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认识的第一个乔,是在迷了我很多年的名著《小妇人》里。那个作为故事主角的家里老二,单纯、明快、爽朗、才华横溢。虽急躁易怒,却依然和温情脉脉的故事并行不悖。在之后的《小男人》里,乔妈妈也成了整个故事里异常温暖的存在。那是年少时候我憧憬的对象之一。

之后乔的出现频率急增,是在安妮宝贝的小说里面。在安妮笔下的乔,那么多的乔,她们冷冽、干脆、独立。她们对自己所要的东西如此清醒,手段有时会激烈狠毒,但不会引起人的厌恶或憎恨,反而给自己添上一丝凛冽的帅气。

于是在我心中,叫乔这个名字的女子,总是跟冷静、爽快、明朗、以及无法忽视的才华联系到一起的。就连名字也体现出了这些气质。单音节词,Jo,简单干净又亲切,毫不扭捏,喉音回响出婉转的尾音,却没有一丝拖泥带水。

——当然,其实我想说的,不会是上面的两个。

 

当乔用另一个名字在某个论坛里混得有些小粉红的时候,我还只是一个完全的论坛新人。乔的名字在论坛里耳熟能详,“第一美文”的荣誉熠熠生辉。而小菜鸟的我躲在电脑屏幕后,并不去看她。或许是因为对有这些称呼的红人们心存隔阂,对抱大腿什么的行为兴趣缺缺。我依然只尽我小菜鸟的本分,安静地灌水刷帖偶尔认认同样透明的亲。任凭人磨破嘴皮子推荐,也不沾不染。

而旧论坛消失,新论坛建成之后,人气不旺的时期,本着对本命的爱,任何人的帖子我都细心回复。这时候乔作为旧论坛的元老之一也被拉了进来,换了N个马甲发帖。我并不知道这些马甲是谁,只是看到那些繁复美丽的文字时,心里些微触动。后来有人在跟帖里喊出了“第一美文”的名号,我才恍然,哦,原来是她,果然是她。名不虚传的乔。

依然是没有联系的。没有接触点的话,其实我是个不怎么主动跟人搭话的人。我跟乔在无数的帖子里风轻云淡地交集着,但彼此都印象淡薄——就这么稀薄地知道这个人,直到,直到接触点的出现。

勾搭上的过程太过荡漾我不用重复。一说一回的对话说得来旁人完全无法插嘴的状况也不需再度描述。印象最深最深的,还是莫过于在异乡独自一人蜗居的小房间里,将音乐声音放到最大,然后看着电脑屏幕上的乔的文字,呜咽出声。

对我来说,那是只有真正的味方,才会有的内心最深处的共鸣。而乔用那么冷冽的文字轻易地将曾经的伤口撕开,虐得酣畅淋漓。想看,不忍看,却又忍不住不看。这是乔的文字的魅力,是我憧憬着却无法达到的高度。

于是我终于主动勾搭上了乔。在日日的交谈中发现两人的共鸣如此强烈,相似点如此多,想法观念如此契合。我从来没遇到过这样一个朋友,相识恨晚地几乎想掐青自己的腿。

再后来,我面临着灾难;再后来,我经历了挫折。在后来的我的每一段时光里,乔的存在都那么明显而且重要。在悲伤时期一次又一次的劝导,在低谷时期一次又一次的鼓励……我不敢说如果没有她我没法度过这段时期,但至少是因为她才让我能这么快振作。

我无法忘记的。乔说,抱抱,不哭。乔说,坚强点。乔说,在这几个人当中我最喜欢你。乔说,你很棒,你比他们好多了。乔说,加油。乔和我的见面,当了很差的导游,除了吃找不到其他好玩的可以分享。乔和我的拥抱,并不难舍难分却依然难以忘记。

她其实在我面前从来不用乔这个名字,我也并不想矫情地说什么我喜欢叫她乔,我从不这样叫她。可她依然是乔。她选择了这个名字,也仿佛被这个名字所选择。我亲爱的乔汇集了我所认为的乔这个名字的女子所拥有的一切美好。但她居然不是偶像也不是虚构,她居然就在我身旁,她居然能跟我如此贴近。说话屡屡撞车、想法不谋而合。于是我只能再度感叹我在选择朋友的方面或许真的有神灵在保佑。

我永远无法做到像乔的文字那么美丽,我有的只是简单而真挚的心情。我爱在我的所有文章里说,我不知道以后,但我至少无比确定现在。那么对乔,也是一样的,不管将来经历如何,就算有误会,会分开,我也绝对绝对不会忘记,那个在异乡孤寂的夜晚面对着乔的文字泪流满面无限膜拜的情形。不会忘记,在黑暗的日子里每天除了盼望着QQ上那个头像能亮起来、能开口跟我说话就再无其他念想的情形。

唯一有点担心的是,这份依赖,会不会成为乔的累赘。但我相信不会的,因为她是我亲爱的乔。因为她是我的幸运。

让我无比珍惜的,又一份幸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