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两天,一种有机物,三聚氰胺,几乎在一夜之间变得家喻户晓。
  毒奶粉,肾结石,三鹿,不法分子,蛋白质含量。。。

   咱好歹还学过点化学。让我感到震惊的是,添加三聚氰胺是为了提高蛋白质检测值,让我愤怒的是现行的主流蛋白质检测法竟然是不加区分的测总氮。为了确认,我先下载了GB/T 5009.5 2003, 《食品中蛋白质的测定》国家标准。

   国家标准中规定了两种测定方法。第一种,就是广为采用的凯氏定氮法。即将含氮物用强酸消化后使分解后的氨以硫酸铵的形式存在,再通过加碱使氨游离,用硼酸吸收,以强酸滴定生成的酸根。第二种是光度法,但也是先将含氮物消化使氨吸收为铵,下来才利用铵根和乙酰丙酮与甲醛的反应显色,在400nm波长处进行测量。这两种方法都没有蛋白质选择性。

   让人非常不解的地方是,在标准的开始部分有这样的字样:
image
注意第三条
             这第三条为什么怎么看怎么奇怪呢?既然不适用,那要你这个标准有什么用呢?大家都造假的话,你光说不适用就行啦?那什么适用?注意,这是食品中蛋白质的测定方法,不是“不添加任何非蛋白质含氮物的食品中蛋白质测定方法”!

    于是这个国家标准就这样逃避了食品安全的问题

    好了,因为这次事件涉及的是婴儿奶粉,那么在更加细化的奶粉国家标准里,对于蛋白质测定又是如何规定的呢?

    按图索骥,咱找到了最新的乳粉国家标准:GB/T 5410-2008(2008年12月1日才生效),值得注意的是,该标准的起草人里就包括石家庄三鹿集团。
    该标准规定蛋白质的测定按照GB/T 5413.1 即《婴幼儿配方食品和乳粉 蛋白质的测定》进行。

     拿到该标准后一看,仍然是凯氏法,不过这次甚至连《食品中蛋白质的测定》里可笑的免责说明都没有。
     不死心,继续找到了GB/T 6914-86,《生鲜牛乳收购标准》。一点不意外,还是凯氏法。该标准规定取样为“具有代表性样品的生乳及消毒乳”(好像不通顺?可这是原文)。那么根据不法奶农说,检测人员取得的样品应该就是“具有代表性的造假后' 鲜乳' ”咯
     先不说其他,就各个国家标准的蛋白质测定法来看,通通都是测总氮,没有任何关于测量非蛋白质有机氮或者分析总氮来源的内容。蛋白质的测定在生化上有双缩脲反应、茚三酮反应、黄色反应、考马斯亮蓝反应等多种特意性方法,虽然仪器分析的精度有时不及试管反应,但是,如果国家标准不仅仅是图省事一测总氮就ok,而采用更加特异的方法加以复查,那么谁还敢用非蛋白质含氮有机物来造假呢?
    看到新闻上国家质检局称现行标准没有三聚氰胺项目的检验。从技术上讲,三聚氰胺的检出用气相色谱法/液相色谱法很容易就能实现。在2007年爆发了宠物食品添加三聚氰胺的丑闻后,农业部出台了标准NY-T 1372-2007 《饲料中三聚氰胺的测定》。看来,不出事是不会有人未雨绸缪的。
    让人感到不解的是,三聚氰胺的添加似乎并不是什么新鲜的事情,那么为什么各种人用食品蛋白质检验中都没有相关检测,而且沿用凯氏定氮法呢?的确,凯氏法历史悠久,流程简单,成本低,比较精确,但在人命面前,选择最简便易行的方法就是最好的吗?我们看到在最新的食品国家标准中采用了光度法来测量总氮,那么说明光度法的精确性在该项目测定中得到了认可,那为什么不直接用光度法测蛋白质?
    别忘了,最新乳粉国家标准的起草人中有三鹿,伊利,圣元,银桥等多家国产乳制品品牌。
    也许这也是oligopoly的结果?

     怪奶农,怪宏观调控都是无法改变事实的。
   

最后,我非常无语
http://www.foodmate.net/news/guonei/2008/09/122747.html(前两天还甘肃权威部门检验完全合格呢?)
http://www.csh.gov.cn/article.asp?id=83630&ArPage=1
看看里面的报道吧!这个世界太和谐了!
看媒体就如看三国演义一样,真真假假。最初的时候到处都在“某品牌奶粉”,然后又是“不愿透露姓名的专家”,再看看报道八卦娱乐新闻时那不遗余力的人肉搜索。。。真实?扭曲?今年我们频频指责西方对中国的报道多么恶意——我个人还是喜欢被痛痛快快的骂一通,而不喜欢被支支吾吾的忽悠来忽悠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