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的收尾极似南方异怪的春天,雷声轰鸣后又陡转冬雪。我所处的小镇,就像要融化在水里。生活没有了恋爱,一切恢复正常和简单,才知道,这总归才是自己要的。浸淫在小说里,魂丢了一半。MR BIG说,不如出来喝酒。
我是该重回俗世生活了。

小说的收尾极似南方异怪的春天,雷声轰鸣后又陡转冬雪。我所处的小镇,就像要融化在水里。生活没有了恋爱,一切恢复正常和简单,才知道,这总归才是自己要的。浸淫在小说里,魂丢了一半。MR BIG说,不如出来喝酒。

我是该重回俗世生活了。 烟酒骄横,灼烫神经。我对他说,你知不知道有种叫“校友录”的东西。看着他们相亲相爱,我从不艳羡,也不自觉委屈,因为从来,在他们的眼中,我总是个异端……话还未尽,他轻握我的手,说,你虽然持续发胖,但在我眼里仍旧是四年前作为新教师的样子,你混在十几个人中间,那么瘦小。 我笑,我只记得你发给我的第一根烟,然后问,会抽吗?赫赫,原来是之后你步步引诱我犯罪的微小铺垫。 两人的话不多。午夜的时候,推开酒吧的门,凛冽的寒气让他再一次搂我在怀里。 你知道吗?我对他说,曾经有那么一段时间,我让自己对你彻底死了心,到现在,才发现,确实我们也是没多大感情的,我要让自己的生活健康起来。 可是我们分明又去享受爱的名义下的媾和。 我太喜欢他抚摸我的感觉,手指的螺纹会像水波一样从皮肤荡漾至内心,而穿透即使疼痛,便是那将熄未熄的欲望,对他的欲望,我们彼此的欲望。 不要再说爱我。我对他说,爱你的女子为你孕育了新的生命,我们这些旧的东西只能知难而退。 他并不说话。 从小到大,我俨然一副好孩子的样子,可其实,我搞了这么多乌七八糟的事情。 他笑着过来吻我,吻到我的眼泪,怔了一下,掰开我遮掩的手,说,宝贝,你会慢慢好起来的。 窗外。只有夜雨的巨大啜泣声。 白天。我们又会恢复到为人师表的模样,可他酒醒后,会记得他爱过我吗? 一切似乎并不重要。我已经不再爱他。 坐他的车回学校,他说,你挑一支歌吧。最近有什么好听的。 张亚东的新专辑不错。莫文蔚有新单曲《密流》,我的IPOD 里有。 下一秒。他又该长久地离开我了。直到他再次想起来他爱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