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徘徊于几点一线
如果没有了社会地位,金钱收入,将无法宅我所爱
不能买书,不能去学日语,不能的事情很多
这里很安静,我的BLOG地址也只告诉了5个以下的朋友
偶而路过的同好也有些留下足迹
我想要把生活和宅精神分开,这里大多不提生活
不过这次还是在这里留下生活日记吧,因为这里是秘密后花园嘛!

为了生活,我去外地应聘。应聘的地方离我家很远,坐车要30多个小时
我也在想自己是不是做出了个不可思议的事情。
如果是其他地方就算了,可是对于杭州,我便执著了。
我是如此喜欢,从那白娘子的神话开始就迷上了这个地方。那个西湖,断桥,雷锋塔虽然早已被现代化的物质文明所改变,站在桥上的虽然不是当年的许仙白淑珍,可是留下的东西仍有某种不可思议的线连着那古老的神话。
这里有一个想见的人,当然这个人不是什么白娘子,而是一个网友。我有许许多多的网友,可是执著想见的只有这一个。其他的朋友有机会当然也想一起玩一玩,可是这个人我非常想见一面的。她是我最熟悉的网友,从花痴到生活都聊,可是虽然熟悉却始终没有见过面,每当上海的朋友去找她玩的时候我都有点失落。没办法,太远了嘛。
就这次机会,工作的事情虽然要抓,但是其实更想去看一看。
事情还不知道工作和未来要如何发展,就坐上了火车。
妈妈说,如果聘上的话就不要回来了,我觉得有些害怕——漫画小说都静静的呆在家里,一但要去外地工作就要告别他们了,连电脑里的DRAMA都带不走,多年积累下的是什么?
想起了一句“人本过客来无处,休说故里在何方……”本来我应该觉得[这样将无法生存],可是临走的时候却很不可思议得觉得[一切都无所谓了]
我只带了一张700m不到的数据光盘,里面有收藏夹,聊天纪录,一些网页,自己写得日子和杂七杂八的小说和观后感,如果有新生活,一切都没有了也无所谓。长长的火车看不到尽头,竟然有一种眩晕的感觉,我不知道还会不会回来,快要上火车的时候竟有几分悲壮感。
比实际年龄还要小的外表被人家说成萝莉,本人看起来变化莫测。卖书的老板曾经窃窃私语我到底多大,过路的大叔说我像小学生,公园里的老爷爷安慰我说“现在也有不少初中生长得像我这么大”,我的心态还算麻木,不过总要为自己发愁的。就像这次南下,配上这个外表,有多少分胜算仍旧是个未知数。
火车上的风景飞快的在四方的窗外转换。大多都是绿色的天地,树木。在胡思乱想中国农民要种多少庄稼来养活城市人口的时候,火车一站一站的停,我也好奇的看着站牌,火车是大大小小的车站都要停的,我开始后悔地理没学好,都不知道哪儿是哪儿。
30多个小时很漫长也不漫长。因为没有同行人,我一个人只是看一看窗外,发短信,睡觉。景色总是在农村与城市间变幻,可是我看得不够,青山绿水很美,突然有点感叹中国真是幅员辽阔。
过了济南到泰安,就有一座连一座的群山,不禁想起那首歌"一座座青山,近相连……"。下铺的大叔人很好,还让出桌子让我吃饭。大叔的女儿是CJ初中生的小妹妹。车厢里面似乎还有一铺年轻人,剩下的就都是车组人员了。安逸的环境让我感谢托人买地这张好票。
终于盼过了一天,再睁开眼睛就是杭州了,闹表定好了但是比预计还早的被车组人员叫醒。原来火车早点,4点还没到,已经进站杭州了。

im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