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想一下,如果他们蒙混过关,他们会真心感到欢乐? 没有真正的effort, 也就没有真正的Joy。

按:
关心老师这篇博客提到了博文的一些同事,来来往往.......
我比较赞同的一点是:工作上努力不够的,一定在这里呆不长,理由都是类似的:这个不好,那个不好,都不合自己的意,唯独很少或者不从自己身上找原因。有人离开了,自己的私人物品丢在公司也不清理,留着旁人帮他(她)打理,可谓“仰天大笑出门去,那堪俯首捡东西”。

Olympic Charter 学习心得 (1)

奥运来了,许多人说这是百年的期待,七年的筹建,十七天的宴席,然后是无尽的回忆。。。

然而,奥运究竟是什么?啥是奥运精神?

我想学习一下奥林匹克宪章,但是网上找不到中文版,连官方网站 http://2008.olympic.cn/ 都没有。

英文版在这里:

http://multimedia.olympic.org/pdf/en_report_122.pdf

Olympism is a philosophy of life, exalting and combining in a balanced whole the qualities of body, will and mind. Blending sport with culture and education, Olympism seeks to create a way of life based on the joy of effort, the educational value of good example and respect for universal fundamental ethical principles.

老顾(顾拜旦)不一般,把一个Game 上升到了主义- Olympism.

奥林匹克主义要创造一种建立在下列原则之上的生活方式:

  • Joy of effort (我努力,我快乐)
  • educational value of good example (榜样的教育意义)
  • respect for universal fundamental ethical principles (对于普适基本道德原则的尊重)

我谈谈我的学习心得:

1. Joy of effort (我努力,我快乐)

在整个奥林匹克宪章中你看不到任何关于金牌,银牌,铜牌的描述,宪章里也没有提如果界定某个国家是体育大国,如何划分奖牌榜的第一集团,第二集团,等等。它甚至没有提 Joy of Winning (Jack Welch 的粉丝可能会失望), 而是 Joy of effort。 我想effort 越多,joy 就会越多。

很多年前,在《最先与最后》这篇文章里,鲁迅先生这样说过——“我每看运动会时,常常这样想,优胜者固然可敬,但那虽然落后而仍非跑至终点不止的竞技者,和见了这样竞技者而肃然不笑的看客,乃正是中国将来的脊梁”……

我估计鲁迅先生看的不是奥运会,而且当时中国灾难深重,欢乐不多。 现在到了和谐社会,按照奥运的精神,对于“虽然落后而仍非跑至终点不止的竞技者”我们这些看客应该为他们的努力而大声呐喊助威,分享他们的欢乐。

同样是很多年前, 老梁也谈到了 Joy of Effort:

头一个经验,仿佛自己越是在给别人有所牺牲的时候,心里特别觉得痛快、酣畅、开展。反过来,自己力气不为人家用,似乎应该舒服,其实并不如此,反是心里感觉特别紧缩、闷苦。所以为社会牺牲,是合乎人类生命的自然要求,这个地方可以让我们生活更能有力!

  再一个经验,就是劳动。我们都是身体很少劳动的人,可是我常是这样:颇费力气的事情开头懒于去做,等到劳动以后,遍身出汗,心里反倒觉得异常痛快。

  以上两个经验,一个比较深细,一个比较粗浅。但都是告诉我们力量要用出来才能痛快。人类生命的自然要求就是如此。于此苟无所悟,实在等于斫丧自己的生命。

  第三个意思是:有的人每每看轻自己的工作,觉得粗浅而不足为,这是一个错误。须知虽然是粗浅的事情,如果能集中整个精力来做,也都能做到精微高深的境界

看来“在这个地方的所得,同在那个地方所得的是一样高深;在这里有所通,在别处也没有什么不通,所谓一通百通”, 高人的见解是相通的。

Joy of Effort, 刚开始有Joy,但是后来的工作多数会比较枯燥,Joy 会被boredom 取代,能坚持下去,才能收获Joy。一些年轻人说我是要努力,但是目前环境/机会/心情/老板/其他不好,等环境/机会/心情/老板/其他情况好了,我会好好努力的。我和博文视点的许多年轻编辑合作过,通常的模式是:

周筠老师介绍一个编辑和我合作,说这个编辑很不错,比前一个好很多,等等。
开始大家都很有热情,我也跟他们讲了这本书的构想
开始一起努力,有一些成果
这时候编辑们开始有想法,后来就不花什么力气,后来就撤了
周筠老师进行挽留工作,但是没办法,后来就回到循环的开头。

在一年半的时间里,和我合作,但是后来离开的编辑有:一开始的编辑叫“苹果”,后来,sg,peng,qkr,王什么,方舟,yanbo,bob。

最后离开的bob同学,刚刚热情地给我名片,周筠几天后就说他离开了。所以我对他没有什么印象。 倒数第二个是yanbo同学,她做的不错,我们书籍的营销刚刚做到一半, 但是她觉得有种种原因让她觉得不爽,然后就想不干了。 在她觉得不爽的时候,我和她聊过两三次。年轻人有很多想法,但是没有人听她的,她有一些失误,领导批评她,她很着急,我说 - 如果把每一件事情都做到 120% 的好 ,就会有人来请你谈想法了。但是yanbo同学等不及了。。。好像这是她三年中离开的第三个公司 。

应该说有各种各样的原因导致这些年轻编辑离开。但是大部分人都是在工作进行到一半的时候撤了,没有长时间,持久的努力,哪来充实的欢乐?

我的一个学CS 的 亲戚,前一段时间要下决心,每周要做一个《编程之美》的题目,现在过了8周,才做了两道题目。我原来想说一周一题,也要花一年多的时间才做完60道题目,但是就是一周一道,现在也做不到。看看再过几个月会怎么样?

既然把“Joy of Effort” 扯远了,索性再扯远一点,我和几位同事最近在北京大学软件学院讲了“软件实现技术”这一门课。对于学生来说,看到有世界上最大的软件公司的一线工程师和经理来传授经验,无疑是“joyful”的事。很多学生在博客中表示要好好努力。但是从后来的结果看,许多同学的“努力”程度有限,都想“用最小的努力拿到学分完事”,写的程序敷衍了事很严重,一个电梯调度算法用了50行就号称写完了。最好笑的是有一个小组最后拿了上个学期的别人的作业来交。 糊弄别人可以,最后糊弄到微软的工程师头上来了,我们在复审的时候,注意到了文件的日期都是一年以前。。。

这个 表格 中最后得0分的第11小组就是要糊弄我们的小组。立此存照。Joy of Effort, 在这里变成了 shame of Effortless。设想一下,如果他们蒙混过关,他们会真心感到欢乐?  没有真正的effort, 也就没有真正的Joy。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