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轻松欢快的地方难得也讨论一下这么些严肃的话题。写着写着觉得越来越水了,将就着看吧。这种揣度别人心思的文章真不好写。

看看听听终于花了半年多时间看完了Breaking
Bad已经出了的前三季,很多人跟我说这是一部很烂的美剧,但在看完这三季之后,我觉得这是一部很有思想的电视剧。这部剧讨论的不仅仅是中年危机,也不仅仅是毒品、枪支、性等等社会或是伦理问题。它是在讨论一种态度,对生命、对家庭、对科学、对财富的态度。

鉴于通篇剧透,想看这部剧的请绕行。

对待生命之态度是贯穿全剧的。S1E01中,家境算不上殷实Walter
White不幸罹患肺癌。正是这所剩无几的生命,彻底改变了Walter的人生态度,这个原本哪怕是对自己的学生都是唯唯诺诺的中年教师,突然学会了反抗,反抗暴力反抗不公。这种巨大的转变,随后很快成为让安分守己的Walter走上犯罪道路的原因之一。

对待生命这个问题的另一方面,在于对待他人生命的态度。全部三季中,Walter一共杀死或指使Jesse杀死5个人(鉴于第四季即将上映,姑且认为Gale在S3E13末尾已经被Jesse杀死),企图杀死1人未遂。从杀死这些人的目的来看,4个是为了自保(同时也保护Jesse),2个是为了保护Jesse。不知是出于师长还是合伙人的身份,Walter对于Jesse的保护自始至终都是时无微不至的,但他对于剧中其他任务的生命的态度却发生了一些微妙的变化。

Walter用膦杀死的第一个人是在被枪顶着的情况下出于自卫目的的,可以说是急中生智。第二个人,他在经过反复思想斗争之后曾一度试图释放此人,但他细致的观察发现破碎的盘子少了一个锋利的碎片,也就是说他的生命又受到了迫在眉睫的威胁,因此他选择了杀死这个人。第三个人,没有能被他杀死,却因机缘巧合死于Hank之手。Walter之所以试图杀他,是因为此人嗜杀成性,且又劫持了他和Hank,若不灭之,他们二人便难逃一死。第四、第五人是因为他意识到Jesse可能因为一时冲动而葬送自己的生命,而抢先一步杀死了Jesse不可能战胜的对手。当然从一种更为犬儒的观点来看,Walter此举也同时保护了自己,如果两人杀死Jesse,那么Walter之后便无可信任的助手帮助其制毒,那么就将受制于Gus。第六人,也就是Gale。相对来说Gale是这六人中最为无辜的。虽然Gale同Walter一起每周制造着数百磅的毒品,但在Breaking
Bad的价值观中,这已然不是一种恶。Gale在剧中的形象只是一个沉迷于自己的chemistry中的nerd,他单纯、善良甚至有些唯命是从。当Walter遭遇可能的危险时,他甚至试图善意地提醒,但是却因为他没有成功表露的提醒,让Walter意识到了Gale不死,Walter必死,也最终因此把自己葬送在了Jesse枪口之下。此时的Walter已经与S1E01中那个情急之下为求自保而杀人的Walter不一样了,对于Gale的死,他是精心谋划的。可以说,在Walter心中,自己的生命已经凌驾于Gale之上了。当然,这也无可厚非,保护自己生命意识完全可以看作是动物性的本能。一定程度上讲,Walter是被逼上杀死Gale的路的,但是从这跨越34集的Walter性格变化来看,Walter对于剥夺他人生命显然已经变得更习以为常了。这种转变来自于两方面,一方面,这34集中,Walter始终在于制贩毒团伙打交道,与这些眼中只有利益而把他人的生死视作浮云的人在一起久了,Walter自然也被潜移默化地改变了;另一方面,对比前后,S1E01中,Walter刚刚从一个顺从一切的老好人,变为一个生死置之度外的癌症患者,存在着巨大的矛盾,他身上兼具着怯懦和无畏两种特质,以至于在人物性格的表现上显得非常反复,而到了第三季中,Walter的肺癌已经恢复了大部分,疾病对生命的威胁已经不再那么迫切了,因此,Walter的行为也愈发趋于理性,但同时也因为在充满罪恶的领域里一段时间的磨合,原本的怯懦也已经消失不见。这两方面综合影响下,Walter对于生命的态度自然也发生了看似不起眼,实则巨大的变化。

除了Walter杀死的这些人外,Walter还有一次对Jesse女友Jane的见死不救。这很可能出于Walter考虑到Jane的存在会成为他和Jesse的累赘,她既有可能暴露他们,又有已经在事实上严重影响到了Jesse。但是从S3E12来看,这件事情其实一直折磨这Walter,尽管他最终没有向Jesse吐露事情。这是一个微妙的地方,Walter既然已经可以对Gale痛下杀手,为什么对Jane的死却念念不忘呢?也许Jane不是非死不可吧?

