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用一种漫长的距离爱你

我用一种漫长的距离
一种不带任何细节的空白爱你
因此就没有凝视,也没有
过多的激情或迟疑来破坏它

这就像在我的心中留下了
一座庙宇
不再有人去修整它,参拜它
而获得了应有的敬意

仿佛晨雾消散之后,草叶上的露珠
显现,一个清澈的小世界
仿佛我们——在两座山峦之间
终于有海水填满了深谷而变成了岛屿

自 我

今天,有一面镜子碎了
而我从别人的眼中看到自己的残影
如同又一次看到父亲给我的
万花筒中的景象
就这样,在一种单纯的惊讶中
重新回到了开始之处
                      2006.3.8

风 暴

为什么我们来到这里?海面上
一艘漂流的船只
仿佛为了等候预见中的风暴
海浪已经打到了船板上
剧烈摇晃中
我看到群辉冲我大喊着什么
所有人乱成了一团
我想向甲板上的父亲那里移动
但一个更大的浪卷过来,船翻了。
我叫喊着,用力划动双脚
腥咸的味道淹过了喉咙
这时我抓住了什么,像一只被击落的鸟
紧紧抓住半空中的电缆
我听到有人在叫我的名字——
我睁开了眼睛
床边,母亲微笑地看着我
她的手握在我的手中
我获救了。
                             2006.3.9

野 马
    ——给庆东

一天,人们捕到了一匹野马
棕红色的骏马
鼻子里喷着气,眼睛充满神采
给每个走近它的人狠狠一脚
我感到没人能驾驭它
不,父亲说,它会被驯服的
这过程像极了某种仪式,某种
纳入秩序的必须的仪式:
烈马又奔又跳,人立,向空中耸背
但捕获者死死抱住它的脖子,贴在它背上
看上去十分狼狈
所有围观的人用劲喝彩
如你所知,最终它被驯服了
俯首贴耳,毫无神气,不再是原来的马
这就像,是的,像极了——
现在的我们
                                2006.3.10

我用一种漫长的距离爱你

我用一种漫长的距离
一种不带任何细节的空白爱你
因此就没有凝视,也没有
过多的激情或迟疑来破坏它

这就像在我的心中留下了
一座庙宇
不再有人去修整它,参拜它
而获得了应有的敬意

仿佛晨雾消散之后,草叶上的露珠
显现,一个清澈的小世界
仿佛我们——在两座山峦之间
终于有海水填满了深谷而变成了岛屿
                          2006.3.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