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

电影《严肃的男人》的影评,没看过的同学可以忽略。点这里去豆瓣看

这当然不属于那类“很酷很好玩”的片,但我还是很喜欢。片中最喜欢的是主角踩着屋瓦去修天线的场景,以及车轮慢慢滚过沙石路面的声音。直到看完了打开豆瓣,才知道这是科恩兄弟的作品。

下面的故事通过中文字幕整理而成,为了使得阅读顺畅,略有增删。杂感附后。

image

———————下面是主角去找拉比(犹太人的精神导师)做心理咨询时,拉比说的一个冷故事———————

——你认识李·苏世曼吗?

——苏世曼医生?我想我……是的,我知道他。

——他有没有告诉你一个关于异教徒牙齿的故事?

——没有,嗯,什么异教徒?

——是这样的,有一天李在工作,你知道,他在医院负责牙齿矫正手术。当时他正在给病人做塑料牙模,用于牙桥矫正。模具成型后,李正在做制作牙 套前的检查时注意到一个奇怪的现象:似乎有东西被刻在病人下门牙的内侧——那是一排希伯来字母——Hey vav shin yud ayin nun yud Ho-she-ay-ni,意思是“帮助我,拯救我”。是的——在一个异教徒的嘴巴里。于是他打电话把那个异教徒叫回来,假托说,需要再次测量牙齿,偷偷 用镜子照了照——没错,那几个字母就在那里,Ho-she-ay-ni,“救救我”。真麻烦——苏世曼回到家里,吃不下饭,也睡不着觉。苏世曼医生开始研 究其他病人的模具,可是不论是异教徒也好,犹太人也好,都没有刻字。他往自己的嘴里看:没有;他往老婆的嘴里看:也没有。苏世曼是一个有教养的人,或许他 不是世界上最了不起的贤人,也不是玛莎可拉比,但他对《光明篇》和《神通法》还是略知一二的。他明白,每个希伯来字母都对应着一个数字,于是他找到 了:8-4-5-4-4-7-3,七个数字——也许是电话号码?也许。

他拨了这个号码:“你好,你认识一个非犹太教人,克劳斯,拉塞尔·克劳斯吗?”

——“你是谁?”

——“你是哪里?”

——“ 布卢明顿的红猫头鹰杂货店。”

——“ 非常感谢。”

于是苏世曼去了那里。那里确实是一个红猫头鹰杂货店。苏世曼回了家,他还是想不通:他一定要找到答案,要不然就没法再睡着了。于是他来见拉比(也就是我,纳赫),
他走进来,就坐在你现在坐着的位子上。他问:

——“这一切是什么意思呢,拉比?这是上帝发出的信号吗?‘救救我’。我苏世曼,应该做些什么,才能帮助这个异教徒?但做些什么?牙齿上又没 有说。或者,也许我应该帮助人们实现更合乎道德的生活?《神通法》里有答案吗?《光明篇》呢?或者,根本不存在什么问题?告诉我,拉比,这样一个信号到底 是什么意思?”

——那么……你怎么跟他说的?

——这,有关系吗?

——这难道不是你想要跟我说的吗?

——好吧。我当时对他说,“牙齿,我们搞不懂;上帝的信号,我们也搞不懂;而帮助别人呢?不是坏事。”

——不,不,那几个字到底是谁弄的呢?是给苏世曼看的吗?或者给发现的人?或者,只是...给,给...

——我们不可能什么都知道

——你好像什么都不知道。你为什么要跟我说这个故事?后来呢?苏世曼后来怎么样了?

——还能有什么呢?没什么事,他照常工作呗。有一阵子,他检查每个人的牙齿,看是不是有新的信息,但再也没有发现。很快,他发现,自己不再检查了,生活就恢复正常了,这些问题不再令他苦恼。也许就像牙疼一样,有时候感到一阵疼,然后就消失了……

——我不想这一切消失!我想要一个答案!

——当然,我们都想要一个答案。但上帝不欠我们答案,拉里,上帝不欠我们任何东西,是我们欠上帝的。

——如果他不给我们答案,那为什么要让我们感受到这些问题?

——他没有告诉我为什么。

——那个异教徒后来怎么样了?

——异教徒?谁在乎呢?

—————完—————

这一段可以算是电影中另一个比较重大的“和主轴脱节”的地方,由一个犹太教导师说出的一个犹太牙医的故事。第一个“脱节”便是影片开头,风雪 中的奇遇,那可以认为是关于认识世界的隐喻,对于同一个现象(同一个人),丈夫与妻子基于自己的了解作出了截然不同的判断和处理——那么问题就是:谁是对 的?那个老人是活人还是鬼魂?导演让他重新步入了风雪之中,和主角拉里后来在课堂上教授不确定性原理时的“我们什么都不知道”一语遥相呼应。当世界和自己 了解的知识(别忘了它们也来自于同一个世界)相冲突时,哪一个才是真的?

回到上文,这个虎头蛇尾的故事,是想说什么?如果后来那个异教徒“被拯救”了,那么可以看作一个宗教中常见的“神迹”;如果牙医发现了希伯来 文是某种细菌腐蚀的结果,那么这是《走近科学》;……但是牙医不再追究这事了,异教徒不知所终了,故事好像也只能这么结束了——一个不能算结束的结束,无 怪拉里一肚子不满地追问:后来呢?后来呢?

他得不到这个故事的“结局”,因为它本来就没有结局。正如他苦苦寻求的生活中各种问题的答案:“如果他不给我们答案,那为什么要让我们感受到这些问题?”

生活不是算术题,写满一块黑板算不出结果可以再写一块,直至得到一个正确的赏心悦目的等式;生活也不是小说,写完一段后可以打上一个句点,插 入一个分页符;你可以对着无奈的生活提出一百个问题,但却得不到半个答案。算术题中,“无解”也是一种解答,而生活中的“无解”根本不能让人心安。

为什么她会背叛我?为什么他不肯离婚?为什么身边的人都不理解我?为什么要上学?为什么要去信仰?为什么每次排到我的时候巧克力味儿的雪糕都卖光了?

没有答案。

对于狗血飘零的人生,首先要勇敢地承认“我们不可能什么都知道”,然后以“Who Cares”的心情去滑翔。觉得自己生活中存在太多问题?想想是谁提出了那些问题。

image

电影中惊现《TBBT》的主要角色,算是一个小惊喜:

im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