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尼黑Alte Pinakothek展览:“Perugino Raffaels Meister”

佩鲁奇诺的画让我们清楚地看到了,同样是宗教题材绘画所表现的人体,基督的身体和圣塞巴斯蒂安的身体有着怎样鲜明的对比。实际上,在中世纪和文艺复兴时期的宗教题材中,若要描绘人类的躯体,画家的选择并不多(比如亚当夏娃,末日审判⋯⋯);而他们最热衷于表现的人类身体,却是一个(在肉体上)不年轻、不美丽、不健康、伤痕累累、垂死的、乃至已死的男性躯体——基督的躯体。

(关于基督肉体的“不美”其实太有得说了——这个现象多么有趣啊!它背后折射的中世纪“美”的观念又是多么独特啊!如果“美”能跻身于“真”“善”“统一”“和谐”等等概念之间,成为中世纪审美的原则之一的话,那么基督不可能是不“美”的,而这“美”的标准无疑和我们现代人的标准极为不同。中世纪宗教绘画中所展现的基督的美,并不是从肉体直接展现的,而是引导观者超越形象,去领会这一场面的“意图”和画家想传达的信息,它甚至要求观者具备一整套“配套接受系统”,其中包括了情节的预知(受难故事)、信仰教理、宗教情感等等。中世纪的神学美学彼此呼应。我想到了巴尔塔萨在论奥古斯丁的章节时,提到他说要用“灵性的眼睛”而不是“肉体的眼睛”观照上帝的美。)

而从文艺复兴开始,同样是宗教题材绘画,我们总算看到了肉体上的美男进驻了人们的视野,若要从宗教绘画中找出一个年轻、美丽、健康的男性肉体,那其中的代表非塞巴斯蒂安莫属。我们大大赞叹了那并不突出而细致微妙的锁骨,胸大肌与三角肌之间明暗有致的质感⋯⋯

PERUGINO,塞巴斯蒂安胸像1493-94年, 54 x 40 cm,原藏于圣彼得堡。

image

佩鲁奇诺所画的基督。介绍说佩鲁奇诺受到了当时风行于威尼斯的北方绘画风格的影响,刺刺表示没有看出来,但我在看说明之前就感到了那种Memling式的阴冷硬朗感,还以为是错觉⋯⋯

PERUGINO, Pietro, Imago Pietatis, 1495, 86.5x90cm,原藏于翁布里亚国家美术馆。
im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