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自己的路,未来或能馥郁芳香 

     一个拥有爱的人,似乎没有办法不在乎亲近的人的目光,这其实是一件让人为难的事情。我们收到过许多友善的忠告,不管效果如何,出发点总归是好的。我却有个坏毛病,什么事情都是想做就做,先尽情感受过程,完了再用这些忠告进行自我批评。因此,我觉得自己常常犯错,说不后悔是假的,不过终究是自己选择的路,起码图了个痛快,也不会有追悔莫及的时候。
     痛快了,这是过程之中的获得,我想这是一种划算的做法,虽然受过些惩罚,我还是觉得我行我素的方式是最人性的,起码对自己不残忍。人是有惰性的,痛快了,痛苦了,痛定思痛之后,我还是改变不了不按规则出牌的毛病,只喜欢随心随性,安静地走自己的路。
     以前弄不懂自己为什么这么固执,因为暗地里自己是吞了许多苦水,偷偷流过许多次泪的,却我似乎还是痛苦和伤害都打杀不了的坚强人物,反倒是愈挫愈勇了。有一次,跟一个赚钱多的同事聊天,终于给自己的任性找到了充分的理由:特例独行地走自己的路是很爽,不用为了不适合自己的“善意忠告”打肿了脸用自己的幸福买单,也不用为了别人眼中吃喝拉撒这等世俗的幸福扮爷、装孙子。一路上,痛痛快快地走着瞧着,活得似乎有点缺心眼,但一个不小心,却有柳暗花明又一村的时候。 
     这譬如饮酒,像黄老这等绅士之流,爱的有品位的精致饮法,酒樽必须是高档的水晶大肚杯,酒必须是够分量的名酒,酒入杯中之后,得用优雅的姿势左晃右晃一番,使其氧化,先观其色,方能入口品其味,这其中的妙处实在不是我这等俗人体会得出的,实在是太麻烦!与黄老不同的,还有“独裁”的饮酒文化,不管是好友还是初交,必要一醉方休才肯罢手的,有点李白“酒醒同交欢,酒醉各分散,永结无情游,相期邈云汉”的无奈。
     在我看来,酒是物,管他什么宝贝还是劳什子,只有人才是主体,酒得随着人性方属上品。我虽不常饮,却也是爱酒之人,最喜欢的是普通的竹叶青和女儿红,饮时不拘泥如章法,或小酌或牛饮,凭的全是当时的性子,这种无法则的饮法感觉很江湖,自然是妙处横生。鸡尾酒也有极好的时候,龙舌兰酒配柠檬,加上雪碧一拍,在手的虎口处抹上点盐,饮毕,添一口盐,虽尝不出酒味,却读得出酒趣。
     我想,生活的法则好比镜花水月,如同饮酒一般,无法则应该是生活的最高法则吧。我们大可不必迷信“善意忠告”的经验,前人走过的路,并不一定通往胜利。已被踏平的大路尽头,是没有价值连城的宝藏的,即使有宝藏,也被那些更早踏上这条道路的人采掘干净了。我们得走自己的路,随心随性,未来或许能馥郁芳香,即便不能,好歹也图了个痛快,想来此生也不枉白走了人世这一遭。既如此,我等何不先胡乱海饮个痛快,小女子不知天高地厚,且先自饮一杯,百花陪饮一杯,卿随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