地扭动起来,想暗示罗伊从他身上离开,但是罗伊无动于衷,而且罗伊的体温也让他无法集中思考。
太烫了。
尤其对于亚特兰提斯人来说……这样的体温完全就是个危险的信号了。
按在他肩膀上的双手,坐在他腿上还不安分地摩擦着的臀部,连同他周围的空气好像跟都罗伊身上散发出来的热量感染到了。
他花了一会儿跳转好呼吸才接着刚才的话说了下去,“这……这不科学。”
罗伊虽然没笑出声,但是坐在他身上的身体却毫不自制地颤抖了起来,卡尔德用力抓住沙发坐垫,差点就没忍住一声呻吟。
“科学?你认真的?”罗伊还是笑个不停。
“我认真的,而且我觉得你就是喝醉了!”卡尔德几乎是咬着牙齿,稳住自己的声调的,“上床和修理什么的根本完全没有任何逻辑关系!”
“性爱可以让人忘却大多数的心理创伤,这个够科学吗?”一边说,弓箭手的一只手一边慢慢从卡尔德的肩膀上滑到他的胸口,然后再沿着腹部的肌肉纹路一路往下。
太烫了……卡尔德几乎没办法仔细听罗伊在说什么,只能感受着对方滚烫的手把高温一路沿着他的身体传递了下去。
几乎要让他失控的温度……

现在的情况变得太过奇怪了。

“……罗伊……等等。”卡尔德觉得自己的声音听上去都快像一条要被烤死的鱼那样嘶哑了,“这还是太奇怪了。我觉得这……这不应该是安慰朋友应该做的事情………!”
一声低吟从他喉咙深处漏了出来,因为在他努力组织语言的时候,弓箭手的手已经伸到了他的禁区了。卡尔德的整个身体都差点从沙发上弹起来,顾不上形象地挣扎起来。结果只是两个人纠缠在一起横着陷入了沙发的软垫之中。
“罗伊!”他最终还是成功找到并握住了罗伊的手腕,把它从不该摸的地方扯开,“你不需要……不需要做这些!”
“你不想要?”弓箭手往下看着被牢牢抓住的手腕,然后目光对上卡尔德的双眼,这次他没有笑。他的眼中带着一种卡尔德无法言喻的神色,那种他很熟悉,却不知道一直在哪里看到过的眼神。然后他搭住沙发背,和卡尔德拉开了一点距离。

但那只是令情况变得更加奇怪了。
刚才明明还觉得自己差点要被罗伊的体温给烤焦了,但是等他的身体离开自己之后,却又感到了寒冷。让他差点无意识地伸出手想把罗伊的身体拉回怀里。从他身上获取更多温暖。
一定是因为过高的体温他的思路都不正常了。但是他必须冷静下来。

“我的意思是……”卡尔德意识到自己正不自觉地捏紧了他掌中弓箭手的手腕,于是立刻放手,然后又清了清喉咙。
“我很高兴有你这样的朋友想要安慰我的心情,但是你真的不必…因为同情而做到这一步……”
“你觉得我是在同情你?”罗伊的声调回复到了平常的状态——充满讽刺和不快的那种——但是也微妙地有一种松了口气的感觉。
“我……”卡尔德避开了对方的目光。
“别犯蠢了。”罗伊冷哼一声,“我会想和你上床,只可能是因为我爱你!”

然后,卡尔德的思考回路算是彻底的——当机了。

——————

现在,在同一间房间,同一张床上。
卡尔德一手撑在弓箭手的腰边,还有一只占满润滑剂的手在按摩和扩张着他的入口。
罗伊躺在他的身下,呼吸随着卡尔德手指的动作越来越急促和凌乱。
最后,好像无法忍受这样的煎熬一般,他伸手抓住卡尔德的肩膀, 一把把他拉向自己的胸口。然后粗鲁地吻上了他的嘴唇。同时将手慢慢抚摸到卡尔德的脖子上,指甲沿着他腮腺缝轻轻地刮过。
这个举动毫无悬念地引起了卡尔德一声低呼,然后他立刻抽出还在罗伊身体中的手指,抬起身体,让自己的脖子处在一个不会被罗伊抓到的安全范围内。

