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绰绰8个月了。当然,还是在他妈妈肚子里。绰绰是大名,小名叫又又,反正都是很有富余的意思。小家伙个子长得偏大,已经被医生警告,因为他老妈太能吃了,我不得不在旁边监督,免得她一刻不停的往嘴里塞东西。但愿他能顺利出生,这个混乱的世界,充斥着危险,希望他能独辟蹊径,勇往直前。
  前几天绍兴县《鉴湖》杂志发了我一组诗,很难得,居然有60块稿费,写诗这些年,好像就拿过两次稿费,都是60,上一次是2000年或2001年时,上海的文学报发了我的《兰亭》和《中国书生》。看到寄来的样刊,才觉得自己原来和诗歌圈还有一点点联系,就是不知道当年那些写诗的人现在都混得怎样。     
  陈错到了扬州没有,在那边安顿的怎么样,看到了给个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