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个有趣的人。”

有时我简直分不清这是欣赏还是敷衍,或者是接受还是拒绝。

从小,我们不就立志成为一个有用的人么?

怎么到头来,成为了一个有趣的人呢?

贺捷的祝福里,希望我找到一个能开得起玩笑,却又不为我言语所伤的人。

现在看来,这个世界太能开玩笑,以至于渺小的个人是开不起玩笑的。

有时语言并不是交流工具。需求才是。

肚子告诉大脑,“你饿了”。

小三告诉你,“我怀孕了”。

领导说,“先做人,后做事。”

它们不用多说,你就听懂了。

史老说,“生命之火烘我手,火熄了,我是否就要转身离去呢?”

诗人马骅说,“夜莺在梦里一唱,人就老了。”

但诗人的话能当真吗?

贺捷的话倒是有趣:当真的话,你就天真了。

天真分两种,青年分三种,分类也是有用战胜有趣的法则之一吧。

“梦想”这个词,不是也只在银行的理财广告里才出现了么?

幸福也要和额度连起来说了。

诗人又说,从明天起做一个幸福的人,但是,得“有一所房子”,并且“关心粮食和蔬菜”。

这话是说给温家宝听的吧?

最近,一个同事当爸爸了。

我封了一个红包去看他,“祝宝宝健康快乐!”然后大大地留下自己的名字。

这也是有用的交流方式。

他陪我在产房套间的阳台上抽烟。然后把烟头丢在对面的露台上,那边烟头早已堆积如山。

然后他说,孩子刚生下来,想把手机关掉,“那种快乐啊,就想一个人关起来,单独享受一会儿”。

但能享受多久呢?

最近,我总是在帮同事朋友写一些婚礼VCR。

觉得在做一件稍微有用的事。

我和陈杰曾经讨论过结婚是最恶俗的事情。

我也曾经对喜欢的人说过,“相信爱情是一种世界观,不相信爱情是一种方法论。”

然后,世上就充满了以“How to”开头的各种成功学。

如果真有2012,或者像《后天》那样需要烧书渡过寒冬,我们可能会最先烧掉成功学吧。

因为它们没用吗?不,因为它们够多。

【配音】如果有一天我在奔跑中跌倒

你是否愿带我继续前行

如果我将在黑暗中前行

你是否愿给我清晨的宁静

如果你在宁静中沉默不语

我愿替你守护心灵

如果有一天你的心悲伤哭泣

我愿陪在你身旁等待天明

如果我看到雨过天晴的风景

你是否愿分享我的心情

如果我问你什么是心的声音

你是否愿用一生作回应

如果这注定是一生的承诺

我们是否愿把它铭刻于心

【画外音】是的,我愿意

【黑落】

【字幕】存在即和你

以上这段话会出现在同事的婚礼上。

语言不是交流方式。

但你总会用上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