“罗伊!第一次的时候就说好不准碰这里的!”卡尔德心有余悸地摸着脖子,有些恼火地说道。
因为在他身体里面翻搅的手指总算撤离了,罗伊稍稍松了口气。同时也感到体内一阵隐约的空虚感。
 他用尽最大的力气稳住凌乱的呼吸,没好气地说:“要做的话,就赶快进来。”
卡尔德眉间的褶皱更加深了。
“听着,罗伊,这点准备工作是不够的。我不想待会把你弄得很痛。”
“现在这样已经够了。我不需要这么多前戏。”
“我只是关心……”
“你的关心,或者温柔,或者其他什么……”罗伊打断了对方,一手撑起上半身,直直地看着卡尔德的眼睛,“才是我最不需要的。”

“……”
之后,卡尔德什么都没说,但是罗伊可以看到他的眼神的变化。先是瞪大了眼眶,然后纠结在一起的两道眉毛把眼部的阴影加深,香槟色的眼珠被掩上一层危险的暗色调——愤怒。
要把卡尔德这样的好好先生给惹生气是很难的一件事情,但是罗伊知道自己做到了。

回想到之前有一次,沃利跟他说了在任务中卡尔德发飙了,吓得他好几天不敢单独和卡尔德待在一起。
现在他终于明白沃利那副心惊胆战的模样原来真不是装的了。

现在,卡尔德一言不发地按住罗伊的胸口,把他按回床上,然后抓住他的大腿,慢慢地往两边打开。
动作不急不缓,但是充满了不容反抗的威压感。
当感到后庭入口处的压力的时候,罗伊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于是闭上眼睛,深深吸了一口气,尽量这放松着下半身紧张的肌肉。
但是当卡尔德进入他身体的时候,他还是痛的全身紧绷起来,疼痛,伴随着一阵剧烈的耳鸣。他用力地仰起头,后脑勺陷入了柔软的床垫之中。死命咬紧了牙关才没让自己尖叫出来。

卡尔德是对的,刚才的准备工作完全不够。润滑油只够让卡尔德的前端一小部分顺利地进入他的体内。而对括约肌的放松准备也等于没做,至少对于卡尔德的这个尺寸而言,刚才做的都只是徒劳。

谢天谢地的是,卡尔德稍稍停顿了一下。上半身微微前倾,撑在罗伊上方。
他沉稳内敛的嗓音说了一个词。
“你看。”
这简直是种示威。要不是那阵钝痛还没缓过来,罗伊真想狠狠白他一眼。

“……继…续。”他的意志力只够他挤出这么两个字。
“我也没打算停下。”卡尔德轻哼一声,同时挺进一下。

这一次,罗伊终于没有忍住,一声痛呼从他的喉咙深处逃了出来。
卡尔德在听到声音的时候又停了下来。随后一只手松开罗伊的大腿,改而握住了罗伊半勃的阴茎,轻轻地抚弄起来。
随之而来的快感稍稍冲淡了一些疼痛。

感觉到身下的人稍有放松之后,卡尔德推了推罗伊的大腿,示意他将两腿钩在自己的腰上,然后空出来的另一只手扶住了他的腰,稍稍抬高。之后又用力地挺进了一次,将全部的分身都没入了罗伊体内。
这时的罗伊除了张大嘴用力地喘着气外,什么都做不了。像是整个身体都被贯穿一般的痛苦,和敏感部位被抚摸的快感混在一起,一阵阵地冲刷过他的大脑。

可是卡尔德这次没有特意停下给他时间适应。而是慢慢地抽出一部分,然后再一次推进到底部。之后又重复了几次。
罗伊不得不靠咬住自己的手背来阻止自己大叫出声。但是眼泪还是因为生理上的痛觉刺激而不争气地被挤出眼角。
直到他感到嘴里一股咸咸的铁锈味,他才发现自己咬的如此用力,以至于把他的手背都咬破了。

