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日,下午5点多的飞机,但早上7点我就醒了。

       早上做最后的整理,兵荒马乱的。也准时出发了。到了机场,不幸行李还超重了,幸好我们有两件行李的份额,所以火速抽出来一部分重新打包。遵照前人的经验,飞机起飞和降落的时候都给点喂奶了,她倒也非常安静,还颇有点新奇。从都柏林到阿姆斯特丹,一路顺利。唯一遗憾的是购物时间太少,原先计划中的购物项目被迫取消。在阿姆斯特丹遇到了一群30多人的国内公务旅行团,里面的一堆大妈围绕着我们进行了两个主题的谈话:娃娃好可爱、你们的生活细节怎么样。后一项又包括了你们收入多少,出国多久,什么工作,等等等等问题。有个大妈说自己儿子在加拿大读书,还问爱尔兰收入多少。我说依照她给儿子的职业规划,如果在爱尔兰的话应该有个四五万欧吧。大妈问:“月薪?”我顿时orz,这到底是该公务旅行团的人太有钱,还是他们觉得海外华人很有钱……

        上了南航飞机,俯视了一下阿姆斯特丹地面上的郁金香花田之后,就进入夜间飞行模式。带娃娃旅行,果然在排队和安检的时候享受了许多特别的照顾,一切都可以比别人提前和简化,真好!起飞之前aerlingus的值机人员说自己没有给我们安排第二段航程座位的能力,让我们自己在荷兰找荷航人员调整座位。将信将疑的我去试验了一下,真的给我们调到了第一排的座位!能伸直腿,好开心。

         起飞之前,我以为点是可以坐挂在墙上的那种婴儿摇篮的,没料到肥妞太长太重了,超出了10kg,65cm的限额。一路她都是抱在我们腿上的。aerlingus的航班上,起飞之前,空爷给了我一条小安全带,把点绑在了我的腰上。南航飞机上不提供小安全带,所以我们兼任点人肉软卧的同时还兼职当人肉安全带。11个小时的飞行,前半段时间我困得要死又得坚持抱着她,不时从梦中惊醒,生怕自己一不小心已经把她扔在了地上。后半段时间点精神矍铄,也许是困过头了睡不着?总之就是睁大眼睛四处打量。我抱着她在机舱来回走动,点还受到了空姐的表扬,说她十分之乖,坐着不哭不闹。在吃早餐的时候还打劫了我的一个牛角包。这次飞行有个教训,荷航和南航吧,总之不管什么公司,机上餐一定不要吃蛋卷。。。。超恶心的一种食物,鸡蛋加奶酪蒸的,吃完就想吐。

       在北京下了飞机,首先的感觉就是,天好灰,气温好高。点在都柏林穿的是两层上衣,一件毛衣和一件防风衣+连裤袜和运动裤。到了北京,直接扒成了两层上衣和运动裤,露出光脚丫。点出生以来从未遇到此炎热天气,对在室外可以光脚丫感到非常愉快。但好景不长,上了出租车她就坚持不住了,晒,汽油,累。。。结果就是哭!各种痛哭!从机场打的到西客站居然花了1个多小时,我向往帝都的心几乎要烟消云散了。到了西客站,找了间宾馆住下,点立刻就睡着了。三小时后被我弄醒穿衣服,又一顿痛哭。然后就登上了开往西安的列车。因为点,我们俩买了“高级软卧”,就是一个车厢定员16人,每两个人一个包间的那种座。其实就是把一个软卧包间的一侧改成了卫生间、衣柜和沙发。坐着还挺好的,沙发很舒服。只是,卫生间的清洁度不够,马桶垫圈上还有可以的红褐色污渍,对不起高昂的票价啊……我和点合影了一张,后来从照片上看,我俩的表情都非常怪异,睡眼惺忪中挂着奇怪的微笑,点的大眼袋都出来了啊!!!

       我们几乎立刻就睡着了。清晨的时候醒了几次。往窗外看,看到了桃花,高山,窑洞和河水。西安西安!点爷爷到站台上把我们接了回来。点勉力支撑着被爷爷奶奶抱了一圈,又痛哭流涕地洗了个澡,就睡着了。。。。一直睡了十几个小时,中间哭喊了几次吃了不少奶,现在还没有醒!

        到了西安,我梦想中渴念的许许多多的东西,似乎一下子都不那么紧迫了。到了家,好像一切都已经完成。我就躺在这里,翻翻书,看看电视,闻闻人间烟火,就够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