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每天都跑過這柏油路緩跑徑, 早上的這個時間人比較不多,她可以邊跑邊亂想一堆事情,那是她最享受的一個時刻。跑至第七個圈的時候, 她緩緩的停了下來。微喘著氣喝了一口水,她抬頭看這晨早的陽光,並深深的吸了口氣..這是她最喜愛的日照溫度,微暖、但不猛烈。正如她好喜歡現在的自己,沒有經濟的壓力, 沒有感情的負擔,率性而為隨心所欲,還有這微涼的秋...感覺一切都是如此的美好。

直到這天。

他跑過她身邊的時候,給了她一句忠告:「喂,鞋帶鬆掉了。」她因為他的話停了下來,蹲下來低頭把鞋帶綁好。再抬頭時,他剛站在她的陽光前面。他不是她心目中的典型, 個子不高,看上還應該比她小好幾年, 但就是有一種只屬於男人的正直自信。他和她一樣每天都跑過這條柏油路,直到這天他們才第一次遇上。然後,他們一星期總有一兩天會在這柏油路上相遇,然後一起邊跑邊聊...其實,也沒有真正在聊些什麼,只是兩個人如此無目的地跑著聊著,那感覺卻是如此愉快。然後有天,忘了他們正在說著些什麼事情,她被他的話引的咯咯地笑,抬頭看他時他也笑了,他的笑融和在她喜愛的陽光底下,是那麼微暖而不猛烈...就這樣一道暖流從她心底洶湧而至,她發現自己忽然喜歡上了眼前這個人。

是的,她早已忘了喜歡上別人的感覺;太久了、幾乎以為自己早已失去了這種功能,但這一切又來得那麼自然,她似乎不想被人破壞這久違了的感覺,只一個人感受著這個人給她的一點似有若無的微弱溫存;她從喜歡他的感覺中重新認識自己,一個很陌生的自己,竟是那麼奇特;有時他坐在她身旁的時候,她會隱約嗅到一種來自他身體發出的氣味,那是一種不是屬於汗水或古龍水的味道,應該是一種屬於初生嬰孩的青澀腥味,她覺得自己被這種氣味深深吸引著,讓她很想和這個人在一起,有意識地呼吸他的氣味、觸碰他的手、聽他的心跳、感受他的體溫...但心裡的衝動只歸衝動,她明白這一切情式只活在自己心裡,他和她都沒有約定下一次見面是何時,當他某天消失在這條柏油路上時,她還是要抖擻起來再起步跑一個人的第八個圈,那時,一切又會回歸原點了。

想到這裡,她心裡竟然有點酸澀的味道。她想起了年少時期的那次初戀,那時那個人的背影、感覺和氣味,和眼前的他竟是那麼相似,有時當她默默地走在他身後的時候,仿佛也同時看見15歲時的自己,那種久別故人的感覺,深深的刺痛著她心底的某些記憶。天氣冷了,她喜愛的陽光正努力和寒風抗衡著,她縮起肩膀,沒由來的對一切忽然都灰心掉了。

之後,他和她再次在柏油路上遇上了。她很想告訴他不要走留下來陪她,但這終究又被某種無形的力量隔阻了這句隱藏心底的真心話。她對他所知其實也不多,但也沒有打算再去深究了,因為她任性地認為沒有開始就沒有結束。於是這次碰面她比往常都沉默,只默默的跑在他身旁,一步一步,一步一步的,倒數著夢醒時分。好不容易到了休息的時候,她決心閉上雙眼靜默不語地呼吸著他的氣味、觸碰他的手時感覺他的溫度、依著他身邊時聆聽他的呼吸、和與他在一起的一分一秒...而他仿佛也感覺到她沉默的訊號,也沒有問什麼,只是默默的配合著氣氛,和低頭看著自己的步履,一步一步,一步一步的。

她依然任性地相信沒有開始、就沒有結束。但第七個半圈的枝節還未結束,第八個圈也就還沒有可能開始。

【極短篇20090113】
ps:去年說過想寫一些短篇作品,這是09年的第一篇,其他舊文會再整理上來。enjo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