另一方面,就本片的另一个主角Jesse
Pinkman来说,尽管他贪婪、懒惰和莽撞,与Walter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但对于生命,却有着自始至终的敬畏心。从S1E01中帮助Walter处理尸体开始,他对生死之事,总是会表现出格外的惊恐,甚至因此多次把事情搞砸,陷两人于危险之中。也许这可以说是他的怯懦,但是到考虑到他作为传统意义上的“坏孩子”以及他对生死以外的事情所表现出的“天不怕地不怕”,我更愿意把这个看作敬畏生命。Jesse唯一一次自发地想要结束别人的生命是在S3E12中,虽然看似是一时冲动,但仔细思考便会发现事实上却并非如此。Jesse尽管出手的方式很不理性,但他企图杀死两人的理由却是比较充分。前一次,是因为两人逼迫11岁的Thomas杀死Jesse的挚友Combo,杀死两人既是为了给Combo报仇,也是为了拯救Thomas;后一次,当Thomas被两人残忍地杀死后,Jesse心中的那种非理性的正义感趋势他冲动地拔枪挑战这两个他无法战胜的人。归结起来,还是因为Jesse对Thomas和Combo生命的重视,从而却不再顾及自己的生死。

生死之事实在是个很复杂的话题,涉及到对人物内心世界的理解,上面的只是我的一些浅显的想法,欢迎指正。

那么接下来的话题便是家庭。对于Walter这个中年男人来说,家庭可能是重于一切的。他之所以会踏上制毒这条显而易见的不归路,很大程度上是出于他发现自己即将离开人世却无法给自己的家人留下足以维持生计的财产。甚至在他走上这条路之初,还天真地算计着制完多少毒品便可在自己离世后供养儿女到成人。诚然,Walter无数次瞒着家人躲在外面制毒,一定程度上可以看作是对家人的背叛,但就出发点来说,这一切又都是为了自己的家人。

同Walter一样,Skyler作为Walter的妻子,也是富于智慧的。她在观察到Walter的种种异常,以及数额巨大的不明来源的财产后,很顺利的猜到了毒品。随后Walter对于妻子的坦诚从另一方面佐证了他对于家庭的重视。当Skyler提出离婚,Walter百般阻挠,但最后又突然改变态度,突然签下了离婚协议。这一改变的原因剧中并无交代,但可能的原因是Walter家遭遇监听、异常的闯入、门口的镰刀图案都让Walter意识到自己已经无法走出这个圈子了。S3中,当Hank遇袭让Walter真正意识到自己制造毒品已经把危险引向家人时,他选择了找到Gus,寻求续约,更多钱对于此时的他来说已经毫无意义了,唯一的目的就是希望Gus能够继续庇护他和他的家人。

当然,上面所述Walter力求自保一定程度上也可能与他的家庭有关。先前是为了防止自己在赚够供养家人的钱之前被杀害,后来是为了保护自己的家人不受到威胁。

对于Jesse,他没有实际意义的家庭,因此也很难在他身上看到像Walter那样对于家庭的责任感。他已经成年,尽管父母始终爱着他,但他的叛逆却让父母难以接纳他。当他好不容易争取到了父母的接纳,却因为他弟弟的一支大麻而被赶出家门,而他也为了保护弟弟在父母面前的形象,承担了这本不应由他承担的后果。也许是出于对父母的报复,在Jesse通过制毒获得大量财产之后,让律师出面低价收购了那处原本就应属于他的房子。

尽管Jesse总是表现出没心没肺的姿态,但是除了他的狐朋狗友,有两人,虽不是他的家人,他却真正关心过。其一是Walter,因为两人是一条绳上的蚂蚱,他无法回避这一事实,这可能也是他接受Walter撤销对Hank的诉讼并重新与之合作制毒的原因之一;另一个便是Jane,Jane对他的感情一定程度上帮助从心理上从充满杀戮的世界得到了解脱,却也影响到了他与Walter的合作,而Jane的意外死亡,更是让他在很长一段时间里迷失了自我。因此,不难看出Jesse对这份感情之重视。

科学是这部剧的一大卖点,也很大程度上是我看这部剧的原因。虽然有一部分伪科学的内容,比如我不认为meth或者HgCNO有可能在较短时间内结出如此巨大的晶体,即使meth的结晶性很好。另外,Walter和Gale都是X-ray
crystallography(X射线衍射晶体分析)的专家,这是一种判断晶体结构和原子在空间中相对位置的分析手段,专家的话应该比较擅长从衍射数据解出晶体结构,没理由学好了这个就特别擅长长晶体啊。

吐槽完毕,回归正题。关于科学,这部片子最触动我的是如下的对话:

G:I was doing it the way you are supposed to, pursuing my Doctorate at
Colorado and NSF research grant. I was on my way, jumping through hoops, kissing
the proper behinds, attending to all the non-chemistry that one finds oneself
occupied with. You know that world. That is not what I signed for. I love the
lab, because it's all still magic. You know? Chemistry? I mean, once you lose
that...

