騎行路上追尋六祖慧能的足跡

     慧能(公元638-713年。亦稱惠能),是唐代著名的佛教改革者,禪宗實際上的創始人,中國歷史 上屈指可數的偉大思想家。他出身貧寒、自稱目不識丁,卻在24歲時,以行者之身,成為了佛祖釋迦牟尼血脈嫡傳的佛教第三十三代祖師。而後,他又遭人追殺, 被迫隱姓埋名15年……
是他將達摩撒下的禪的種子培育成了參天大樹,並使之蔚然成林;是他實現了印度佛教中國化,玄學佛教生活化,貴族佛教平 民化(都市佛教山林化),義理佛教實用化;是他對傳統佛教進行了重大改革,高揚“頓悟成佛”的大旗,恰似風行草偃,不但使得禪宗其他流派盡歸其宗,而且, 他所創立的禪法,幾乎成了漢傳佛教的代名詞,所謂中國佛教,其特質在禪。其後,禪宗百花齊放,爭奇鬥妍,大師輩出,五家七宗相繼建立,開創了光耀千秋的輝 煌局面。

雲山頂上,雨後見晴
長路漫漫,上下探索
遙想當年,行者慧能
出身貧寒,歷盡磨礪
自然啟發,領悟禪機
一代祖師,頓悟成佛
千年之後,一客追尋
禪學淵源,頂禮緬懷

10月.21日晴轉雨

     從星子騎車至永修雲居山真如禪寺,真如禪寺在近代佛教無疑有著極其重要的位置,近代禪宗大德虛雲老和尚駐錫真至圓寂,在哪個風雨漂搖的年代,一些信仰真誠 的人士聚集在虛雲老和尚周圍,就是這批人撐起了現代漢傳佛教的半邊天。下午4點快接近到達寺院時遇到大雨,6點天黑。 10月的雲居山頂雨後寒風也能讓人瑟瑟發抖。由此也讓我想到了求法者的艱辛與不易,想當年六祖慧能跋涉路上又是怎樣的一幅艱難的景象呢?此後一路直至翻越 江西大餘與廣東南雄間的梅關古道,在這麼個大致與六祖慧能行走相同的空間裡,物轉星移,時間不同,智慧更是有差距,我還是在努力地探詢和思維六祖慧能當年 求法路上的艱辛...

    很早開始,六祖慧能就最為崇仰的聖者,另外還有一位是藏地的米拉日巴大師,對於米拉日巴大師我推崇他的 修持方式;對於六祖慧能我更是推崇他的思想。因為他是唐代佛教的改革者,競然遭到當時的僧人所追殺。可見流弊是多麼害人誤已,所謂禪宗的開宗立派,是由於 當時各家的宗旨有別,所謂門庭設施各有不同,於是各有樹立,形式大於內容,逐本求末,不著意開悟在意互比優劣。所謂禪宗本就是無宗無派的,所以六祖說“法 有四乘,見聞轉誦是小乘,悟法解義是中乘,依法修行是大乘,萬法盡通,萬法具備,一切不染,離諸法相,一無所得,是最上乘”。實在講大家都是“見聞轉誦” 的水平,時間長久難免就會產生流弊,就說現今的禪宗還能是六祖創建時期禪宗嗎?很多東西必然要定式化、程式化了,流弊積多了,必定需要祖師級的人物出來重 振,祖師的作用就如同一台台信號放大器,在充斥著各種噪雜的時空內,把佛陀的法脈一代代的傳遞下去。我們與祖師們的區別就在於,祖師們與佛陀的頻率相近, 容易相契,接收正確信息、輻射信息的能力特別強;而我們與佛陀的頻率差異太大,很難相契,接收信息的能力極弱,甚至盡接的是噪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