而卡尔德显然也注意到了。所以他停下了所有的动作,松开罗伊的腰,抓起罗伊咬住的那只手。痛惜地看着手背上的伤痕。
罗伊睁开紧闭的双眼,茫然地看着卡尔德那说不上是后悔还是内疚的表情。然后勉强笑了笑,说:“没关系……没什么大碍。”
但是亚特兰提斯男孩只是狠狠瞪了他一眼,然后抓着罗伊的被咬伤的那只手,按在他脑袋旁边固定住。另一只手也松开了罗伊的分身,捏住了他的下巴。
拇指慢慢地擦掉弓箭手唇边的血迹,然后伸进他嘴中。
“如果你想叫的话,那就尽管出声好了。我不介意。而如果你觉得很痛的话,那就咬我的手。我也不介意。”

罗伊惊讶的张开嘴,想说什么,结果发现在嘴里含着拇指的时候这是徒劳的行为。最后只能无奈地叹了口气,点点头。
卡尔德看到这个回应,嘴角满意地翘了翘。然后又开始了动作。
这一次比刚才要感觉好很多。也许是因为罗伊差不多适应了卡尔德的大小,又或者是因为卡尔德的动作变得小心了很多。
尤其是在卡尔德顶到罗伊的前列腺的时候,他的身体几乎像是被强烈的电流通过一般。
那一瞬间,他无法自控地发出一声尖锐的呻吟,随后立刻想咬住牙齿。但是在牙齿碰到卡尔德的手指的时候立刻放松了下巴的力量。
卡尔德感觉到罗伊的这个举动,笑了笑,然后利用这个空档再一次撞上弓箭手的敏感点。
无法合上嘴的罗伊再次发出了动听的呻吟。他没有被控制住的那只手无意识地伸向了卡尔德的脸,手指按在他的脖子后面,试图将他的脑袋拉近一些。
卡尔德很快明白了罗伊的意思,于是身子倚了下来,抽出被罗伊的口水弄得湿漉漉的手指,然后稍稍抬起罗伊的头。两张嘴紧紧贴合在了一起。
两人都如饥似渴地亲吻着对方,舌头在对方的嘴里肆虐,或者纠缠在一起。
然后罗伊本来被压制住的那只手不知何时也挣脱了,现在他双手都紧紧地搂着卡尔德的脖子。手掌抚摸着卡尔德的板寸金发。他一直很喜欢这种有点扎手却又相当舒服的奇异触感。
卡尔德现在两只手都空下来了,于是一手支撑这自己的上半身,还有一手沿着罗伊的体侧曲线一路滑到他的臀部,轻轻按揉着。
他一点点加快了抽送的速度,罗伊盘在他腰上的双腿也用力地收紧,弓箭手在尽力抬起腰部,配合着卡尔德的动作和节奏。
两人的嘴只有偶尔为了让他们方便换气而暂时分开,然后又很快胶着在一起。
从对方越来越急促的呼吸和喉咙中的低吟,他们知道对方都快接近极限了。而且罗伊完全硬挺起来的分身不断地在卡尔德腹肌上摩擦着,早先分泌出的一些精液凌乱地擦在对方暗色的皮肤上。
“卡…尔德……我……快……”罗伊在他们的嘴唇分开的时候,气喘吁吁地说道。
“我知道……”卡尔德也短促地回应,然后又封住了他的嘴。同时将手伸向罗伊的分身,握住了柱体部分,然后拇指则紧紧按在了顶端的出口处,完全封住了罗伊宣泄的途径。
罗伊震惊不已地把头向后仰去,彻底打断了他们俩的绵长的接吻。
“卡尔德……!?你这是……啊……想……嗯……干什么……放开……”
在不让罗伊解放的同时,卡尔德还是没有停下他的动作,迅速而准确的撞击着对方最敏感的部分。
让人全身发麻的快感一阵阵涌过罗伊的身体,但是全都无法被释放出来。

“卡尔德……!卡尔……啊……!”罗伊觉得脑中一片混乱,甚至无法控制自己的声调高低。他完全无法想明白为什么卡尔德会突然这么做。
“你刚才这么说……”卡尔德一边亲吻这罗伊的嘴角,一边轻声说道,“你不需要我的关心,或者温柔,或者其他什么……”
“……那是……”罗伊摇着头想要辩解,但是现在这个状况让他连整理出一句连贯的句子都显得有些拮据,“我不是……啊!放开……卡尔德!!”