W: It is. It is magic. It still is.

确实,实验室对于每个热爱科学的人来说都是充满魔力的。有时候虽然会戏称自己为免费的有机民工,偶尔还会吐槽两句,但说实话,真是发自内心地喜欢实验室这地方。

既然上面大段都是Gale的话,那就先说Gale这个配角吧。他真是一个纯粹的nerd,他单纯、善良、沉迷于实验室,但是过分的单纯让他忽略了身边的威胁,而葬送了自己。对于科学的热爱,让他搭建出了制作最美味的咖啡的装置,让他鄙夷那些non-chemistry的事情,让他放弃了原本符合他身份的一切,也把他引向了危险的毒品。在制毒实验室里,没有lab
politics、没有中期审查或是结题报告,不用申请经费,不用发表论文,当然也没有影响因子,有的只是实验室。但是,仔细想来,发现Gale对于科学的理解存在着一个重大的问题,在这样的实验室里只有制造而没有创造,没有创造的科学,岂不趣味全无?另一方面,虽然我能够理解Gale对于那些非化学事情的厌恶,却不能赞同他的观点。一个科研人员,无论在自己的领域有多么高的造诣,他首先都应该是社会的一员。因此,与人打交道便无法避免,那些科学以外的事情自然也是无法避免的。那么,除非把自己完全从社会生活中剥离出来,否则不可能存在一种纯粹的只与科学打交道的生活。即便是Gale,他也没能做到,虽然Walter在他眼中是与他同类的人,但他还需要接触Gus等人,这些人不仅与科学无关,而且危险的来源。对于Gale来说,Gus的意思只是代替了NSF,但是Gus与NSF是不完全一样的,他是会杀人的。

然后回到Walter。从Walter之前同事的评论,以及Walter讲课的片段来看,Walter不仅是曾一位出色的科研人员,也是一位优秀的中学教师。这恐怕是源于他对科学的爱吧……当他第一次与Jesse一起制毒,并且说出“这是科学”时,当他对Jesse的产品百般挑剔,还看到了他对科学的虔诚。或许可以说,是科学害了Walter,如果他不懂化学,或许他就不会去制毒,也不会经历那么多腥风血雨,但是如果不去制毒,他只是一个默默等死的中年男人,他的生命也就很难有这么一段充满激情的尾声了。同时,科学也帮了Walter。如果Walter不懂化学,就不会有他在第一次杀人之后的毁尸灭迹,他也会用HgCNO震慑住Tuco。

至于Jesse,实在找不到与科学沾边的东西,姑且就不谈了。

最后的话题便是财富。这部与毒品打交道的片子,自然是与财富分不开的,镜头前闪过大把大把美刀似乎是家常便饭。

Walter走上制毒的路最初的原因,说白了,无非是缺钱。巨额的医疗费用加上Walter不愿意向别人要钱,以及对于自己早逝之后子女成长所需的大笔支出,把作为经济危机中普通中产阶级典型的Walter逼得透不过气。Walter不得不寻求一种在短时间获得大量金钱的途径,而Hank这个DEA探员恰好无意间透露给他了这么一条途径,他的学生Jesse有恰好让他进入这个圈子成为了可能。S2结束,当Walter的癌症康复了大半,疾病不再迫切地威胁生命,而之前积累的财富已经足够他供养儿女成人时,更多金钱对于他已经没有意义了。但是,当他的妻子因为他的犯罪行为逼他离婚时,他冲动地打算烧掉这些罪恶的金钱,却又立马反悔。这样的反复,其实体现的是他的矛盾,也是印证了他对于家庭的重视。一方面,罪恶的金钱毁了他的家庭;另一方面,挣这笔钱完全是为了他的家人,如果烧掉,他之前全部的努力便化为泡影。因此,总的来说,财富对于Walter来说并不是那么重要,因为在他眼里,家庭要重要得多。

相对于Walter来说,Jesse要把钱看得重的多。可以说,对Jesse来说比钱更重要的事情就没什么了……Jesse的贪婪无度多次引起了他与Walter之间的摩擦,也给两人带来了危险。Jesse的贪婪是可以看作由多方面的原因引起的。首先,Jesse的毒瘾以及其他消费上的挥霍迫使他不停地赚取更多的钱;其次,作为一个20多岁的年轻人,并不像Walter这个濒死的中年人那样对于挣够多少钱有一个明确的指标;再次,作为一个经济上独立的成年人,也没有家庭,他的生活必须依靠自己,那么对于他来说,钱便是维持生活的基本需要;最后,他的社会关系中,主要是毒贩和地痞,在这些人中,金钱至上的观念是根深蒂固的。综上,Jesse的贪婪不足为奇。

最后再说说也许是这片子中最有钱的人Gus吧。剧中Jesse算过Gus的利润,其实我没法相同,Gus要那么多钱干啥……哎,也许只有像Gus那样的人才能理解为什么需要那么多钱吧……

好吧……写得太水了,就到这儿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