奋不顾身也是难得的品质. 
一面懦弱, 一面不妥协, 清高不是我想要, 只是人生苦短, 谁都有那么一两件无论如何非做不可的事.
接受已铺就的平坦大道固然省心舒坦, 不过人的根性难变, 只要念想于心中不灭, 不管蛰伏多久总有伺机活络的一天. 追求自己想要的, 做自己想做的, 简简单单的话, 真要去做时个中辛酸只有自知. 没有人强迫, 没有人要求, 十数年来都是自己在选择, 有得有失. 一路眼见得从前那梦想的幼芽一点点长大, 由路标渐渐地变质为负担,  受缚于它便很难开心, 渐渐地跟不上它的成长, 变得吃力, 不断地放弃人生中其他许多重要的东西只为艰辛地令它继续存在着. 发觉时一直以来关心的越来越集中于自我, 除了自己对什么都无法给予对等的热情. 平稳安定的生活从来都是一时的感慨, 却都没有认真思考过. 这样不现实, 不成熟, 那些已疲惫已妥协的人作为过来者善意地对我劝诫着, 我也感同身受. 壮志未酬的感觉不好受, 没有机会尽我所能的滋味也难熬, 物质社会里难免被各种各样的所见刺激到, 大抵还是因为贪欲吧, 想要的东西实在太多, 容易让人迷失脚下的路. 剩下的只有那个遥不可及的沉甸甸的梦, 就像一轮明晃晃的明月, 又大又圆地高悬于天, 不知道哪条路才是靠近的路, 无论哪条路都不像靠近的路, 只是机械地走下去走下去, 意念无比坚定却无甚依据地想着有一天会到达那里. 是还热血着吧, 所以清高而坚持, 不断地放弃其他, 淡漠其他, 机会成本越来越大,深知积重难返但只有硬着头皮坚持下去, 这是自己的选择. 我想其实这样的热血青年还有很多很多, 互不相识地在不同地点不同空间无声地共存着, 默默地承受属于自己的那一份纠结与疼痛. 这是追梦的代价. 更现实一些的情况往往是会在过了某一个年龄的时间点之后最终放弃, 面无表情地悄悄融入那类绝大多数的人群之中, 年复一年地耗尽平稳的余生, 在那漫长的年月里或许某日再度承受念想觉醒的疼痛, 尽管那时早已不那么疼了.
心还是好年轻, 年龄却不会等我分秒, 兀自埋头一个劲地向前猛冲, 前路会是怎样谁也不知, 万劫不复吗, 一尝夙愿吗, 相比之下, 哪一边的终点都让人兴味索然, 惟有路途中才是充实的. 我并不知自己会否也会在未来的某天无奈地低头, 但事到如今, 也只有继续怀揣着这微薄的小小信念, 一步一步的, 小心翼翼地, 不妥协地走下去, 走这属于我的, 不妥协的, 梦想之路.