“如果你不需要我的任何东西的话……那给我个理由,我为什么要让你释放?”卡尔德渐渐放慢了动作,慢条斯理地在罗伊耳边问道。他的每一次吐气都让罗伊浑身上下颤抖一次。
“我需要你!”罗伊忍受不了这种煎熬,一边急促地呼吸着一边说道,“我需要……你的所有,全部……嗯……求你……卡尔德……”
但是卡尔德的手还是没有放松。“那为什么要说谎?”他还是在残酷地盘问,或者说拷问着,“那样说真的让我很伤心。”
罗伊从没想到眼前这个一直很温柔的亚特兰提斯男孩在生气的时候可以恐怖成这个样子。但现在显然现在的他没什么感叹这个的余地。
他知道他必须把所有实话说出来,没有时间也没有残存的精力来给他编造借口了。
“因为我不想失去你!”罗伊的声音几乎歇斯底里,“等找到真正的罗伊的时候,我就…再也没有什么理由待在你们,你的身边了……你的所有一切我都会失去!既然知道会失去的话,那一开始就不要拥有就好了!”
说完,罗伊又狠命咬住了自己的下嘴唇。
卡尔德皱着眉看着他这个举动,说:“别再伤害你自己了。”随后又吻了吻他的下唇,让他松开牙齿。
同时,他松开了紧握这罗伊分身的手掌。
被解放的瞬间,罗伊用力倒吸一口气,紧闭起双眼。白浊的精液洒在卡尔德的手上,腹部,还有自己的身上。
而高潮时罗伊后穴的一阵痉挛也让卡尔德失去了最后一点控制。他直接射在了罗伊的体内。

等快感和伴随着它的苍白的晕眩感都过去之后,卡尔德从罗伊的身体里退了出来,然后躺倒在了他旁边。
罗伊挣扎着侧转身体,背对着他。他现在全身覆着一层薄汗,还在刚才的余韵中微微的颤抖着。
于是卡尔德也转身,伸手搂住了他的腰,把他往自己怀里拢了拢,让罗伊的后背贴到他自己的胸口上。 然后手掌顺势贴在对方的胸膛上。

“罗伊。”卡尔德收紧了一下手臂,“有些话我不知道该不该说。不过你刚才已经说了你真正的想法了,我想我也应该告诉你我怎么想的。”
他感觉到罗伊叹了一口气,然后含糊地咕哝道:“说吧。”

“……也许你不必再去寻找真正的罗伊·哈珀。”
说完,他感到怀中的身体明显的僵硬了一下,原本平稳起伏着的胸口突然绷紧了。随后又是一声明显的叹息。
“我不能。”弓箭手摇头。
“我知道这样说不公平,可是我其实并不在乎。”卡尔德咬了咬嘴唇,“我知道这不对,这不是一个英雄应该说的话……可是我没法放下你去关心一个我根本不认识的罗伊·哈珀。”

罗伊弯起一只手,手掌交叠在卡尔德的手掌上,常年使用弓箭而结着厚茧的手指无意识地摩挲着亚特兰提斯人手指之间的连蹼。然后听到卡尔德发出一声几乎不可闻的低吟。

“卡尔德,因为我的存在,他失去了本该是他的生活。”
“但那个不是你的错。”
“对,不是。但是假如我拒绝把本来该属于他的东西还给他的话,那就是我的错。我没权利这样做,我不能……”罗伊说道,与其说是对卡尔德说的,这更像是在对自己强调。

“那假如无法找到他呢?”
“卡德摩斯的地下仓库明显被转移掉很多设备和数据,我觉得那是切入口,作为本体,一定不会就那么简单地消失不见的。”
“……好吧。那假设我们找到了本体的罗伊了。但是你觉得你真的就从此没有留下来的必要了?”

