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年时朋友送的蝴蝶兰,花朵都掉光了。和妻一起去楼下车库前将拼凑在一起的几丛花撕掉塑料托盆,种在一个花盆里。不过,说心里话,这些蝴蝶兰能不能再活下去都很难讲,更别说期待它们明年再开花了。
  如果只是花束、花篮倒也罢了,反正就是为了春节期间摆着好看。但对于盆花就不同了,总希望不要也是“一次性”的。但是,这些来自更南方的热带花卉,如果没有大棚、药水,如何能个适应这里的气温呢?
  每每在公园里看到那些蔫蔫的油棕树,都觉得它们太可怜了。这些热带地区普通道行道树,它们自己又怎会要到这冷(相对它们来说)地方来呢?这些都是形象工程的产物。它们即使被使劲方法地种活了下来,但远没有它们那些热带亲友的活力和神采了。
  每个地区都有适合生长的自然植被,自然规律是无法破除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