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谓“随心所欲的生活”所起的作用往往并非是成就,而是毁掉一个人。
最近每日睡前看《裸人》有点上瘾,口口相传异曲同工殊途同归的各种反转,都指向一种真实。而这种种异曲同工殊途同归的方式又如何不是这真实的一部分呢?
一合相,则非一合相,是名一合相?
又听起Echo给我的音乐,感觉熟悉又完全不同。好像在鸟瞰过去的一种状态。历史如旋转楼梯,而我们总是绕着各自的圆心检视绕过的弯子。因朦胧懵懂的视野而满怀憧憬又因清晰粗粝的触感而心灰意冷。骑虎难下。
行至今日,这梯上阑干遍印所拍印记,字句不成章亦无言可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