罗伊没有回答。虽然卡尔德看不见此时他脸上的表情,但是从他紧绷着的后背和微微颤抖着的肩膀他就能推断出个大概来。
于是他的手掌开始慢慢地按摩起罗伊的胸口,等他放松一些。
随后他补充道,“你仍然可以留下来,我不知道正义联盟那边怎么样,但是我们的队伍会一直都……”
“不。”但是罗伊摇了摇头。
又是一阵沉默。
然后罗伊握着卡尔德的手,举到了面前,轻轻用嘴贴上了对方的掌心。然后说,“所有这一切,我的整个人生,本来都应该是他的。那么我还有什么理由可以继续留下来呢?”
“那你要我带着什么心情去面对他,和他相处?和一个不是我认识的罗伊·哈珀生活在一起?”
罗伊又转了身,这次是面对着卡尔德,一脸的认真:“不管怎么样,你得想办法习惯。”
“包括和他接吻,上床?”
“什么?当然不是!”罗伊抬起头,瞪大了眼睛看着他,“你不能只把他当做和罗宾或者KF那样的同伴对待吗!?”
“那么他显然就没有你对我所有的意义了。他不能取代你。”
“…………卡尔德,你这是在强词夺理……”罗伊无力地伸出一只手,捂住自己发红发烫的脸。
“听着,假如你真的有着什么愚蠢的找到了真正的罗伊之后就立刻人间蒸发的举动的话,那我也会离开队伍,去找你。和你一样,我也不想失去你。”
“………………”罗伊的眉毛皱了起来,然后垂下眼帘,“卡尔德,你不必这样做。如果这只是出于……”
但是卡尔德并没有让他说完,“这不是出于其他任何想法,只是因为我爱你。”

然后罗伊再也没什么话好说了。
他向卡尔德更加靠拢了一些,直到额头抵在对方的额头上。
卡尔德看着他的脸越靠越近,然后看着他的嘴角在今晚第一次真正地绽放出一个释怀的微笑。

“谢谢。”
随后,罗伊用只有卡尔德能听到的声音,如此说道。

卡尔德也翘起了嘴角,是他最常见的那种无奈的苦笑。
“我们第一次做过之后,我说了一样的话,然后你就讽刺我是个从海底来的不懂地表的规矩风俗的海底乡巴佬。”

罗伊肩膀抖动了一下,把脸埋进了卡尔德的颈窝里,卡尔德只能从眼角的余光看到他上翘的嘴角。

“对不起,我说错了。”
“那正确的要怎么说?”卡尔德假装板着脸,用严肃地声音问道。

“……我爱你。”

这次,卡尔德也释怀地笑了。
“我也是。”

——End——

写好之后我也释怀了……==b
放下了一块大石头。

写,注意,是“写”,黄文,真是好·难·啊·!!比起写我真的宁可画的。

怎么说来着,虽然你看我平常话痨的要死,但是文绉绉的话我真的是……一点也说不来。
说出来就会有种强烈的“我靠你个粗人装毛逼啊”的感觉……==

所以就算看了很多其他的黄文,而且觉得其他黄文的小清新或者大文艺风格也很不错的同时,我自己就是写·不·来·!
不如说是脑中连造出这样的句子的想法都没有。
看别人的觉得好是一回事,自己写是另外一回事。

所以,卡最后的一段黄梗卡了我一个月。最后写出了这样好像很直白直接但是仔细看看真是没啥花头的……梗了。
要我做详细描写大概真会要我的命,天晓得我的思维就一直是对话形式+画面形式的。从来不存在场景描写人物描写之类的东西。
所以作文从来不及格吧。

不过不管如何,这对CP无论如何都是我的心头肉了,从EP10开始粉,粉到26集果然官方没让我失望,但是我依然憎恨官方。为什么要这么对待罗伊啊啊啊啊魂淡——!!

好吧, 不多废话了。
在第二季第一集放出来之前先发了。
就这样。
之后可以一门心思去画本了吧。
(等等你那篇罗宾穿越文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