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次專程回漳州,是爲了和經緯的孩子們交流,好歹是要認識一下,建立一個溝通的渠道,以保持這文化的傳承。

昨夜,在光合看了整宿的書,灌飽了滿腹的咖啡紅茶,一覺沉沉睡到午後。起來時陽光明媚,正是一日之中最溫暖的時點。略作洗漱,便到該出發的時刻。

 

船票從6塊漲到了12塊,我們的學生證已經不可以打折了,而船上不好聞的味道還是一如既往。從漳州港到校區的公車都舊了,我記得我來的時候這些車都還是新的。

地址是在主樓2-102,恍然發現已經很久不用主樓二字。在本部擁擠而桀驁不馴的樓群中,誰稱得上是真正的主樓。最老的群賢?最高的嘉庚?還是最恢宏的建南?誰也不服誰,便只能用它們本來的名字來稱呼。

從中區正門走進學校時,我第一次注意到大門對面空曠的公交站臺,上書“廈門大學站”,我問JJ,那北區那個站叫什麽名字,廈大北門么?他說,或許是吧。——在這裡生活了兩年,然而很多細節從來都不曾出現在我們的注意範圍之內。

 

我和JJ匆匆走進教室的時候,圈已經在臺上慷慨陳詞了。下面黑壓壓坐了一片08級的孩子,仰著青春洋溢的面孔,帶著懷疑和無畏的眼神打量我們。

圈詢問著大家對經緯的感情,最近做的事情,有些凌亂。坐我們身後的學妹不斷小聲嘀咕:學姐好緊張哦……學姐又語無倫次了……

其實我知道,圈一點都不緊張,她怎么會緊張呢,看到這些小孩,她心裡是歡喜的,輕鬆的,於是她細細碎碎地把字字句句細枝末節都掰開來講,卻讓學妹覺得語無倫次了。我回頭向學妹微笑:學姐是很好相處的喔,不妨多多交流一下。

 

然後我再重講一次“經緯編年史”。

鄭重地寫下《經緯編年史》這個標題的時候,我還是大二,不知道歷史的厚重,也不懂圓通處理事務的藝術。然而當我再次張口,說起這些我早已爛熟於心的故事時,突然間發現,我已經失去了那時候的激情澎湃,只餘下壯士遲暮的感慨。我不再把麥田他們當年憤然離開經緯看做壯舉,也不再以為經緯曾經有著悲壯的被鎮壓和反抗的歷史,一切的一切,只是我們有時候必須要妥協,要考慮到每一方的利益和感受。在這個校園里,乃至這個社會,個人英雄主義是於事無補的。

 

我懷念起那時候我們一起做過的瘋狂的事情。

我發現那些話就那樣自然而然地從我嘴裡流瀉而出。

“我們一起到白城去露營,一起去南區的後山上偷荔枝,一起在圖書館預約了研討室來殺人,一起到第六晚咖啡館去尋找我們的藝術和小資,一起在麥當勞通宵然後跑到鼓浪嶼上的三一堂,靠在堅硬且沒有平面的桌上睡著了……”

“那些最瘋狂的事,似乎是只有在漳州的時候才能做得出來的。”

“這些故事是我們共同的記憶,你們將來,也會有你們共同的珍貴的記憶。”

“當你過了四年之後,回首這段時光,你會說,還好我加入了廈大經緯,認識了一群狐朋狗友,我們一起哭過,笑過,瘋過,鬧過……然後我們一起離開。”

 

然後我們一起離開。

說完這句話我突然鼻尖發酸,那一瞬間我以為眼淚要掉下來了。

在孩子們面前,這可真是丟臉的事情,於是我忍住了。

 

後來,跟大家聊了一點職業生涯規劃——好吧,是我的職業病又犯了——讓大一的小孩去思考自己適合做什麽,能做什麽,可以從經緯收穫什麽。我已經見過了太多專業和興趣能力不符的人,如果這一席話,能夠讓這些小孩多想一點點,那便够了。在大一,一切都是充滿希望的,一切都是來得及的,一切都是可以改變的。

如果積極參與,敢於主動承擔責任,那么我相信經緯可以帶給這些孩子能力、心態和人脈的成長。經緯會是一個很好的平臺,它可以鍛煉許多方面的能力:良好的文字表達能力、人際溝通能力、組織策劃能力——這些是絕大部分的的工作和生活都會需要的。而經緯內部所構建的團隊氛圍,如我們一直強調的,學習、互助、創造、共享,會帶來比能力更多、更重要的收穫。經緯已經一次又一次用實例告訴了我們:它可以怎樣改變一個人(例如道森)。然而如果被動或者逃避,那么不管加入多少組織,一點成長都不會得到。

 

交流結束,沿著河畔往北區走。經管大樓已經建好,河上又架起一座新橋,我非要從新橋上走過,走一次我們從未走過的那條路。海報欄又拓寬了,一張比一張大,一張比一張精美,還有熟悉的社團活動評分表。而北區食堂的飯菜居然一直都沒有漲價。步行廣場中間的噴水池已經填平,大型晚會大多都移師此處,廣場上有震天響的音樂,晚上七點“南強文化節”就要開場。

坐上去漳州港的車,給大雷發短信,說,小孩我回來了,又要走了,發現漳州的夜市益發的繁華了。他回道,大概是因為08的小孩入學的關係;您老一路走好。08屆的孩子們都已經是真正意義上的90后。突然有點黯然,那些我一直叫做小孩的孩子,現在也開始叫別人小孩了;那些當初叫我們小孩的人,都已不知道散落在世界的哪個角落了。

——這個校園是他們的了,我們變成了徹頭徹尾的歷史。

 

寶說:那裡有我們最美好的時光

圈說:每一字,每一句,那是我們最繁盛的青春

 

那如今,讓我們再為經緯貢獻最後的一點力量,七個月後,青春落幕,繁華散場。

 

 

 

20081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