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LD FEVER

作者         木原音瀬 イラスト  祭河ななを CAST: 高久透:羽多野渉 藤島啓志:野島裕史   流水账写到这一张,想点滴也一不小心就成瀑布了。看各论坛碟评区一张碟占据大半江山的状况真是写碟评的人都去写COLD FEVER啊!!木原的号召力从小说蔓延至漫画至DRAMA,木原的抓一张比一张虐一张比一张红照这个趋势下去三年内《对不起我爱你》做成抓有指望了~~~ 圣母受是众多腐女的雷区之一,其实藤岛完全符合圣母受的特征——温柔、善良、隐忍、自我牺牲……但是这些美丽的太过虚幻甚至虚伪的特质却在藤岛身上自然的表现出来,却又普通的像公司的任何一位低调的同事,令人觉得生活中真的会有这样的人。這也是木原小说热捧如潮的缘故之一吧,当各种题材被反复使用、各种性格被发展为萌点、各种职业已经能充当一部百科大典,写普通人温开水一般安静的恋爱和小小的世界里心灵中的暴风雨,反而因为情真而更为动人。 SLEEP和LIGHT里虽然也是以透的心理活动为主线,藤岛的话很少心理活动只有在回忆部分比较多一些,但FEVER的两张CD全是由透的心理独白串起来,感觉这张里听哇哇一直不停的在说话……这种人物关系下通常会由处于弱势的一方的心理来展开,如果是耽美作品,要么着力渲染受是怎样的包容宽恕,再加上心理描写上大段为对方着想的叙述,写出来就是人见人厌的圣母受。PS:欢乐的SM型家暴夫妻不算。如果是BG向,女人想着孩子、家庭、世人眼光、之类的隐忍不发,则常令人哀其不幸怒其不争。难以想象在这样的关系里身体和心灵都要受多少难以愈合的创伤。但是说实话,虽然觉得很悲哀,但是对于她们,我无法在内心检索出几分同情心。也许因为我从来不是一个爱情至上者,也许因为我觉得没有什么东西真的不可舍弃。但是FEVER,却从DISC2开始,让我的眼泪流个没停住过,藤岛的心理不着一字,却让人愈发能够潜入他的内心而又不敢对自己的妄加揣测加上定义,手法高明。   FEVER从透恢复记忆开始,一件一件事件的发生都会有他清晰的心理变化,透因为小时候的遭遇和成长经历,变得冰冷暴戾,成为一个社会的残渣,一个不被需要的人,这不是他个人的过错。但是失忆时的透却在职场上能够发挥才能,有爱他的恋人,有关心他的朋友,这只能让他更加自卑和难以忍受。读木原的原作小说时虽然也被恢复记忆后暴戾的透巨大的反差吓了一跳,但是比不上听广播剧时一开头就传来的暗哑粗糙的声音来的直接。如果说Cold Sleep和Cold Light中羽毛的声音是初夏和煦的风,還帶著淡淡的花香和隔壁蛋糕店甜甜的香氣,Cold Fever中突然成为严冬凛冽暴戾的寒风,夾著乾燥的雪粒刮到臉上,冰冷也成为COLD系列终结篇的基调。   FEVER最令我心里揪疼的两幕戏,一是透一如往常的从后面侵犯着藤岛,看着他遍体鳞伤的身体心境微妙的变化下转到正面的体位,藤岛抬起身体靠近他,透还以为会被吻,受惊的语气里有些微的期待。而藤岛却用一只手遮住了他的眼睛,因为透说过,看到他的脸会萎掉。   另外一幕是误会透交了女朋友的藤岛说出了想要让透搬出去,却被透压在身下,一贯逆来顺受的藤岛说了“你已经有了喜欢的对象,不可以再做这种事”,却依然敌不过透的力气,抵抗,求饶,最后一边流泪一边说救救我,然后一遍一遍的叫透的名字。他求救的,也许是那个已经消失的温柔的透,也许只是用温柔的残像的余温给自己一点点温度。 这两幕戏,都有着非常疏离而寂寞的空间感。   SLEEP和LIGHT两部也算不上多么甜蜜。第一部中失去记忆的透如同初生婴儿,像蜗牛一样在疑惑与不安中一次一次的伸出触角去触碰不会表达自己感情的藤岛,直到藤岛被刺,导致事故的车祸真正的原因和苦涩的后果浮出水面,那并不是轻飘飘的“忘记”就可以轻易揭过的,带给别人的悲痛。到了第二部,察觉到自己心意的透和抱着对透的童年无可挽回的抱歉的藤岛的拉锯战。一个扭曲的家庭的历史血淋淋的摊在眼前,藤岛母亲的出场更是矛盾的焦点。然而两个人若有若无的感情和若即若离的关系,却始终像贯穿故事的甜美蛋糕,考验让他们确认自己和彼此的感情。但是到了第三部,六年的甜蜜记忆再次删除,两个人的关系回到原点,之前的甜蜜都是早有预谋的阴谋,越是沉迷于最初甜美的滋味,蚀骨的毒也就浸染滋渗愈深,反啮的痛苦愈发侵蚀身心,疼痛难忍而难分难解。我会相信SLEEP和LIGHT中的爱情,但是到了FEVER,我无法肯定的认为那就是爱情,更无法干脆的否认那不是爱情,最后只能困惑于什么才算是爱情。   COLD系列中出场的两位女性给人很深印象,一是藤岛的母亲,声优极为优秀的演出更是折射出这个自我中心到偏执狂程度的女人更多的层面。另外还有有一位对于推动剧情起到很大作用的女性——木下村子,从复仇到谅解,再到真正的原谅,她是非常富有人性的一个角色,她去给透还钱,再遭到彻底的打击的一段是我最有共鸣的一段。最初用自己的方式给弟弟复仇,因为藤岛而原谅了失去记忆的透,直到这一部,把钱还给透,更重要的意义是为了向透传达她和她的家人已经真正肯给透精神上的解脱,真是非常令人尊敬,拥有着真正的勇敢的女性,最后如果不是透的态度,也许她不会说出事实就这么离去,再次把这个沉重的十字架抛给透。木原的小说,主角塑造的很出色,但是配角的塑造颇为苍白(这点英田就做得好得多),何况是耽美小说中的女性角色,自然着墨不多,但是她依然给我太多震撼,甚至不逊于两位主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