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跑的是半程,轻松的完成,今年早早报了全程,结果训练还不如去年。成绩是4小时38分,不值得一提。一共5369人完赛,我2958名,想到还有2000多人在我身后,我就释怀了。毕竟是首次全马,而且前一天只睡了三个小时。

可能是之前一天睡得太多了,抑或是过于兴奋,15日晚上无论如何也难以入睡,数了N次羊,每次都数到几百,无效,在床上从12点辗转到3点,差点抓狂,最后起来喝了点红酒,才睡了会,6点半起床的,只睡了3个多小时,幸好前一天休息得不错,自觉精神还不是很差。

吃了前一天在超市买的早餐:全麦切片、八宝粥,三个鸡蛋。遛了会小白,就出发了。

达到天安门是8点10分左右,由于全程选手在队伍最前面,穿过了几万人,拼命到运输车旁边,脱了外套和长裤,存了包,其间,钥匙掉地上,被一个人好心跑友提醒,要不然晚上就进不了家了。存包这个环节,赛会组织不得力,和选手等待区混在一起,人贴人,根本走不动,估计后来者很多都没存上。从腰包里摸出墨镜,发现已经折断。事实上,当天的阳光很强,我既无墨镜也没有戴帽子,吃了一些亏。

9点发枪。

开始阶段,比较舒坦。风小,太阳大,能明显感到水分流失很快,到了5公里补水处,喝了两口,不敢多喝。前十公里,是55分钟,是我平时慢跑的速度。不少人从身边超过,因为赛前有跑友提前,开始阶段不能快了,要把速度压下来,事实证明,以我现在的水平,前面还是跑快了。半程处是1小时50分钟,成绩好过去年,但今年阳光大,干燥,没有去年下雨时那么舒适,心肺还是有些压力。每个饮水站和饮料站,都喝。

23公里处,右膝盖一阵生疼,老伤复发。停下来揉了揉,还是不行,一个自愿者走过来问情况,我摆了摆手,大概站了2分钟,开始走起来,顺带开包取东西吃,催悲的发现,因为不停的奔跑,带的一个香蕉已经烂了,勉强吃了两口,还有巧克力,都化掉了,模糊成一团,也往嘴里摸了点,太甜腻。然后,一瘸一拐坚持跑了一段,大概2公里后,疼痛感消失。

但这个时候,体力明显开始不如前半段,心率上升的快,呼吸开始困难,另一方面,两腿渐渐变得沉重。

因为从来没跑过这么远,平时训练最远也就是20公里。

大概在林业大学附近,开始走了一会。到了科荟西路,经过一个立交桥,有个长上坡,实在没力气,也是走过的。到了30公里处,时间是11点59,整整3个小时。

大家都说马拉松是从30公里后开始的,终于有了切身的感受,此后的12公里,每一公里都显得特别漫长,每迈一步都异常艰难。跑不到了,只能走一段,然后再坚持跑起来,都是如此,特别是上坡,根本跑不起来,大家都一样,进入奥林匹克森林公园大概是12点40。

风景如画的公园,柔软的红色跑道,这个时候显得如此残忍。

最后的七公里,算是体会到了人体的极限,两腿僵硬如木。很多人开始抽筋,躺在了路边,我这个时候还比较理智,不能追求成绩了,顺利安全完赛才是最重要的。

饮水点很多,但大都一片狼藉,有的地方没杯子,大家只能捡路边用过的杯子要水喝。

最后一公里,给自己鼓劲,加上围观群众较多,冲刺了一下。最终成绩4小时38分。最后12公里,花了1小时38分。

领包裹,吃了点大赛给的食品,一个橘子一个派。然后打印成绩。在鸟窝旁边照了张快照,和证书加膜到一起。

今年没人去现场给我加油,一瘸一拐的往回走,坐公交回家。

挺孤独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