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上仍然晚起,晚起的结果就是做梦,而且居然又梦到室友回来了,她从门外提提踏踏地拖着大包和旅行箱扑进来,一把揪起我的被子,恶狠狠地伸出冰凉的手……嘛~~~难道我爱上她了所以一日不见如隔三秋?0-0
艰难地爬起来,穿那套pika闪光的行头去赴聚会——ktv,发泄过剩精力的绝佳战场。
阿d仍然那么女王and更加交际花了……有时候好羡慕她,那种完全强势的近乎满满自信的态度和熟稔,那是我最缺少的东西。
有时候会觉得,自己为什么那么喜欢loli系的衣服,一方面是因为女孩子难以幸免的公主梦,一方面是能够给自己一个厚脸皮的理由。我要特别一点,和别人不同一点,从一片相似的面孔相似的衣服相似的表情中,能够跳出一个即使怪异也是与众不同的样子。这样就好像能提供一种力量,给瘪答答的自信充起气来。
啊哟,怎么欢乐过头了咩~~居然玩起明媚忧伤的腔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