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一位日本AV 女优的名字。

即便冒着要被哧为矫情和虚伪的危险。 还是忍不住为这三个汉字简单排列出的优美声韵和联想意象叫一声好。 古都 光 里面,有低徊深谙的亮度。应是在有小涧的山林里走了很远,是白日,但阳光被浓密的枝蔓叶藻缠住,渗到地面的,只是碎片。 然后就听到流水的声音了。   “难道,你的记忆都不算数?”   这是女性的声音(我的情愿),怅然且迷惑。并非带着遗憾,又实在不明白。里面有着想解密的牵引,但只是丝丝拌拌,不是态度鲜明的执著。 台湾作家朱天心《古都》中的第一句。此部小说亦有光。 因是看着生长其中的城市变得惘惘不可识。局内人不免扪心自问:“难道,你的记忆都不算数?” 这古都的光,是沃尔特本雅明《迎向灵光消逝的年代》中的“灵光”。 可复制的时代,油画原作的手工光感,躲在博物馆漫长走廊的角落里,幽暗的渗显出来,pale fire 。本雅明可爱,在叙述他理论的核心概念时,总找出一个文学化的感性语词来,比如此处,他管这种微光叫“晕”。   那光亦是保罗科埃略的Zahir,一经见到,便完全被占据,不能舍弃,离开,转移视线的。 Zahir定是人人都有,被蛊住的东西。 科埃略的这篇故事很都市,轻轻的,又要关乎冗长的生命之意,不过换了种宗教的说法,男男女女都在等待救赎,双方的,也是自身的。 全篇读下来很有些村上春树的意思。 十七岁读物。   说回来。
然而想起,但凡古都,联坠起的旧物,旧识,回忆,打捞,这一系列线性的、点面跳跃的回返视线,是要有文明方可有光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