礼拜天参加了蜗牛同学婚礼。俨然书展会场嘛,好多老大——《1Q84》的发布会本来在那天,因和蜗牛同学婚礼撞期,大家估计都不会去啦,所以才改在了明天下午。

1 一进门看见蜗牛同学穿着西装站在门口,哎哟宝相庄严的咧,差点儿笑场。蜗牛同学擦着汗说,我热坏了。新娘子源泉同学一如既往的温婉贤淑,握着她的手,只说得出最俗又最满心欢喜的话:恭喜恭喜。

2 主持人是老六同学。按说已经有四场婚宴的主持经验,应该相当娴熟了才是,不料却在最关键的环节掉链子:老六问源泉,你愿意娶他为夫吗?源泉同学:……(当时我就震惊了)老六:哦不,你愿意娶他为妻……(天哪天哪天哪)第三遍总算说对了。

3 我和题姐丫头李小贱刘方宸宸一桌,这一桌就是来起哄架秧子的。新郎新娘说“我愿意”的时候,那一声“好!”,那叫一震,完全是比照天津中国大戏院的水准。宸宸绑着LP发布会给的红头巾,我们说,整个一LP移动广告牌么。小贱说,在上面印上“Lonely Planet”字样就更好了,我说那你的意思是,每个人的脑袋都是一颗孤独的星球咩……唔,思想很寂寞。

4 抛花球的时候,新娘子未点我名,我毫不客气地就往前走,主持人善解人意地说,还有一玛还有一玛……当然,花球最后是被新娘的同学接住了。恭喜那位姑娘,握拳,我会加油的!

5 丫头问伴娘规矩是要比新娘小么,我们说不是,只要没结婚就行。遂毛遂自荐要给丫头的婚礼当伴娘。丫头说,你甭当伴娘了,我看你给我当婚礼歌手一直在那儿唱吧。遂欢天喜地地接受了这个新任务——这是我理想之一呢。

6 黄集伟老师的发言真好:”五月不结婚,六月徒伤悲,七月徒伤悲,八月徒伤悲,九月徒伤悲……“最好的是最末念的那首诗。好感动。后来听见黄老师那桌讨论起 了下一代的星座问题,作为一名双鱼座,黄老师说,生双鱼好!在黄老师面前,我这个最坚定的”反双鱼男“者也默默滴闭嘴了。

7 宸宸同学作为我们这桌最小的一位,却付出了最大的劳动量:没酒了,“宸宸,你去找服务员拿点啤酒!”切蛋糕了,“宸宸,去帮我们切点蛋糕回来!”打算敬酒时整蛊新郎新娘,“宸宸,去拿下话筒!“麦拿过来没声儿,”宸宸,去找负责人开下音响!“看着宸宸同学任劳任怨地跑前跑后,我和丫头羡慕地对题姐说,”有这么大一儿子真幸福啊!“

8  新郎新娘敬到我们这桌,再度掀起了本次婚礼的小高潮:首先,本桌有主持人老六;其次,有“簋街姐妹花缺一”的我;然后,还有群发了肉麻短信的刘方同学……于是,主持人老六代表作协铁主席发来了贺电,问新郎是否愿意参加茅盾奖巴金奖等等奖的评选,遭到新郎温和和坚定的拒绝;于是,新郎一展歌喉,演唱了《永远的微笑》:“心上的人儿,有笑的脸庞,她能在黑夜,给我太阳……”;于是,新娘夹了一筷子菜,表演唱,“愿意喂你,我愿意喂你……”;于是,新郎肉麻地对新娘说:“娘子,不要因我是书生而怜惜我……”我们实在是听不下去了,纷纷斥责刘方。

9 负责收红包的小强同学拎着一袋子钱走来走去,“人在袋在”,还忙着把喜簿交给大家留言。传到我这儿,写下”如花美眷,似水流年。早日添丁,今世良袁。“(新郎姓丁,新娘姓袁)

10 大部分宾客纷纷谢幕,一小撮亲友们却还久久不肯离去,聚在小包间里聊天。老六喝大了,一如既往地皱眉闭目,陷入了瞌睡。这样的机会怎么可以错过呢,于是老六左耳一支玫瑰,右耳一朵康乃馨,真真是老风流,上能比刘姥姥,下能比杨二车娜姆。众亲友打包之余,纷纷合影留念之。

11 最后,我笑眯眯地对新郎说,明天还是要准时给我交稿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