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下起雨来了,滴滴嗒塔完全没有北方了的豪爽,象个前列腺患者,淋漓不净.
       这种天气像极了南方,想南方了,思绪一发不可收拾...
       记得大学卖出的第一把电吉他,也是我构思开琴行后的第一笔生意,是一把假SQ!如今我觉得很愧对当年买琴的哥们-酒精,如今他已经是一名山村老师了.进这把电吉他来之前,我也不知道它是假的...瑞别忽悠我说配件是正品SQ的,但是是私人组装,所以便宜不少.糊里糊涂进来,再又糊里糊涂的卖了...幸亏这把琴早在酒精他们最后一次演出时砸了...不然这个心结将让我惦记一辈子!
        琴行开张了,在学校对面破旧小楼的2楼,一共三间,我和大宝一人住一间,大宝是我的师傅兼合伙人,中间的大厅装饰一下就拿来卖琴.乌托邦建立了起来,开张当天高朋满坐热闹非凡.猪婆,小烟给我送来了些椅子和挂旗子做礼物,还有张家界来的朋友们在一起玩琴喝酒,真是好不快乐.我记得很清楚,大家的每一张笑脸,我喜欢看大家开心的样子....
        其实,当我打定决心要开琴行的原因是因为,和一个姑娘赌气...(待续...)im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