骚家帮的人,个个有特色。
据初步分析,因为大多数成员,都是成都环境恶劣的媒体圈内人士(主要是报媒),平时被报社压独家、压新闻奖、压工资压得太厉害,没有地方发泄,所以每当有帮员请客吃饭时,人人,特别是男人们(苦劳力,火巴耳朵)都会奋力的喝酒划拳,混迹于成都各大酒楼苍蝇馆子,使出浑身解数把小妹雷翻,或者用骚得乱七八糟的言语让站在旁边的男服务员有博起的冲动,没办法只得抱起身边的小妹转圈圈。
上面这一幕绝非我胡说。
应该是2007年,有次敲诈我,要吃爬爬虾,一帮人把四张方桌拼到一起才坐下。那顿饭可以代表骚家帮吃饭的特点,1是比规定的时间晚开饭1个小时,而且边吃边等人;2是吃完一桌盘子碗碗全部拆走再上一桌;3是先来两斤劲酒、泡酒再来几件啤酒;4是一直比哪个声音大,上半场是成员互相洗脑壳下半场是划拳胡说八道。
那天晚上的话题最令人深刻的话题依然是性。
点击阅读查看全文

骚家帮的人,个个有特色。

据初步分析,因为大多数成员,都是成都环境恶劣的媒体圈内人士(主要是报媒),平时被报社压独家、压新闻奖、压工资压得太厉害,没有地方发泄,所以每当有帮员请客吃饭时,人人,特别是男人们(苦劳力,火巴耳朵)都会奋力的喝酒划拳,混迹于成都各大酒楼苍蝇馆子,使出浑身解数把小妹雷翻,或者用骚得乱七八糟的言语让站在旁边的男服务员有博起的冲动,没办法只得抱起身边的小妹转圈圈。

上面这一幕绝非我胡说。

应该是2007年,有次敲诈我,要吃爬爬虾,一帮人把四张方桌拼到一起才坐下。那顿饭可以代表骚家帮吃饭的特点,1是比规定的时间晚开饭1个小时,而且边吃边等人;2是吃完一桌盘子碗碗全部拆走再上一桌;3是先来两斤劲酒、泡酒再来几件啤酒;4是一直比哪个声音大,上半场是成员互相洗脑壳下半场是划拳胡说八道。

那天晚上的话题最令人深刻的话题依然是性。

胖子自封绰号:会说话的生殖器,意指每句话都可以带性而不脸红,并且他说的性都是赤裸裸的。比如他形容和一个女生嘿咻:居了,射了,睡了,醒了,居了,又睡了。

通常情况下,邻桌的人听到这群人如此放肆的谈性,立马色变,觉得旁边这桌可能全部精虫上脑,夫妻生活不协调,担心我们影响他们正常的性生活,三下两下吃完马上跑了。有的还比较有娱乐精神的会一边吃一边用我们的话下菜,乐一乐HIGH一HIGH,就像听郭德纲说了一晚上免费相声。还有的会饶有兴趣的立起耳朵,捕捉我们说的每一个字,因为这些字全部是他们羞于启齿的,竟然被我们如此平静的说出来,就像吃了一块泡菜下饭。

OK,回到那天晚上。

骚家帮成员很想让两对人实行换妻行动,一对是男人太强,天天想要,女的性冷淡,但据称正在努力改变;一对是女的很强,男的也不错但为了博取同情最爱说自己永远是被迫的。于是每次这两对都会成为话题炒作之对象。

精虫男喝点酒下体就热了,抱着身边的男人摸咪咪:“哦!菊花!”性冷淡女马上做出当妈的姿态双手插腰:“你要杂子!放开!”大家就开始起哄:“哦!人家想要你又不给!”性冷淡女马上笑着说:“就是,他早上要来,我说来毛线来!走了。”马上有人揭发,该男电脑上全是毛片,估计又动用了左右手。精虫男马上得意的举起左右手:“耶!耶!耶!”

话题自然转到另一对身上:“嘘!昨晚又把你男人掂了?太可怜了!”该女一脸正气:“他!经常半夜醒了我的裤儿都没有了!”哈哈哈哈!一阵狂笑后,男人做羞涩及委屈状不开腔,该女再度报料:“经常把老子头按到,舔一下!”

写到这儿,我不得不佩服男女主角的胆量以及我自己的胆量,居然敢说敢写。空间一定要加密码了。

不料这段话又挑逗了人民大学毕业,一脸村官气息的骚兵。

他又是另外一段故事,第一次见他的人都会被他的正气压住,以为眼前这个略矮稍胖没有腰走路扎起的男人,简直就是专业稳重内敛羞涩的好男人。但是,千万不要让他点烟,千万不要让他喝酒,千万不要用带性字的话来刺激他,否则他马上夹着一根烟吐一口烟气,把豆豆眼向右一转,透过黑框眼镜释放出不可阻挡的骚气,比出两根指头往前推一推:“我?最理想的性爱状态,一晚上TWO TIMES!”。

最绝的是他老婆,以骂街为爱好,喜欢得有一次居然和人家从商场骂到警察局,而且引以为豪,经常打抱不平,简直想在脚上安两个风火轮,随时有人一招唤马上蹬起轮轮火一般冲过去骂架。自骚兵的这个标志性动作经常被骚家帮模仿之后,他从不知道何为高潮的老婆实在忍无可忍了,有一天终于真相大揭密:“日妈的,ONE MINITE!”

从此,“TWO TIMES”“ ONE MINITE”就成了骚兵的标志。

事情还没有结束,骚兵气不过,被老婆揭短,之后的不久便乘着酒劲质问他正在说ONE MINITE的老婆:“你信不信,我说了?!”他老婆脸一红:“日妈的有本事你就给老子说!”男人还是要稳重些,骚斌稳了3分钟,终于在3倍于自己做爱时间的时间里做出了决定,站起来:“你没兴奋?你拍着屁股对老子说,兵哥,DUO我!”

有一次,一个朋友带了自己的新女朋友——小学老师参加我们的聚会,因为上述段子太经典了所以几乎每次都要说。这个女生很纯很纯,刚开始一直红着脸不说话,中途张着嘴笑,最后终于爆发了,端起啤酒杯,和骚家帮每个人喝了一杯,雷死我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