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又发生文化冲突了。马方院长让我准备好回复汉办合作协议确认函。10点半去找马方校长签字。

我到了校长办公楼,负责外事的副校长的秘书居然直接带我去找副校长。我以为,马方已经安排了所有的事情,我只要把协议给他过目就行了。结果,他的脾气一下子就出来了。他问我知不知道这个合同。我说不知道,他更加冒火,“你不知道怎么做孔院的合作院长,你不知道怎么来找我签字”。我告知他,协议是你们两校之间的事情,我当然不知道。他一是职责我不称职,二是说这确认函怎么能说是确认就确认呢,得由大学评估一下,觉得是否继续。我当时非常的恼火,开始不亢不卑跟他谈。他还提到,孔子学院总部应该给大学资金做研究,比如说研究大选前的民意。我告诉他,我们的主要任务是语言和文化交流,我们从不涉入当地的政治。他又说,那设立其他研究基金,我说行啊,你们申请啊。

事情结束,我跟孔子学院的学生主任交流了此事。我觉得自己犯了一个错误。我不能一进他的办公室就切入主题,要求他准备确认函。我该做的是,先跟他打招呼,主动介绍自己,祝贺他当选,谈谈孔子学院的情况,最后谈的这个确认函的来龙去脉并请求他签字。

这个人是前总统办公厅主任。由于总统下台,他四年没工作了,此次被新任校长请来做副校长,可谓是趾高气扬。当时,作为一个做外事的副校长,我觉得他缺乏两个常识,第一对陌生人不友好,没有一个开放的心态;第二,我代表着中方,他的这个态度完全可以理解为他对中方的不友好。

事情得到了验证。当我们俩的争执结束,双方心平气和去见校长的时候,我们谈到中方捐赠的广播吃吃不播的情况,他突然来了一句,“那是因为中方捐赠总是带有各种各样的条件”。听到这个话后,我坚决反击,“中方没有任何条件”,校长也马上接上话来,“广播一事完全是马方的责任”,这下他便蔫了。这位在美国接受5年教育的政客,号称跟我驻马前任大使 很好。这种对中国持有西方式的偏见的人,这次总算被我顶撞了一番。后来,他也发现我跟校长很好,马上道歉,变得友好了。

随后,他给了我自己的名片,让我把确认函草稿发送给他。我在信中写道,很高兴跟他进行了一次坦诚和直接的交流,也希望以后孔子学院能继续扮演中马教育文化交流的桥梁。他当天就回信了,写信的口吻也客气多了,还肯定了孔子学院的成绩。这次文化冲突算是结束了。

下午先是跟马方院长商量了一下夏令营的安排。特别是费用的问题。不包括在广州的费用,一批学生的费用得200万阿里亚里,另一批突破300万阿里亚里。

我们再次约了中国工程师到实地查看土地。这次他给的价格比上次贵多了。志愿者宿舍要1.8亿阿里亚里,相当于8.4万美元。教室扩建项目需要1.4亿阿里亚里,相当于6.5万美元,两个项目需要15万美元。

汉语桥选拔赛的报名工作结束了,此次共有25名学生报名。毕业班的同学受到我的“威胁”,那些申请了奖学金的学生都报了名。

今天新华社塔那那利佛分社的校长告诉我,他采访余赛亚的那篇图片稿居然上了人民日报,值得欢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