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月7日

又要开始写探班日记了,我现在越来越懒了,尽量简单写~~

想起三年前第一次知道可以探班的时候,那真是每天都激动无比,涕泪横流,现如今显然淡定的多~(在不见面的情况可以保持的淡定)

虽然他来上海拍戏的传言很早就有,但从未真正确定过,等到突然说他就要来了已然措手不及。比如我就悲剧了~~某人来的前三天我都不在上海,好在也就第一天接机和开机仪式现身了一下,之后就窝在酒店里一直没有露脸过,这让我稍稍的小平衡了一下~~

第四天一下班不管三七二十一就往某人的酒店跑,带着只是去探路的心情~~因为这一整天某人都猫在房间里没有出来,留守的jm说小邱下楼买了吃的东西和许多DVD带上去给某人,并说他身体有些不舒服~~后又传出第二天的记者会可能会推迟的消息,所以大家基本上对他会走出房门不报有任何希望了~~

咱们几个相熟的旭迷见面后就自顾自的吃饭去了,正吃喝聊天的欢时收到消息说看到某人的车子停在酒店门口~~于是乎一群女人立马结账走人,三步并作两步走到酒店。只见没有任何动静,也不见某人的车,我们等到约莫九点的时候准备回家,在临走前我说去上个WC,谁想从WC出来后就见迎面走来了两个剧组里的人,正纳闷间,小青筒子一回头,看到一抹亮红,低叫一声“这不是jerry么?!”我个超级近视眼横竖是没看出来~~

只见那一行人往酒店咖啡厅走去,我透过落地玻璃窗终于依稀辨认出果然是某人,穿着很少见的橘红色外套,里面是黑色背心,头发有修剪过,很好看~~有一年多没见他了,几乎已经忘了追他的感觉,脑中是一片茫然。

此时咖啡厅门口已有工作人员把守,我们一路退到酒店门外的草地上,那里正好离透明的咖啡厅很近(我爱透明的玻璃,最好所有酒店都是透明的~)某人这桌又正好坐在靠窗位置,我们隔着一层玻璃,在几米远的距离看他,怕被发现,一直只敢蹲在草丛里做游击队~~

透过玻璃窗可以很清楚的看到他的一举一动,那件橘红色的外套很贴肉,于是就可以看见手臂上的肌肉还是蛮壮的,噢吼吼吼~~~HC们口水直流还不敢发出声音,很能忍有没有~~一开始看他讲话很严肃,说话的时候手势很多,然后慢慢地越来越放松,脸上渐渐多了笑容,对着咱们的那张侧面又是酒窝又是高挺的鼻子,哎呦妈呀~~而且那面窗实在是太好了,有一段窗帘正好遮住了其他工作人员,只露出了他一个人来,简直是上帝赐的角度,让我们不受视线的干扰,哈哈~~

由于这算是他比较私下的事情,所以我们一点点都不敢打扰到他,从头到尾他都不知道我们的存在,直到他起身离座,我们才瞬间移动到酒店大堂里面,然后还是装路人各自散落的坐在一边,远远的看到他走进来,居然没有一个人跟他说话,甚至连站都没有站起来~~他走进来的时候应该是发现了我们的,因为他有偷瞄一下,不过我们都装路人,于是谁也没搭理谁,他很快就进了电梯~~等他走了我才缓过劲来,奶奶的,某人身材实在是太好了,特别是那件衣服很贴身,看的很刺激~~~于是我归队的第一次就这么顺利的RP爆发了,在茫茫然然中忽然就觉得不淡定了,囧~~~

6月8日

记者会那天没有去现场,因为我知道自己是不会混进去的,我对这种场合一向不太喜欢,虽然如果进场可以很近距离的看到他,但是毕竟他是以工作的态度去面对在场的所有人,这和私下的见面是完全不同的~~

下班后直接去酒店等他,本以为他会很快回来的,可是等到从记者会的JMS全数回来了还没有等到他,我们猜测他应该是去外面吃饭了~~我为了以后三个月的长期战斗做准备,只能先乖乖回家~~据说那天回来后他心情很不错,话很多~~

6月9日

这天他还是待在酒店一整天没有出门,小邱小楼的时候有跟苗苗说今天不会拍戏了,因此这天等的人也不多~~我本来也打算回家的,车都已经开出去了还是觉得不放心,又折回了酒店~~

一直等到晚上近十点,终于见到某人的车驶来,我们十来个人特别特别的安静,所以他身边的工作人员也都很放心,没有任何阻拦。老大穿着一件长袖迷彩服,下面是军绿色的裤子,戴着个鸭舌帽,很少见到这样的装扮,问题是那天很热,有35度,他尽然还穿着这么多,外套的拉链还是拉着的,这人真是一向都反季节打扮~~

大少爷一下车就说,“你们会很辛苦诶~~”我们立刻回说,“不辛苦”,汗~~然后一路无话跟着他走,一直到了电梯口,他对我们大声说“晚安”,然后斜着头歪着身子又说:“你们要早点休息之类……”(老实说他说话不是太清楚,有木有,汗~)又说了一句MS是片场见的话,反正一定是这个意思,这算不算某人在约我们呢?!反正我们都在跟他说晚安之类的,他说什么我们就好,好,好……这样,等他走了才开始问,他刚才说的那句是什么?囧~~

我们上完厕所出来又碰到小邱,我其实还没有注意到他,是他主动对我们说要早点回去休息之类的,我们说好,然后我就趁机问了一句,明天拍不拍戏?小邱想了半天说了几个含糊不清的词(比某人还不清楚啊~~~)但是头是在点的,我想他的意思应该是拍的~~

6月10日

果然去拍戏了……别墅戏,内景,看不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